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我家门口的警察们和警车,从2月24号开始一直在“站岗”、跟踪,家里来客要被盘查,我走到哪他们跟到哪,至今还看不出什么时候结束。而且,据我所知,对鲍彤先生的严控远甚于对我。

2004年的春天,当局对不同政见者的严控、对新闻媒体的打压、对网络言论的严管,警察先后捉放胡佳和愚文,正式起诉杜导斌,特别是,中共安全人员捉放丁子霖、张先玲、王金平三位难属,警察跟踪追捕来京请愿的农民代表和帮助他们的律师,著名新闻人俞华峰和程益中遭遇恶法迫害……

春暖花开的大自然,却弥漫着阵阵人为恐怖的寒意,无怪乎有网友惊呼:这个春天真冷。

要说这个春天的温暖,似乎只属于北韩极权者金正日,他秘密来京,狮子口大开,享受完中共寡头们的全聚德烤鸭盛宴,还要带走使之得以苟延残喘的无偿经援。

是的,这个春天真冷!

但我并不知道,中共掌权的五十年里,又有几个春天足以温暖人心?在中国,大自然有春夏秋冬的季节循环,而人的世界只有人造的严冬,那种敲骨吸髓的寒冷,不仅残酷,而且肮脏。

然而,在我的灵魂原野里,中共当局制造的恐怖寒冷,并不能完全冻僵民间的春天,感谢这些觉醒了的民间良知,为寒冷的大地带来人性的温暖:

蒋彦永大夫的勇气,唤起了人们对六四亡灵的记忆,得到了将近7000个签名的支持;

丁子霖等难属的被捕,让天安门母亲的受难和抗争更加广为人知,引发出国内外的关注和愤怒,七十二位各国著名教授和学者,第一次联名给中共党魁发出公开信;

杰出新闻人俞华峰和程益中的被陷害,唤醒了新闻界、文化界争取新闻自由的意识,律师的无罪辩护,上百篇声援文章,新闻学教授给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的公开信,有多位知名法学家参加的座谈会,两封群体签名公开信上,已经签上了1500多个名字;

中国农民也不再是逆来顺受的子民,而是权利意识觉醒的公民,河北和福建两地的农民,发起万人签名罢免昏官运动,农民代表董达、张友仁、缪孟康等人的执着和勇敢,知识界的法学博士李柏光、记者赵岩、律师俞梅荪、学者张耀杰等人对农民的全力支持,还为农民维权召开专门座谈会。在此,我把特别的敬意献给这些农民。

年轻而善良的胡佳,不顾警察的传讯和警告,执意在清明节那天去天安门广场祭奠胡耀邦,相信他的在天之灵会感到温暖。

执着而理性的胡愚文,被公安机关一次次拒绝和警告,但他不恐惧不厌烦,顽强地向当地公安部门申请反腐游行。

当胡佳和胡愚文因各自的行动而双双被拘留时,二人居然不约而同地采取相同的抗议方式:绝食。

……

觉醒的人性不甘于下跪乞求,而是用挺直的脊梁支撑起的人性尊严的春天;发自天性的正义感不再慑于恐惧,相互扶持的温暖使勇气不再孤单。

也许,这原野的温暖还不足以抵御寒冷的侵袭,还不能马上让萌动的尊严结出自由的果实,但萌芽已经破土,民间的自发呵护就会不断加温,直到这里的春天不再寒冷。

读读王怡、余杰在《抗议拘捕丁子霖等六四难属的声明》中的一段话吧,会让你在寒冷中感到春天的温暖:

“在我们心中,她们不仅是死难者的母亲。她们也是天安门前整整一代人的母亲,是在六四之后成长起来的一代青年知识分子的母亲,是这个在政治罪孽中沉沦的民族的母亲。我们愿意在此庄重的宣称——我们是每一位”天安门母亲“的儿子。我们为自己曾经的沉默和袖手而羞愧,我们愿以眼泪、笔墨、肉身和良知,永不停歇的抗议这个政府对每一位母亲的摧残。”

2004年4月25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2004.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