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因追求自由而先后坐牢八年的张林先生,仅仅因为来京悼念被软禁至死的紫阳先生,就于2005年1月29日再次被捕,安徽蚌埠市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对张林处以行政拘留15日,而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的证据,无非就是张林在互联网上发表不断发表时政评论和参与网络签名活动。

丈夫在狱中,妻子在狱外,野蛮的文字狱,践踏了张林的人权,撕裂了人伦亲情,在这个合家团聚的春节,张林一家只能面对破碎的除夕,丈夫孤独地面对冰冷的高墙,妻子孤独体验严酷的寒冬。

好不容易熬到行政拘留期限届满的2月13日,方草女士怀着急切的期待前往公安机关,准备将丈夫张林接回家中。我相信,张林也早盼着这一天的来临,哪怕与亲人们过个残年,亲口向妻子道声“对不起!”

然而,芳草迎来的不是亲人,而是警察国家的当头棒喝,蚌埠市公安局非但没有放人,反而依据《刑事诉讼法》第61条之规定对张林施以刑事拘留,理由是张林涉嫌多次作案和团伙作案,起码可以再拘押张林三十天。

熟悉中国人权现状的人都知道,类似剥夺张林人身自由的文字狱,实际上不需要任何法律上理由,只需要政权本身的主观好恶,权力意志就是最大的法律。1996年我被“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判处劳教三年,前后过程只有十几分钟。而按照中国现行根本大法《宪法》之第35条之规定,公民享有言论自由,张林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的权利,理应受到宪法及其相关子法的保护,而不是动则得咎的肆意侵犯。

在党权至上的独裁中国,中共安徽蚌埠警方在处理张林案上,与其说他们是执法者,不如说他们仅仅是镇压言论自由的工具;与其说他们是在依法执法,不如他们是在执行独裁权力的命令。正因为有了独裁权力这一庞大后盾,他们才敢于执法违法,在未出具任何证据证明对张林的指控的前提下,就剥夺张林的人身自由。

恐怖政治制造的人权灾难,中国人见的太多了;而恐怖政治之所以至今还在肆虐,就在于对恐怖政治的民间反抗,独裁者们见的太少了。在极权时代,独裁者的高大强壮,源于被统治者的愚昧渺小;而在国人不再愚昧的后极权时代中国,政治恐怖的肆虐,不但源于独裁制度的本性,也源于国人人性的犬儒化,源于既得利益计算的过于精明和道义担当的过于朦昧。

有鉴于此:

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践踏张林先生的基本人权,就是在抗议专门制造文字狱的独裁制度!

关注张林先生身陷囹圄的处境,就是关注所有遭受文字狱的良心犯!

呼吁还张林先生以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就是呼吁以民间维权的持续努力来争得一个免于恐惧的自由中国!

独裁制度下的民间反抗运动可以凭靠的,主要就是直指人心的道义资源。只有用民间承受苦难的能力来消耗官权制造苦难的能力,用民间的良知反抗来耗尽官权的暴力仇恨。只有当官权的每一次践踏人权,都能得到不断加强的民间道义的反抗,邪恶在当下中国才不会畅通无助,未来中国才有希望结束恐怖和享有自由。

2005年2月14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5.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