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秃脑壳中全是水——给老廖(诗歌)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原以为你锃亮的秃头
有横贯东西南北的智慧
没想到你总是坐不对地铁
光秃的脑壳中全是水

你反反复复地向我讲述
即将开拍的一部新片
你的角色是杀手
还一再唠叨漂亮的女主角
在三角形中爱上了你
我太了解你了
心中的诡计和阴险
不是杀手而是淫棍

就凭你这一脑子水
还想恬不知耻地当杀手
我很为你的人身安全担心
做个风花雪月也就罢了
淫水和鲜血的味道
决不相同

如果你执意于杀手
如果含情脉脉之后
还要血溅秃头
等我们再见面时
秃头已经不知去向
八字脚也无葬身之地
我所能企求的
至多只是,一只手上的一个指头
或者,仅剩下指甲的残渣

角色的投入如此悲壮
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们多年的生死情怀
终于有了一个
完满得几近平庸的交待

晓波
1999年11月23日于家附近的某一小餐馆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第1期(创刊号)2005年1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