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盲人维权英雄陈光诚

胡温政权迫害盲人维权者

二○○六年四月三十日,极具影响力的美国《时代周刊》评出全球一百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其中,有五位华人上榜。除了著名台湾导演李安、大陆首富黄光裕、环保人士马军之外,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先生与中共总理温家宝一起当选。《时代周刊》指出,盲人陈光诚是中国著名的维权人士,他不仅长期从事残疾人的维权,而且近几年,他将维权范围扩展到其他领域,他在揭露山东临沂市的暴力计生问题、维护广大公民的权益被侵害及阻止违法的侵权行为等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所以,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位中国悲剧中的盲人英雄。

然而,喜欢在公众面前表演亲民秀的温总理,可以替农民工讨还欠薪,却断断不会去关注这位草根维权者。因为,亲民是独裁救主自上而下的恩赐,维权是觉醒的人民自下而上的争取自身权益。所以,温家宝非但不会关注盲人维权者,反而纵容地方政权对陈光诚进行无法无天的迫害!

陈光诚出身农民,不到一岁就双目失明,十八岁之前没有上过学;直到一九八九——一九九四年,他才就读了临沂盲校小学;一九九四——一九九八,就读于青岛盲校;一九九八——二○○一年,就读于南京中医药大学。

从一九九一年开始,二十岁的陈光诚就走上了维权之路,为减免农村残疾人的义务工、公益事业费和其他社会负担而上访。经过长达六年多的努力,当地政府终于在一九九七年免去了当地残疾人“三提五统”之类的税费。从一九九六年,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陈先生一直自愿从事民间维权,长期免费为农村的残疾人和农民提供法律信息服务。他领导村民进行土地维权,在一系列上访碰壁之后,他意识到上访维权的致命弊端,走上了自主的法律维权之路。他曾对记者说:“我觉得上访是没用的,和古时候的拦轿喊冤是一回事,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必须依靠法律的力量。”

他曾主动帮助邻近乡镇的一个残疾人家庭打官司。这个家庭有两位目盲的七旬老人,两个患有婴儿瘫的孙辈孩子,而一个这样的赤贫家庭,非但得不到地方政府的扶持,反而要像其他家庭一样缴纳各种税费。陈光诚参与了此案并帮助打赢官司。一时间,陈光诚成为远近闻名的传奇人物。也因此,他不但成为当地农民的骄傲,而且一度被临沂当局树为模范人物。

二○○○——二○○一年,陈光诚在中国法学会发起并负责残疾人维权项目,得到了英国联邦基金的资助;二○○三年,他入选美国国际访问者计划;二○○五年一月,他在山东负责执行由NED支持的维权项目。

然而,当陈光诚开始针对暴力计生进行维权之时,中共山东省临沂市当局对他的野蛮迫害却逐步升级,由绑架到软禁再到正式刑拘。

二十条大汉监视一个盲人

早在二○○五年八月,陈光诚便失去了自由。

二○○五年八月二十五日,被监视居住的陈光诚逃往上海、南京,最后来到北京寻求帮助。二○○五年九月六日下午三点钟左右,来北京寻求帮助的陈光诚刚离开所在的公寓,准备去和政府官员以及中外记者和律师会面时,几名身份不明的山东大汉突然出现,粗暴地把他拖入一辆停放在旁边的汽车中,被强制押回山东临沂。之后,在国内外舆论的压力之下,陈光诚被释放回家,但旋即又遭到软禁。临沂当局为了隔绝陈光诚与外界的联系,居然出动上百人换班看守,连陈光诚的家人也遭到株连。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告诉记者,丈夫被软禁后,家人一直生活在严格监视的恐惧中:“我们这个村子始终有人在看着我,每天大约有一百个人,分四班倒,每六个小时换一次班,每次大约二十个人左右,村口还有警车和刑警人员。……现在,我担心我们全家人的安全。他们这种耍流氓、用大量的资源对付手无寸铁的人的做法是非常无耻的。”

之后,陈光诚与外界的联系被掐断,不但他本人及其亲戚多次遭到暴力殴打,而且前去探望的朋友和律师也被暴力拦截。比如,二○○五年十月四日,许志永博士、李方平律师和李苏宾律师前往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探望陈光诚。在东师古村村口,许志永等三人先是遭到官方看守人的阻拦,护送三人进村的村民与看守人员发生肢体冲突。之后,三人在村头的大马路边,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阻拦和殴打,李方平律师险些被推到河里,还被按在地上打,许志永也被推倒和殴打。之后三人被带到双堠镇派出所,第二天早晨才走出派出所返回北京。

官方肆无忌惮践踏法律

二○○五年十月十日,原定山东临沂计生一案开庭,北京杨在新律师和他的三个助手奔赴山东临沂市沂南县法院为代理农民出庭,却被告知延期开庭。当日下午五点多,杨在新律师和三个助手分头离开临沂,但他们乘坐的中巴都遭到小车跟踪,跟踪小车的其中一辆的车牌号:鲁Q81598.杨在新律师被拦截殴打,并被当地警方限制人身自由。

在陈光诚被软禁期间,他和他的家人一直进行顽强的反抗。无法通过软禁让陈光诚屈服的临沂市当局,在二○○六年三月十一日拘捕了陈光诚,理由是“阻塞交通”。而且,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羁押他长达八十九天,当局并拒绝告诉其家人陈的关押地点并且否认羁押。一个月前的五月八日,接受陈光诚家人委託的律师曾向当地警方要求会见陈光城,当地警方却无耻地否认他们羁押了陈。

陈光诚被当局非法软禁长达一百八十六天和非法羁押八十九天后,二○○六年六月十一日,沂南县公安第一次公开了他的下落,将一纸刑事拘留通知送达陈光诚家中,承认陈先生被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在陈的妻子袁伟静收到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中,陈光诚被刑事拘留是因为他犯有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通知书上没有注明拘留的具体时间。与此同时,临沂市官方媒体《沂蒙晚报》发了简讯,指控陈光诚犯有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显然是当地官权故意制造事端和罗织罪名。

在这位徒手的盲人维权者的勇敢和执着的面前,亲民秀破产的中共现政权,无论多么富有和庞大,但除了警察,还有什么?

一份血淋淋的控诉书

二○○五年九月,一份由律师滕彪撰写的《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在网上流传,《手记》记述了山东临沂当局为完成上级下达的节育指标,相关官员为个人的政绩及乌纱帽,不惜采取种种令人发指的暴行,对村民们进行强制节育。仅举出《手记》中的几个例证,就足以见出政府暴力计生的极端残忍和贪婪。

例证一:名叫张宗贤的农民因他弟弟的计生问题而受到牵连,他被镇计生办非法拘禁并遭到毒打。打人者强制他趴在四脚倒立的板凳上,人夹在凳角中间,然后用橡皮棍,打臀部及大腿。张受不了这样的拷打,当场昏倒,他们就用凉水泼醒了再打。张宗贤被打昏了三次,交了一千元“罚金”后才放人。

例证二:名叫宋花厚的女人因儿媳妇刘山花超生而受牵连,她的亲属共八人(含一名四岁小孩)及刘山花的房东(非亲非故)都被计生办非法拘禁,被迫缴纳“学习费”近四千元和“超生费”二五二八○元。他们还遭到计生办人员的随意殴打。那些人“打累了”,居然强迫亲属间相互殴打,迫使已是六十几岁的宋花厚和她弟弟两人,你一巴掌、我一巴掌地相互掌嘴。

例证三:名叫陈西荣的村民因儿媳妇李娟计划外怀孕而受牵连,陈西荣被非法拘禁,怀孕十个月(孩子就差两天出生)的李娟被计生办人员拉到医院强行注射药物,十个小时后孩子出生,是个死体。死婴马上被医院处理掉了。

《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是一份血淋淋的控诉书,凝聚着多位良知之士的心血和勇敢,其中,陈光诚起到了关键作用。二○○五年四月中旬,陈光诚夫妇率先揭露山东临沂市的暴力计生对民权的侵害,致力于维护众多暴力计生的受害者权益。陈光诚夫妇开始对暴力计生事件进行调查取证,以便为进一步的法律维权打下基础。他们的维权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境外舆论的声援。维权志愿者李健先生,律师滕彪、江天勇、李和平、郭玉闪、涂毕声等人先后前往沂南县、费县、兰山区、蒙阴县等地进行实地调查和提供法律援助。

民间维权之路终将阳光普照

可以说,正是在这位盲人和其他受害者的不屈不挠的努力下,临沂暴力计生的侵权恶行才得以曝光,也才引起社会各界的帮助和海内外的舆论声援,致使中共计生委不得不在二○○五年九月初前往临沂市进行调查,迫使当地政府不得不有所收敛,并给予一些被侵害者以赔偿。

陈光诚的经历告诉我们,他是位目盲心亮的行动者。儿时的不幸,使他的肉眼无法为他漫长的人生领路,但内心的明亮却引领他走上了一条充满风险的正义之路。他关心底层疾苦,崇尚人格独立,追求自由民主,明知面前的道路充满黑暗,却要用维权行动去寻找光明,并坚信民间维权之路终将迎来阳光普照。

二○○六年六月十四日于北京家中

【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