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狱中随笔(1997年7月23日)

是你的双脚边赶路边收集路边的智慧,是你的双手边煮饭边创造火焰的想象。那只与阳光相互仇恨的壁虎,在墙壁上爬出地狱的图案,那是纯然优美的4月1日,是一枚用鱼骨自制的半圆形胸饰。

这个空泛而苍白的早晨,天空燃烧着殉难者的倒影。庄子在悬崖上的垂钓需要全人类作诱饵,老子的玄虚扼杀了所有生命。

梦的子宫只能孕育畸形的幻想,昏暗的乐曲征服了明亮的灵魂,被解构的肉体不过是臭气熏天的残疾。当肉体用纯动物的敏感触碰信念之时,屠戮的刀锋也不足以构成罪恶。

在紧贴皮肤的下面,蓝紫色的血管分外清晰。遍布血液之中的毒素,追忆着昔日的辉煌。时间是一只红翅膀,映照着告别时轻柔。没有什么值得自傲,却有太多的往事需要忏悔,皱纹里隐藏着岁月的污垢,一只手伸向空无,抓住未来的纷乱。

太阳升起时显得天真,天真得近似狡猾。古老的遗容在现代整容术中恢复了青春,怀疑乃精神虚荣的标志。

把一朵花植入石头的承诺中,完整的句法立刻失去意义,谨慎的用词突然疯狂。

应该感谢福科的变态生活和怪异文字——真理一旦握有权力,将比谬误更霸道更残忍。亚麻色的形而上学是快乐女人在对镜梳妆,而我独衷于女人在绝望时剪下的长发;粉红色的逻各斯,如同少女的第一次一见钟情,而你喜欢历尽情场的龌龊的老猴子;在谦卑的夏天向严寒致敬,季节的起源无需哲学的辩护和科学的论证。

当紫色的瘢痕布满女人的皮肤,无泪的双眼燃烧着干涩的盐。

是时候了,一棵超验之树上开满世俗之花,风吹来流行歌曲,象明丽的彩虹那样耀眼。狭隘的词,组成一条钢丝,必须有勇气和诚意才能恰如其分地使用。而丰富的词句,则像空气一样取之不尽。

花花公子可以为爱而死,死后的复活不必上帝恩准。

这是二十世纪的殉情。

1997年7月23日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刊◎2005年春试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