刘晓波:与其等待黎明,不如冲破黑暗——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我刚刚起床,插上电话,就接到记者的电话:紫阳先生,真的走了。

听到这一噩耗,我第一反应,是不愿相信;接着,泪水夺眶而出。

泪在流,心在痛,声音哽咽。

对记者的提问,我回答不出。

近日来,尽管关于紫阳先生的病危噩兆不断,但我宁愿相信不是真的,而仅仅是黑箱制度下海外媒体的猜测。所以,我不愿回答那些紫阳走后是否会引发点什么的提问。

我衷心祈祷奇迹的发生:紫阳先生能够挺过这次病危;让这位大智大勇的政治家,这位具有高贵人格的老人,等到六四亡灵得到安慰的时刻,等到他一直努力着、期待着的自由中国的降临的那一天。

紫阳先生是杰出的政治家和人格高贵的人,他是中国政治家的人格楷模,在大是大非的抉择中,紫阳先生他宁愿放弃党魁的官位及其巨大的既得利益,而坚守为政之德和做人良知,这在中共掌权的历史上是唯一的。

他也是中国改革的大功臣,开创了不同于邓小平模式的紫阳模式,邓模式是政治和经济相分裂的跛足改革,中国当下的一系列分裂皆源于经济发展和政治停滞的分裂;紫阳模式不仅是经济上的市场化私有化的模式,而且是政治上的民主化法治化,即经改与政改相平衡的健康模式。

中共高层能否再次出现紫阳式的政治人格,中国的改革能否重新走上紫阳模式,直接关系到中国能否有一个健康的人性的自由的未来。

六四亡灵殉难于十五年前,十五年前尽全力阻止大屠杀的赵紫阳先生去世于十五年后,在十五年的软禁中,也在独裁政权不准悼念的冷酷中,走了!

十五年前,紫阳先生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来天安门广场看望学生。

他当时说:“我们来得太晚了。”而我现在的感受是,六四亡灵还没得到安慰,紫阳先生开创的事业及其遗愿还没有实现,紫阳先生走得太早了。

他当时还说:“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我此刻的感受是:紫阳活着的时候,没有自由;紫阳走了,他的亡灵被封闭在黑箱之中,不许民间的自发悼念。中国的政治制度太老朽太僵化了,而紫阳精神则永远年轻、充满活力。

一个不准公开悼念紫阳亡灵的政权是可耻的、冷血的。

一个敢于公开悼念紫阳亡灵的民间,是有尊严的、有人性。

凡是追念紫阳先生的人,不管出于怎样的外在约束和内在苦衷,如果我们这代人只满足于言行背离的犬儒生活,而把继承紫阳遗志和践行自由的行动推迟到遥远的未来,至多谨言慎行地等待着明主开恩,那么,这等待也许就是无限期的,直等到了此一生之时,还只能发出“遥远的自由,多么渺茫!”的悲叹。 当此之时,倘若念起紫阳先生,何以面对?恐怕连“愧对先生”的自责,也属奢侈。

关于六四,关于紫阳,国人已经沉默了十五年,压抑了十五年。

现在,紫阳先生也已经走了。

中共可以不给紫阳以公正的评价,也可以压制民间的自发悼念,但民间的声音仍然在呼喊,早已经把属于紫阳的声誉与地位还给紫阳;也在通过不懈的努力,争取把属于中华民族的记忆还给我们:那就是用赢得国人的自由和尊严让亡灵们瞑目。

记住激情澎湃和天地同悲的八十年代,越是在黑幕重重的恐怖秩序之下,唯有对紫阳先生的公开悼念,也就是良知的公开表达,才具有揭穿黑幕、对抗强权和战胜恐惧的力量,才能见证真相和伸张正义,才能告慰紫阳先生的亡灵。

紫阳老了,走了,而紫阳精神及其事业,仍然年轻!

2005年1月17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

另一个版本:刘晓波:与其等待黎明,不如冲破黑暗——沉痛哀悼紫阳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