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李敖的献媚和自媚(单刃毒剑59)

第四部分:反台独的民族主义

(之二)中共统战游戏批判

三、李敖的独裁大中华主义批判

(四)李熬的献媚和自媚

1、李敖向中共权贵献媚

李敖是个患有畸形自恋狂的戏子文人,无论走到哪,也无论讲什么,他都忘不了贬低别人和抬高自己,那种自我炫耀的无耻劲头,真是世所罕见。

然而,骂遍天下的李敖,独独对中共及其领袖不骂反夸,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再到胡锦涛,从第一代夸到第四代。在凤凰卫视上夸还不算,来到大陆也要继续夸。

李敖在三所高校的演讲,主题之一是高调赞美中共的各代领导人,频频引用毛泽东的语录和诗词,周恩来和邓小平的话。在北大,他高调赞美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顺便向胡锦涛献媚,拿出京片子的“自来熟”做派,称胡锦涛为“小老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当胡锦涛请我做北大校长的时候我就来了。”

如此献媚于当今中共党魁,已经近于顽童向大家长撒娇了。

在清华,每当李敖讲到煽情的爱国主义,都能得到台下最热烈掌声。与他对北大的尖锐批评相反,他对清华的态度却是百媚千捧。李敖在北大演讲时贬低唯物主义而抬高唯心主义,但他在清华却变成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反复强调只有务实才能强国,清华的传统是务实;他礼赞清华“务实爱国”之校风,他说他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人开始务实了,看到从清华走出了务实的国家领导人。

在复旦,李敖继续清华演讲的主题,夸盛世,夸邓小平,夸现在中共领导人“务实”,希望“我的小老弟胡锦涛真的风流一点。”

即便面对台湾媒体的采访,李敖照样赞美现任中共党魁和总理。他在2005年09月27日接受台湾《联合报》采访时说:“国民党说暴政必亡,没有这回事,中共严密的不得了,不会亡,只有承认现实,大陆高层做坏事的人几乎没有,胡锦涛规规矩矩,要承认。”“温家宝走了一千五百个县市,十分规矩的一个人。”

因为,他还舍不得凤凰卫视的言论市场。

2、李敖的自我炫耀

李敖自称要与同在北大、清华演讲的连战、宋楚瑜作“演讲比赛”,要让连和宋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演讲”。

所以,他在北大的演讲,再现了他用骂人来自我炫耀的小聪明,一开场就拿在同一场合演讲过的连战开涮,让连战在女厕所例露怯。可怜的连战,先是自愿充当胡锦涛的统战工具,继而又被迫充当李敖的垫脚石,为了把连战踩在脚下,李敖只能“以怨报德”,不理会中共对他的万千优惠,而要安全地摸一下老虎屁股。

李敖当然最想夸的是他自己,而且专找名人来当垫脚石,早已作古的史学家钱穆先生,在台湾、在凤凰卫视,已经多次被李敖当作垫脚石,大陆行也两次当了李敖的垫脚石:“我在中学时候写文章批评一个教授,他后来写信,他很谦虚地给我回信,”这段佳话已经成了李敖生命词典中的“典故”,动不动就拿出来用于自我炫耀。时隔仅一天的北大和清华的两场演讲,他就给听众讲了两次这个典故。

他捐款给北大为胡适塑像,1500倍还胡适当年给过他1000美元的人情债,他在北大、清华和复旦三次演讲中,三次提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多次提及。比如,他对《亚洲周刊》的记者童清峰说:“当年胡适在我穷困的时候送了一千元给我,这次我捐了一百五十万台币给胡适立铜像,相当于三十五万人民币,一百五十万比当年的一千元,物价指数是一千五百倍,我还你的情,这个情还得之高明,还到北京大学去了,在共产党这么多年打击胡适、冷落胡适,北京大学这几年有蔡元培铜像、有李大钊、毛泽东、马寅初、西班牙赛万提斯,有这些像的时候,没有胡适的像,我李敖捐了这笔钱要给胡适立铜像,你想想看这涵盖多少意思,我跟胡适四、五十年结这个缘,他借我的钱一千五百倍反射在这个铜像上。”

清华学生也很知趣,提问时个个投其所好,几乎所有人的提问都以“大师”之称开始,先用肉麻的献媚开场,再奉上拍马屁的问题,直到最后向李敖赠送礼品,都离不开吹捧“李大师”的拳拳爱国之心。有几个学生的提问,已经不是问题而是在大师面前撒娇。

一个女生说:“我觉得我们是以清华最热烈的双臂来拥抱您,欢迎您回到我们祖国的组织,欢迎您回来。……通过刚刚短短几十分钟的讲演,我们非常深刻领略了您的语言风格和独特的人格魅力,可能我们更加喜爱您的是您对我们祖国的认同和您的爱国之情,我们真的感觉到您的拳拳之心。”

一个男生说:“……非常喜欢看您的《李敖有话说》节目,在这个节目里面,我经常看到您穿一件红色的外衣,因为今天您为什么没有穿,这件外衣对您来说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唯一尖锐点的问题是一个女生要求李敖向北大道歉,因为李敖用“孬”贬低北大,而“‘孬’在北京话中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贬义词,我觉得对主人不够礼貌,……”李敖也只好委托这位提问人向北大致歉。

于是,李敖在台上向中南海的新旧权贵撒娇,清华学生在台下向李大师撒娇,李敖的表演就在台上台下的互媚中结束,堪称“超级圆满”。

清华人用提问献媚,并不令人吃惊。“谄媚于上”是中共文化的最大特色之一,大陆电视主持人最拿手的技巧,就是用提问来向嘉宾献媚,每个问题都是一次献媚,随着问题的不断提出,献媚的力度也节节攀升,直到夸得嘉宾笑成一朵花。所以,向权势者和名流献媚早已变成中国人的第二本能了。在一向极左、培养众多高级奴仆和官僚的清华,学生们学不到真正的人文精神,而只能学到奴才的处世之道,毫不奇怪。

靠叫骂起家的李敖夸清华,直接夸到毕业于清华的中共党魁胡锦涛等政治局高官,如此献媚也不令我吃惊。从几百集《李敖有话说》的节目中,我早已领教了李敖献媚中共的高超献媚,夸起毛泽东和邓小平来,技巧之高超令他的叫骂黯然失色。

更令我作呕的是他近于无赖式的精明,为了让肆无忌惮的媚相不太难看,他又在独裁爱国主义的煽情中撒上点自由主义的味精。比如,他再次讲到自由主义,讲宪法上的公民权利清单,还修改了富兰克林名言:“富兰克林讲了一句话,非常动人,他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这句话要被我李敖改写,怎么说,这里是我的国家,我要使它自由。”“……自由不在外面,自由在我们眼前,经过我们的努力自由会实现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要跑?”

如果说,李敖在清华和复旦讲台上的献媚表情,是为了继续他的拓展大陆言论市场之旅;那么,他在北大的“摸老虎屁股”,绝非出于他的公共知识分子良知,而是出于他的政客式文人的精明!他知道,在大陆政权的眼中,他是铁杆的反独派和拥共派,所以才有此次大陆行。或者说,此前的一年多时间,他在凤凰卫视上的极端媚态,早已为他来大陆摸老虎屁股积累了足够的免罪资源:

一方面,他是台湾唯一赞成“一国两制”和“反分裂法”的名流,他把毛泽东捧为最伟大的全球战略家,甚至高喊毛主席万岁;他自称最佩服三起三落的邓小平,甚至为邓一手制造的六四大屠杀辩护;他说胡锦涛的对台新策略很高明,硬的更硬,软的更软,让阿扁及其幕后老板美国,双双手足无措。

另一方面,他痛骂台独分子,把陈水扁贬为“卖牙签的希特勒”;他痛骂美国和日本,把布什政府比作魔鬼撒旦,把恐怖分子称为舍身成仁的英雄。

有了这种符合大陆“政治正确”的立场,有了这些“媚态”表演垫底,李敖自然有充分的安全感。而如果中共对“李狂人”摸屁股之举,愤怒得失去理智,那就正中了李敖的下怀。在台湾蹲大牢蹲出“一世英名”的李敖,巴不得中共对他下点狠手。在李敖与中共的博弈中,对于“坐牢也成精”的李敖而言,进秦城是最高圆满,中断大陆行次之,取消余下两场演讲再次之。三种惩罚中的任何一种,就将成倍地放大李敖大陆行的收益。

然而,中共现政权计算统治的成本和收益的狡猾,决不次于李敖筹划个人名利最大化的精明。出于统战台湾名流的政治需要,明星文人兼立法委员的李敖,即便讲的再放言无忌,甚至直接骂到当今权贵的头上,中共的应对至多是比现在更严厉的言论封杀,让李敖大陆行在媒体上变成新华社的简短通稿,而决不会再有更严厉的措施。所以,不要说送李敖进秦城或中断他的大陆行,不在中共的考虑之中,甚至取消他在清华和复旦的演讲,也不会在考虑之列,反而是让“李大师”继续前呼后拥的“神州文化之旅”。

如果说,此前的连、宋都踏了北京红地毯,付出的代价是忍受“胡锦涛通吃”的零和游戏;那么,现在的李敖没能享受红地毯的尊贵,他就让中南海付出容忍他摸屁股的代价,用培养高级奴才的翰林院的讲台,来复活早已淡出公共视野的“自由斗士”形象。如此一来,没有红地毯的待遇,反而变成名利最大化的资源。

李敖大陆行,与其说是“文化之旅”,不如说是“利益交易”之旅,李敖借此来拓展大陆言论市场,中共借此来拓展台湾统战市场。所以,中共不得不容忍李敖在北大表演的“言论自由秀”,就是中共为获得统战政治利益而必付的代价。

清华学生大肆吹捧李敖的“拳拳爱国之心”,并献上象征着架起两岸统一的礼物:一座桥的设计模型。但我看,李敖来大陆,无心为两岸统一架桥,却用心拓展自己的言论市场。

2005年9月28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选】
【独立中文笔会】2007.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