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与其等待黎明,不如冲破黑暗——沉痛哀悼紫阳先生

六四十五年后的2005年7月17日晨七时一分,赵紫阳先生在软禁中病逝。虽然,老人的人身终于解脱了,但在中国偌大的土地上,他的名字所象征的道义精神和改革事业,仍然被封锁在权力惊恐的黑箱中。

我是八十年代那激情洋溢的改革的亲历者,也是八九运动的参与者,更是六四屠杀的幸存者。我心中的赵紫阳为中国社会转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与其说是中共的前总书记或前总理所为,不如说是中共官场上第一位具有现代意识和为政道德的政治家,也是八十年代改革的第一人。因为,与邓小平主导的政经分裂的跛足改革相比,赵紫阳模式则是政经并行的平衡改革,在经济上确定了市场化和私有化的改革方向,在政治上首开“民主和法制轨道”上的改革——党政分开、容忍政治异见、抵制保守思潮、推动舆论开放、通过官民对话解决社会冲突……的先河。

特别是在八九运动中,从反对“426社论”到“亚银会议”讲话,反对军管到亲赴广场向学生们道歉,赵紫阳一直以宽容和理性的姿态,保护和支持民间的民主热情,主张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以对话的和平方式解决问题。他的超前开明和宽广胸襟已经是中共历任党魁中的极限了。如果按照他的思路应对民间诉求,中国非但不会陷入邓小平害怕的“动乱”,反而会逐渐走上官民之间的良性互动。在镇压和反镇压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也在完全无望的现实条件下,他是政治局中唯一坚持反对军管的常委,也是唯一亲赴广场向学生们道歉的高官。为了坚守政治家的人道立场和做人的道德底线,他宁愿放弃在中共党内的政治前途和特权利益。,

作为总书记,他的政治姿态和高贵人格,在中共历任党魁中是唯一的;对于现在的中共高层,既是一种执政启示,也是一种道义压力。

然而,中共现政权却把自己的前总书记视为重大威胁,一直用冷酷手段对赵紫阳实施人身软禁和信息封杀。当全世界都在关注赵紫阳去世之时,中共现政权却采取可耻的黑箱政治,除了新华网发布的六十字消息外,官方非但再没有任何哀悼活动,反而全力封杀民间的自发哀悼:国内的电视、电台和报纸见不到赵紫阳的名字,就连各大网站的BBS上的网民悼念也被禁止和删除,也就就关闭了民间表达悼念的唯一渠道。同时,官方出动大量警力对异见人士进行“严管”,今天下午,刚刚撤走半个月的警察站岗,又回到我家门口,我也失去了外出的自由。

从六四冤魂到紫阳亡灵,一个不准公开悼念的政权是冷血的、虚弱的、可耻的。

然而,虚弱的中共可以不给紫阳以公正的评价,也可以压制民间的自发悼念,但发自民间声音仍然在哀悼心底的紫阳;在此意义上,紫阳的声誉与地位不需要官方重新给予,大陆民间和国际舆论的关注、哀悼和怀念,早已经把属于紫阳的还给紫阳。

是的,紫阳先生的亡灵被封闭在恐怖政治的黑暗中,而怀念紫阳的民意却在黑暗中闪亮,正在推动中国走上赵紫阳开创的改革模式。

故而,与其等待中南海恩赐的天亮,不如致力于民间力量的闪亮冲破黑暗。

************************************************************

我刚刚起床,插上电话,就接到记者的电话:紫阳先生,真的走了。

听到这一噩耗,我第一反应,是不愿相信;接着,泪水夺眶而出。

泪在流,心在痛,声音哽咽。

对记者的提问,我回答不出。

近日来,尽管关于紫阳先生的病危噩兆不断,但我宁愿相信不是真的,而仅仅是黑箱制度下海外媒体的猜测。所以,我不愿回答那些紫阳走后是否会引发点什么的提问。

************************************************************

2005年1月17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集】

另一个版本:刘晓波:与其等待黎明,不如冲破黑暗——紫阳精神仍然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