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看凤凰卫视,很难想象在台湾以反强权著称的李敖,居然是毛泽东的崇拜者。

在第一集《我终于有一个机会在这里抛头露面》中,李敖之所以极力捧毛而贬蒋,无非是“成王败寇”的逻辑:内战的胜利者为王。他由老毛打败老蒋讲到老毛的诗词《蝶恋花》,又由诗词讲到老毛一家为革命牺牲,他说:“这首词告诉我们甚么呢?告诉我们人家付出的代价。毛主席的夫人,毛主席的弟弟,毛主席的妹妹都牺牲了,毛主席的大儿子在韩战给炸死了,是不是?毛主席的小儿子精神状态都出了问题了,他一家都付了这么大的代价,他们最后搞革命成功,把老虎赶到台湾去。”老毛都死了二十多年了,李敖还是一口一个“毛主席”,似乎他曾经在主席的领导下为中共夺权奋斗过。

第30集《粗话人民的语言》,李敖为了回应别人批评他粗话太多,也要抬出毛泽东的流氓文风为自己辩护。他说,粗话是人民的语言,圣贤和大政治家都用,孔子用过,毛主席更用过。他说:“我们再看毛主席的词里面,不是讲了吗,不许放屁试看天翻地覆。毛泽东的词里面怎么会有放屁的字眼呢,是不是粗话,当然是粗话。”

李敖更学会了毛泽东的那种“不拿人当人”的残忍。毛泽东声言“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最爱以“不怕死人”来要挟国际社会。1957年在苏联。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等前苏联政要说:“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毛泽东如此露骨地蔑视生命,就连赫鲁晓夫听后都大吃一惊,认为毛泽东是“疯子”。

1958年,毛泽东谈到大陆可能因台湾与美国打仗时说: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与台湾开战,美国最好插手进来,在福建甚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一两千万人。最多整个福建打光了,死他个三千万,换来全国人民认清美帝国主义的纸老虎面目,值得。

毛泽东为了与美苏两强争霸,在一穷二白的国情下,不顾百姓生活,大搞核工程,1964年,中国有了核弹之后,动不动就提出准备打核大战,显然是想通过核讹诈和战争恐吓来压倒对手,也就等于把全中国人作为他抗衡美苏的人质。

再看凤凰卫视上的李敖,那种“不怕死人”、不拿人命当回事的口气,即便比之于毛泽东,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第15集《漏油漏下来才能雨露均沾》中,李敖说:为甚么在一穷二白中毛泽东还要搞核弹?“为了一个国家的强盛,为了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能够抬头,为了国家能够进入太空,这个钱非花不可。有的人不懂事说,你把人送到太空,这个钱为甚么不来救农民?怎么救农民?一双袜子,我告诉你一块美金,十三亿人口多少美金?怎么办?光着脚造核子跟潜艇,免得被帝国主义欺负,中国要的是这个。袜子,对不起,没有。真正了解中国的问题的就是这样子。有人讲为甚么要这样子?我告诉你,政治人物的判断,尤其第一流政治家的判断跟人民是不一样的,人民的要求跟政治家是不一样的。”

李敖说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可能连凤凰卫视的人也觉得过分,所以在网上发布的文字稿时删掉了,我在这里只能根据记忆来复述。李敖的大意是说:为了抵御美帝国主义,宁可穷也要造原子弹。别看我们穷,只能造一颗核弹,美国富,能造几千颗核弹,但就是这一颗也足够吓住美国。我们中国不怕跟美国开战,哪怕是打核大战,我们也不怕。只要有一颗核弹能打到洛杉矶或夏威夷,贪生怕死的美国人先就吓死了,就不敢对中国轻举妄动。即便我们只有一颗核弹,只能毁掉美国的一座城市,而美国有几千枚核弹,能毁掉我们二百座城市,我们也不怕!我告诉你,他们美国人怕死人,而我们中国人不怕;他美国只有两亿人,而我们有十三亿人。

用中国二百座城市的毁灭换美国一座城市的毁灭,用十三亿中国人的血肉换二亿美国人的血肉,只为了两岸统一和中国强盛。

多么令人毛骨悚然的逻辑!

这种“以人命为刍狗”的强国逻辑,靠的就是极权者能够绑架人民作人质,是典型的暴君逻辑,毛泽东如此,萨达姆如此,金家父子如此。

崇拜老毛的李敖,亏他只是个狂傲的文人,只能说大话惑众,还不能造成现实灾难,但其观念对大陆宠毛热的强化作用,决不可低估。

当知识份子面对独裁体制而失去了的独立品质,就会混淆了起码的是非观念,沦为“成王败寇”的信徒,即便是当年独裁监狱中的良心犯,也会变成强权者的辩护士及其御用媒体的宠儿。现在的李敖,就是将两岸之间的制度冲突歪曲为单一的民族冲突,当年的自由文人就变成独裁爱国主义的枪手,也就必然由反台独走向反民主,由爱统一走向爱独裁,由爱独裁走向学暴君。

2004年4月24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