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时事大家谈:年终报道:新冠疫情下的中国人权

12月10日是联合国人权日。联合国大会72年前在巴黎通过《世界人权宣言》,旨在维护全人类的基本权利。中国政府于90年代后期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不过,中共向来宣称,人权属于内政,并且具有“中国特色”。在11月召开的十三届全国政协的协商座谈会上,中共政治局常委汪洋表示,要“不断提高讲好中国人权故事的有效性”。

在全球被新冠疫情肆虐,香港被实施国安法、新疆集中营继续被大量曝光的2020年,中共的人权理念和行为遭到国际更加广泛的诟病。中共在人权领域如何与国际轨道继续剥离?美国和国际社会能采取哪些行动帮助改善中国人权状况?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表示,《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联合国1966年通过的两个非常重要的公约,被称为“两公约”。

这两个公约中国政府都签署了,但中国的立法机构也就是全国人大只通过了其中一个。

他说:“这(两)个公约在1990年代末,上个世纪末,中国都签署了,但是目前只在人大通过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另外一个《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没有通过。因为人大一旦通过,国际法必须内化。就是你必须按照这个公约的原则来重新修订你的法律。在中国一直是迟迟地不通过《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1996年以后联合国和世界其它的国际组织又制定了很多的国际人权条约、公约,中国自己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宣称中国已经签了、参加了二十七项国际人权条约。但是中国对实行这个条约做得怎么样呢?有目共睹。今天我们不要忘了一个日子,这个日子就是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十周年的日子,但刘晓波在2017年的7月13号惨死在监禁中。这个例子充分说明了中国不管你加入了多少人权公约,但是根本没有诚心去实践这些人权公约所要求的标准。刘晓波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此我想提醒大家。”

律师及政治评论员桑普表示,中共从未真正把人权作为一种普世价值付诸实践,而中共所主张的“人权相对主义”是对人权普世性的否定。

他说:“可以看到人权已经深入到每一个角落,而且人权没有所谓的东方式人权,西方式人权。人权相对主义是一个非常坏的说法,所以我们要提防中共会打着人权的招牌来反人权,因为它会炮制出一种似是而非的力量。有一本书叫《共产主义黑皮书》,讲过一句话:共产政府的所为已经超越了个人犯罪和特定目的的小规模的杀戮。而且为了巩固它的权力的掌控,他们将大规模地犯罪,变成一项完善的政府制度。所以即便中华人民共和国把人权在2004年入宪,但是没有意义。第一,它的人权并不是真正的人权。第二,纸上谈兵,宪法如同剧本,因为中共从来都是不守法律的国家。好像卫生纸一样,爱用就用,不用就可以丢掉。”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指出,2020年中国政府对人权的践踏体现在其对新冠疫情的处理上。

他说:“第一个最大的人权侵害就是中国政府剥夺了全体人民的知情权。当疫情袭来的时候,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国政府在去年的12月份、很早的时候,已经知道了疫情的严重性,但是至少掩盖了一个多月。而这一个多月正是疫情蔓延的最关键时期,把人民的生命安全置于不顾。我觉得这是最大人权侵害。在这个过程中为了政治维稳,进行了媒体审查,言论自由的钳制。在这其中有很多言论者及医护人员受到迫害,最著名的就是李文亮。在防疫过程中还实行了暴力隔离等非常残酷的手段。当然有些人可以为这个辩护说是为了防疫,但实际上这种比较严格的隔离手段实际上是不需要用暴力的办法的。很多人是在隔离以后死去根本没有人知道。我相信当中国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时候,这些事情都逐步地会揭露出来。另外因为防疫衍生出来一些新的政府工具,或者说把老的工具更加强化了。比如说隐私权的侵害,用数字跟踪、网络监控的办法可以任意地剥夺你的隐私权。因为在防疫的名义之下,这成为一个非常大难题。这种新的工具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对隐私权的侵害是不是会在疫情过后会长期化、会固化,这是人们所担心的。”

2020年中国对人权的迫害还体现在通过“港版国安法”,严重侵害香港的人权、公民自由和司法独立。

律师及政治评论员桑普表示,国安法规定了四大种不同的罪名,包括分裂、颠覆、恐怖、以及所谓的勾结。这基本上都是不确定的法律概念,可以被随意来解释。

他说:“你认定什么叫做违反国家安全的时候,按照47条,特区行政长官可以认定法院必须要跟行政长官的决定。换言之,从第47条来看,司法独立已经荡然无存。而且更重要的是什么,是全世界都适用。比方说阁下在美国去说了一句话,在美国跟美国人说而已,他是普世来适用的。即便你在香港以外、中国以外做的事情,只要他认为你妨碍国家安全,都按照港版国安法可以抓起来。更重要的是‘送中’条款。今天如果看到某一位法官判的不好,警察做的不够,他可以立即派国安机关的人来香港抓人,上去送审、拘押、逮捕、监禁,完全不能够被香港警方跟法院知会的。陪审团制度也可以被投到另外一边,可以由指定国安法审理的法官来审理。而且更重要的是两个重要条款,全个法律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去解释,而且更重要的是凌驾掉香港所有的法律,包括‘基本法’在内。因为是新法,优于旧法,而且凌驾掉香港的人权法案条例。这个本身就是保障香港的人权法案,这个都可以完全凌驾掉。”

(作者:雨舟)

【美国之音】2020.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