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校园自由杀手:教育部长周济

●中国新闻自由的敌人之一周济紧跟胡总,扼杀大学校园的言论新闻自由,在校园建立网络警管部门,雇用大学生当网络警察,把坚持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教师赶出讲堂。

●教育部长周济对大学校园的网络论坛大开杀戒,并设立校园网络严管,由学生当警察。

现任教育部部长周济是海归派高官的典型。他早在一九八○年就留学美国,在纽约州立大学获得硕士、博士学位。留美的经历是他“学而优则仕”的敲门砖。回国后,他先后担任华中理工大学副校长、校长,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湖北省委常委、湖北省科技厅厅长、武汉市委副书记、市长,并于一九九九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后上调北京担任教育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二○○三年三月任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

胡温政权在政治上全面收紧,对自由知识界、异见人士、维权律师和草根维权进行更严厉的打压,责令各地意识形态主管部门既要严管书、报、刊、台、网、手机短信,又要对座谈会、报告会、研讨会、讲座等各种形式的思想交流的活动进行“属地化”的监管。在此政治严冬中,寒风也必然吹进高校。二○○五年一月份,中共中央召开“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党魁胡锦涛亲自到会并发表讲话,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意见》,针对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问题,中共召开如此高规格的会议,党魁亲临并发表讲话,确实为近年来所罕见。

对校园网络BBS大开杀戒

周济既有院士的学术之尊又有部长的官场之位,自然要紧跟“胡总”,超额落实党魁讲话和中央会议的精神:教育部党组发出《关于学习贯彻落实全国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精神的通知》,他发表讲话《全面深入创造性地推进大学生思政工作》。在行动上,周济对大学校园的BBS大开杀戒,关闭北大的“一塌糊涂”论坛,整肃了十多所高校的著名BBS,如,南大小百合、水木清华、北大未名、西安交大兵马俑、浙大海纳百川、我爱南开、上海交大饮水思源、复旦大学日月光华、北邮真情流露、吉林大学牡丹园、武汉大学珞珈山水……等,实行ID实名制,威慑校内网民,使他们在发言时因恐惧而自律;禁止校外网民进入校内网站,试图把学校和社会隔绝起来,让大学校园变成只接受官方灌输的“纯洁”阵地。

为了有效地严控网络,中共花巨资打造“金盾工程”,雇用几万网络警察,还招聘了审读员和评论员。但令人很难相信的是,周济领导的教育部居然向秘密警察政治学习,为了严控校园网络而建立校园网络审查工程,还雇佣大学生来充当网管。像中共其它部门的严控媒体和打压异见的秘密方式一样,校园内的网络监管也是秘密进行的。那些参与网管的大学生,已经成了中国巨大网管系统中的一部份,他们所作的一切,绝大多数大学生完全不知。

比如,教育部以上海师范大学为试点来组建校园网络监控系统,名为“有害信息防御系统”。上海师大宣传部组建了一支庞大的网络审查队伍,五百个觉悟高的大学生参与网管。他们负责审查、删贴、告密、引导论题、仲裁争议。上海师大还组织了有教育部和几十所高校的官员参加的研讨会,专门研究如何控制校园网络。

纽约时报报导上海师大网警故事

为此,《纽约时报》二○○六年五月九日发表HOWARD W. FRENCH 的文章《你的小姐妹正在监视你》,讲述了上海师大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之一是名叫胡莹莹(音译),这位二年级女大学生自愿充当秘密网管。她每周都要在校园里一个不为人知的堆满计算机的办公室中花上数个小时。在那里,她监控论坛,清除“不健康”信息,制造“政治正确”的话题,引导网络舆论,裁决网上争论。她的同学从来不知道她是监控者。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位胡莹莹不以为耻而反以为荣,她对记者表示:她为创建一个“和谐社会”做出了贡献,因而深感自豪。她还解释说:“我们不进行控制,但我们真的不想让那些不好的和错误的东西出现在网站上。而且作为一个学生干部,我应该在其它学生中间起到带头作用,我应当表达我的观点,来坚定我的共产主义信仰。”另一位校园网管是旅游专业的二十二岁纪程程(音译),她也告诉记者说:“我们的工作包含指导而非控制。……我们的BBS具有官方网站的性质,也就是说它代表了学校。所以,有关政治的议题不应该出现。”她的同学唐国潮(音译)补充说:“BBS就像一个家,在家里,我希望自己的房间干净、明亮,没有垃圾或者危险的东西在里面。”

曾几何时,普遍贫困和恐怖政治是所有共产国家的特征,那里是秘密警察和告密者的天堂。经过近三十年改革的今日中国,尽管告别了共产制度下的贫困,但恐怖政治却延续至今。现在,校园也变成训练“秘密警察”的预备校,变成培养监视者和告密者的隐秘课堂。

中宣部教育部联合发文整肃教师

周济整肃校园的另一措施是清理教师队伍。中宣部和教育部联合发文,第一次明确把大学课堂列入宣传的范围,要求加强和改进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育部还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师德建设的意见》,要求加强师德建设,把好高等院校教师的“入口关”:在教师资格认定和新教师聘用上,要建立师德考评制度,把思想政治素质和道德品质作为必备条件和重要考察内容,对师德表现不佳的教师要及时劝诫,经劝诫仍不改正的,要进行严肃处理;凡是不按教科书观点进行授课的教师,要调离教学岗位;犯有严重失德行为、影响恶劣者一律撤销教师资格并予以解聘。北大校长闵维方(曾留学美国斯坦福大学)发誓赌咒地向教育部保证:绝不允许教师利用课堂散布违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言论,一旦发现散布反动言论的老师,就立刻将之清出课堂!

也就是用“砸饭碗”的方式来惩处“不听话”者,进而恐吓其它教师。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焦国标先生被开除,吉林艺术学院的年轻女教师卢雪松被剥夺讲课权,不过是教育部整肃自由知识分子的冰山一角而已。

把大学变成坟场以升官

就周济个人的仕途而言,他如此紧跟胡锦涛,极可能踏着校园BBS的尸骸继续高升;但就中国的教育事业而言,他已经沦为校园自由的杀手,正在把中国的大学变成“自由的坟墓”;正在毒化校园和年轻一代,也就是毒化中国的未来!

在中国古时,媚上欺下的为官者最为人所不齿,有“血染红顶子”典故为证。在我理解,周济这位事业顺利和仕途风光的成功人士,他扼杀校园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的行为,就是用青年学子的心血来向当今“皇帝”邀功请赏,是二十一世纪的“血染红顶子”。故而,周济的名字,必然被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二○○六年五月二十七日

2006年6月号【开放】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