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今天,5月26日晚,我接到孙文广教授的电话,向我告知了山东济南市警方对他的非法传讯。

今天下午大约5点半左右,孙教授正在家里休息,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区分局的十几个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闯入孙教授的家中。

他们宣称要检查孙教授的电脑,孙教授要他们出示搜查证。但他们却回答说:有工作证就行。随后,警察出示了工作证,开始在房间里反复拍照录像。

然后,又是在没有出示合法传唤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把孙教授带到山东大学公安处办公室,并抄走了孙教授的两台电脑。警方就孙教授的网文进行讯问并作笔录。据孙教授讲,他们主要问了三篇文章,两篇是批判江泽民的,一篇是批评中共宪法的。

整个询问过程大约持续了3个小时。询问完毕后,警方扣留了两台电脑,声称要在检查后才能归还。

我谴责济南市警方的执法违法!强烈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据我所知,山东当局对孙教授的迫害早已开始,去年就已经禁止孙文广教授出境,剥夺了他每年前往台湾探望亲兄弟的权利。

年龄已过七十的孙文广教授可谓历经磨难之人,从1957年大学毕业到1981年12月刑满释放,在长达二十四年的时间里,他仅仅有三年安静的日子,其它二十一年几乎可以等同于被迫害。

早在1960年”反右倾”运动中,他被指控为“思想右倾”,受到连续批判。在1964年的“社教”运动中再次受批判,1966年”文革”开始即被批斗、隔离。他不服气,写大字报反击,向党中央写上告信。他的抗争遭到更为严厉的惩罚。

1966年6月中旬,他被关进监狱六个月,追查他攻击毛泽东的问题;在1968年的”清理阶级队伍队”运动中,他再次遭抄家、批斗、游街、拷问,被扣上攻击毛主席的”反革命罪名”,关进”牛棚七个月;在1971年的”清查5?16″运动中,他又被关进”牛棚”二十一个月;1974年12月,他再次被捕关进山东省看守所单人牢房三年半。

1976年11月,在”四人帮”被捕后的一个月,他开始向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和最高法院上书,诉说自己的冤狱,批评毛泽东及其接班人华国锋的错误。这些上书非但没有给他带来解放,反而在1978年1月被济南中级法院判处七年徒刑,罪名是”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随后它被送入”济南劳改支队”.在狱中,他并没有认罪伏法,而是一直在为自己的清白申辩和评论国家大事,写出了长达五十多万字的《狱中上书》,真可谓不屈不扰。

1981年12月,孙文广教授出狱,但只能留在劳改支队就业。一年后才获平反,回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1985年转入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相继担任副教授,教授,副系主任,及经济信息管理系主任,发表经济论文数十篇,主要是批判极左经济思想理论。

孙文广教授退休后,开始撰写政论,批判中共独裁和呼唤中国民主;他声援受迫害群体和参与民间维权,特别是,他多次撰文为法轮功呐喊,并参与发起了废除劳教制度的签名信,至今已经获得上千人的响应。

孙教授的批判性政论以尖锐直率、饱含激情、说理清晰见长,所有文章也只能发表在海外的各个中文网站。由此,他很快成为网络上极为活跃的政论家,并成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同时,他先后在香港出版了两本文集《狱中上书》和《百年祸国》,另一本《呼唤自由》也即将出版。

从1960年到1982年,中共政权对孙教授的长期迫害,可谓负债累累。时至今日,旧债还未得到公正的清算,中共警方又开始了新的迫害。我不能不质问:这个邪恶的制度还要不拿人当人多久?还要非法践踏孙教授的人权多久?

最后,我想把这句话献给孙文广教授,以表达我对他几十年顽强抗争的敬意:在这个无自由的国家,公民反抗独裁的勇气只能从自由人的尊严和责任中生长出来。

2006年5月27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