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李敖在北大:戏子的嘻笑怒骂

1949年后,昔日的“自由摇篮”的北大,被中共改造成今日的“自由坟墓”。

以骄狂著称的李敖走进了“自由坟墓”,想给坟墓吹进点儿活的气息,却要借一连串著名的死人和活人来支撑其话语权,蔡元培、胡适、马寅初等知识名流,毛泽东、周恩来等亡灵,都成为他传播言论自由的道具。他打着红旗反红旗,用毛语录来戏说“言论自由”,进而来预言中共注定灭亡;他用性开放的好处多多来论证言论开放的无害有益,用北洋军阀政府的宽容来凸现当今中共的不宽容;他用老北大的独立精神来抨击新北大的“孬种”,用一系列外国政府屠杀民众的实例来暗示六四大屠杀,以此证明“所有的政府在这样的时候都是王八蛋”;整个演讲的点睛之笔,是他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作中介,引出胡适的思想: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因为,一个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

我以为,一位男学生的提问和李敖的回答,是整个演讲最出彩的地方。其精彩之处就在于:与其说是向李敖提问,不如说是质问坐在台上的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

那位学生问:“……在今年的早些时候,闵维方书记曾经提出一个观点,大概意思是说对于有反动言论的老师应该清出课堂,我想您对这样的观点有什么评价?”

李敖答:“我觉得作为大学一个特色,什么言论都敢接受,怎么可以叫反动言论呢,怎么可以有言论课堂呢,……所以我认为,在大学里面,没有什么说是可以害怕的,不能讲的,是不正确的。”

在此,我不能不向真正摸了老虎屁股的这位北大学子致意!也顺便向李敖的上述言论表达敬意。

但也必须看到,从凤凰卫视走上北大讲台的李敖,一心想扮演“自由斗士”,却已经丧失了昔日的锋芒。再联系他在清华鼓噪的独裁爱国主义,今日李敖非昔日李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撇开他本人的刁钻习性不谈,仅就他必须面对的压力而论,即便他不怕调戏中共,他也怕驳了老板刘长乐的面子。

曾几何时,面对蒋家威权统治,李敖具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他的一针见血的文风和不怕坐牢的勇气,堪称威权台湾的自由斗士。然而,台湾民主时代的到来,使李敖失去了对手,尽管骄狂依旧,叫骂更凶,但听众见怪不怪、言论市场萎缩。于是,李敖由自由斗士变成文化刁民,他为反对而反对,他的叫骂不断变味,少了锐气而多了痞气,少了正气而多了邪气。多亏编外央视频道的凤凰卫视的“慧眼识金”,为李敖重新找到了贩卖叫骂的言论大市场。

李敖仍然敢恨敢骂,骂两蒋、骂国民党、骂连战、骂马英九,更骂台独,骂民进党、骂李登辉,骂陈水扁,顺便也骂美国、骂日本,但就是不骂中共,不骂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非但不骂,反而爆夸,从凤凰一直夸道北大。即便在北大戏说言论自由,他也大耍滑头,把自由国家的官民冲突等同于独裁国家的官民冲突,开出如何争自由的犬儒化药方:自由的获得,一要巧妙地与独裁政府周旋,二要与独裁政府合作。否则的话,还会遭到六四式的屠杀。他仍然高调赞美毛泽东和周恩来,顺便向胡锦涛献媚,拿出京片子的“自来熟”做派,称胡锦涛为“小老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当胡锦涛请我做北大校长的时候我就来了。”

如此献媚于当今中共党魁,已经近于顽童向大家长撒娇了。

所以,他用外国政府开枪对付平民来暗示六四,那意思是说:我不赞成政府向民众开枪,也不赞成民众逼着政府开枪。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评论,看似公允,实则混淆了起码的是非。六四的是非善恶一目了然,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民众,拿什么逼政府?难道和平表达政治异见也叫逼?事实上,六四屠杀绝非民众逼出来的,而是一贯敌视民意的中共政权的野蛮本性使然。特别是当独裁政权面对高涨的民意之时,暴力镇压便是这个残忍政权的必然选择。而按照李敖的逻辑,只要民众坚持大规模的和平示威,就构成政府开枪的条件。

李敖在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还表示:超越六四和回归宪法。那么请问李敖:在台湾进入民主社会之前,台湾人能象李敖说得那样潇洒,超越蒋介石政府制造的“二?二八血案”吗?他李敖本人能超越十年大牢吗?而在依然独裁的大陆,六四亡灵还未得到公正的祭奠,天安门母亲还无法公开悼念亲人,许多因六四而入狱的人士仍在大牢里煎熬,赵紫阳的亡灵依然没有得到公正的评价,……你李敖凭什么让大陆人超越六四?

李敖的北大演讲,再现了他用骂人来自我炫耀的小聪明,一开场就拿在同一场合演讲过的连战开涮,让连战在女厕所里露怯。可怜的连战,先是自愿充当胡锦涛的统战工具,继而又被迫充当李敖的垫脚石,为了把连战踩在脚下,李敖只能“以怨报德”,不理会中共对他的万千优惠,而要安全地摸一下老虎屁股。

早已作古的史学家钱穆先生,在台湾、在凤凰卫视,已经多次被李敖当作垫脚石,大陆行也两次当了李敖的垫脚石:“我在中学时候写文章批评一个教授,他后来写信,他很谦虚地给我回信,”这段佳话已经成了李敖生命词典中的“典故”,动不动就拿出来用于自我炫耀。时隔仅一天的北大和清华的两场演讲,他就给听众讲了两次这个典故。不知道他在大陆的最后一场复旦演讲,是否还会引用这个典故。

必须承认,对比连战和李敖二人在同一讲台上的表演,连战是被中共操控的木偶,李敖是戏耍主人的戏子,戏子的嘻笑怒骂,当然比木偶的一本正经更讨观众的欢心。但李敖之所以敢摸老虎屁股,就在于他比连战更聪明:1,他在威权时代的台湾就摸过两蒋的屁股,为此坐过十年大牢,并坐成了著名的“自由斗士”,他在大陆还多少具有自由斗士的人望,这是政客连战难以比拟的;2,对中共现政权的两岸政策,他的把握远比连战准确:如果说,蒋介石政权是“独裁无胆,民主无量”,那么,中共现政权就是“武力统一无胆,民主统一无量”,而只能采取硬性的武吓和软性的统战来维持现状。而且,胡锦涛加大了对台统战的力度。

所以,骄狂成精的李敖,早就摸清了中共这只老虎的秉性:中共的恐怖统治,对大陆人是血口大张的“真老虎”,而对外人大都是收起牙齿的“纸老虎”。为了统战的需要,中共对台湾的各界名流,甚至要装成憨态可鞠的“熊猫”。别说现在的连战、宋楚瑜和李敖等台湾名流,就是当年的“大战犯”李宗仁,只要肯于接受统战,毛泽东也会赐予“荣归故里”的待遇。何况,今天的中共政权,毛式霸气少了,邓式精明多了,对外政策的国家机会主义,已经到了“左右逢源”的圆滑程度。

李敖一到大陆,宣称他是值得信任的“自己人”,不断叨念多少人劝他收敛锋芒,否则可能惹麻烦;他在机场表示,想以政治犯的身份去秦城看看,他在北大又说:“我讲这一点很多人提心吊胆,包括我在内,人家说,你到大陆来要不要看长城,我说我可能没上长城先进了秦城。”似乎他在北大摸了老虎的屁股,很可能遭受文字狱的惩罚。

但李敖心里清楚,自己是“外人”,而中共的老虎屁股,一贯是“外人摸得,自家人摸不得”。

比如,仅就这两年而言,大陆的网络异见作家张林、郑贻春和师涛等人摸了,分别被判入狱五年、七年、十年;维权人士李柏光和朱久虎等人摸了,分别遭到九个月、四个月的拘押,才得以取保候审。最近,郭飞雄摸了,再次被送进拘留所。

至于大陆的著名知识分子,他们没有统战对象的身份,自然享受不到李敖的特权,即便他们有心在北大讲台上摸老虎屁股,中共也决不会为他们提供机会。君不见,北大的焦国标在台下摸了,被砸了饭碗,远走美国;青年女教师卢雪松在讲台上讲林昭,至多是轻摸一下,却先遭停课、后遭取保候审的惩罚。

而台湾的李敖被赐予上北大讲台特权,所以,他摸老虎屁股,非但全身而退、无惊无险,反而温柔一摸,名利双收!

2005年9月26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中国】2005年9月号

另一版本:李敖在北大如何摸老虎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