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读《交往行动理论·第一卷——行动的合理性和社会合理化》(1)

在传统真理观和人类苦难之间——狱中读书笔记之一(4)

《交往行动理论·第一卷——行动的合理性和社会合理化》,哈贝马斯著

1996.11.15-19

这本书是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二代代表人物哈贝马斯的代表性著作,是对第一代批判哲学的悲观主义的一种乐观的修正。哈贝马斯主张以自由的个人为单位的合理化交往,这种交往在理想的制度条件下,应该是不受国家干预的、不受金钱束缚的、不受大众传媒操纵的,以此达到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基本共识,使社会在充分的多元化的自由中,维持一种稳定的统一的超法律的规范化。这本书写于80年代,此时的资本主义已不同二战后第一代批判理论家所处的资本主义,更不要说马克思时代的资本主义了。

社会背景。资本主义的发展在战后出现的全新特征: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的充分的调节作用,已经使阶级对立不再是社会冲突主要形式;经济的高速发展已经使人们普遍地免除了物质的匮乏,经济制度的运行也不再成为主要问题。代之而来的社会问题主要是人的原子化,同质化——商品交换原则和大众文化以一种非强制性的操纵使人们的生活趋于单一化、偶像化,以享乐代替了批判,以消费代替了欣赏,生命的品质趋向于浅薄化、表面化、无聊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一种既同质又分散的状态,大家在越变越相似的同时,又彼此毫不相关,冷漠症成了现代人的精神之癌。加缪的小说《局外人》就是现代人的生存状态的典型。原子化的趋向使人们在表面的(被大众文化操纵的)同一性中隐藏起自己的内心世界,出现了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孤独、自我封闭,相互不信任。社会处在一种没有灵魂沟通的表面化水平上。同时,国家的行政干预、经济制度与行政制度已经浸入人们生活的所有细节之中,从而使个体之间的交往变成了无法沟通的各持己见的争论,这种交往方式的不合理造成了人际关系的紧张。

理论背景。有关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合理性理论的批判,从马克思主义所批判的异化社会到韦伯所分析的工具化理性社会至法兰克福学派的否定理论所批判单面人社会,从存在主义的生存状态批判到分析哲学的逻辑批判和语言批判,这些理论都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形成的诸条件的论述,对现代社会进行了批判。而这种批判除了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式的乌托邦理想之外,其余的理论都对其前景持一种悲观主义的态度。马克思的生产力合理化,韦伯的文化意识结构的合理化、海德格尔的存在本身的合理化、维特根斯坦等人的语言使用的合理化、法兰克福学派的美学的主体理性的合理化,都无法解决现代资本主义所面临的问题。由于以上社会的和理论的背景,哈贝马斯在批判地研讨了以上各种合理性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交往行动理论。

哈贝马斯的理论主旨。哈贝马斯主张以一种不受国家干预,即不受经济制度和行政制度的干预的社会交往,这种交往完全建立在作为个体的主体的自愿原则之上,是摆脱一切强制性的自由交往。交往的主要媒介是语言,通过对话达至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理解,从而在多元性的个体自由选择的基础上建立一种非强制的、超越法律的统一和社会共识。这种统一与传统社会、极权主义的统一的主要分别在于:传统社会的统一是以一种形而上学的神学的决定论的信仰及思维方式为前提的;极权主义则是依靠暴力和谎言所支撑的意识形态神话为前提的;商品社会的统一则是以普通化的交换原则和大众文化的软性操纵为前提的。把艺术品变成大众偶像(名星化)和把欣赏变成消费(仅仅像消费其他物质商品一样)。麦当娜和可口可乐在现代社会的价值是共同的——大众偶像(名星化)。

1996年11月19日记

【北京之春】2000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