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金正日象神秘的幽灵,中共为这个幽灵提供可以隐身的夜晚。

韩国媒体首先爆料,说金正日访华,而朝鲜官方绝口不谈,中国媒体只字不提,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顾左右而言他,外国媒体一路追踪。

一会儿是从中国丹东入境,一会儿又在上海露面,一会儿现身广东白天鹅宾馆,一会儿又到了深圳,欣赏女子十二乐坊表演;一会儿是张德江陪同,一会儿是江泽民全程陪同,一会儿又是胡锦涛全程陪同,一会儿又冒出罗干陪同;一会儿是金正日已经见了胡锦涛,一会儿又是金正日要到北京与胡锦涛见面;谁也搞不清,金胖子何时到中国?为何来中国?见过什么人?谈过什么话?参观过哪些地方?

有人说,金家政权通过澳门银行洗黑钱被美国制裁,金胖子来找小胡寻求解套之策;有人说,六方会谈再次陷入泥潭,小胡请金胖子来商量如何跳出来;也有人说,金胖子也要改革了,此行是为了向中共取经。

幽灵往往神出鬼没,给人以神秘莫测的恐惧感;而凡人扮演幽灵,要么出于对阳光的恐惧,要么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要么是故作神秘来吸引眼球。金胖子幽灵般的身影徘徊于中国大地,却不敢公开曝光自己的行程,不会有什么好事。起码,他那张凸起的大肚皮,又要挥霍不少中国纳税人的银两。

极权者都喜欢黑暗和神秘,更喜欢故意制造黑暗来凸现自己的神秘和神圣;所以,作为当今世界所剩无几的绝对独裁者,金正日每次出行皆神秘兮兮,外界都要猜测他的行踪和他的外交动作,更想窥探他的内心隐秘和生活嗜好。

然而,在我看来,金正日患有严重的自我认知障碍症,世界各大媒体如此关注金正日也患有独裁依赖症。如果媒体不围观不追踪金正日的故作神秘,金正日也就失去了众多患有窥探癖的观众,无人喝彩是对故作神秘的最好拆解。

其实,无论小金如何故作神秘,他和他治下的朝鲜却毫无神秘可言。凡是关心点世界大事的人都知道,他本人是当今世界最独裁的暴君,他治下的朝鲜是整个世界最贫困最封闭的国家,甚至只有靠核讹诈来换取外援,靠与独裁中共的眉来眼去来乞讨免费救济;他还是国际舞台上最为无赖的一国元首,以至于,他的翻云覆雨已经成为“金家外交”的品牌。

也许,在当今世界上,除了中共政权之外,再也找不到对小金如此慷慨的政府了。也只有中共政权,才会满足金正日故作神秘的病态嗜好。

中国共产党与朝鲜劳动党,一个象暴富的新贵,一个是穷横的乞丐,之所以还维持着所谓“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暴富的新贵之所以还肯于救济穷横的乞丐,就在于二者的臭味相投,都是独裁党。

中朝友谊五十多年,充满了尔虞我诈和背信弃义,而惟一不变的却是,为了维持中朝之间的独裁联盟,中国人民是最大的牺牲者;金胖子的恣意妄为和花天酒地,要由中国人民买单。老毛时代,中共让中国人民当炮灰,以巨大而惨烈的代价拯救过老金政权;后毛时代,中共继续让中国人民作冤大头,用纳税人的钱来救济小金政权。

金正日不是神秘的幽灵,而是极端贪婪的吸血鬼,吸干了朝鲜人民的血还不算,又要通过独裁中共来吸中国人民的血!

真不知道,中国人民还要供养这个吸血鬼多久?

2006年1月16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6年1月16日
【苹果日报】2006年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