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向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先生致敬,绝非基于他做了什么震撼性的义举,而仅仅是因为:在境内外媒体大都聚焦中南海新主人之时,在教授学者们忙着更高深的学术而无暇他顾之时,在诸多学者专家加入“郎顾论战”、甚至出现两封有多位精英签名的挺郎公开信之时,贺先生从最普通的人权和法治的常识出发,关注了一个中南海强权下的牺牲品──被强行关闭的北京大学“一塌糊涂”网站。

贺先生就此写下了致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的公开信。

虽然,贺先生在信中谈到许多该网站对北大师生及其声誉的正面意义,也论及关闭该网站将给国家、社会及北大的稳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但信的内容全无任何高深哲理和微言大义,也没有壮怀激烈的高调,而仅仅是理性地发出捍卫常识的声音:

意欲建设一个文明的法治国,政府就必须保障而不是任意侵犯言论自由。意欲做一个向强权说真话的公共知识份子,就应该对侵犯人权、践踏法律的野蛮管制说“不”。

同时,贺先生还结合当下的国内政局,揭示了另一个现存政权的常识性悖论:一面是在人民大会堂的讲坛上,中共最高领导人向国内外宣示要加强依法治国和对权力的制约、监督,其信誓旦旦,言犹在耳;而另一面却是权力的肆意妄为,想侵犯国人的知情权和言论权就关闭网站。

贺先生质问到:在纪念全国人大成立五十周年的大会上,中共党魁胡锦涛发表讲话,高调强调“依法治国”和“依宪治国”,强调“关键是依法执政、依法行政、依法办事、公正司法”,强调“要加强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确保宪法和法律得到正确实施,确保行政权和司法权得到正确行使,确保公民、法人和其它组织的合法权益得到尊重和保护……坚决纠正以言代法、以情枉法、以权压法的问题,维护国家法制的尊严。”而“关站事件不正是一个以言代法、以权压法的典型事例么?一个看起来不大,实则很重要的权利问题是,如此突下狠手,许多人在那里的资料都来不及备份,这样的合法权益的损失谁来补偿?”

贺先生说自己这样的提问“有些书生气”。但在我看来,与其说是“书生气”,不如说是敢于正视常识性的制度恶罪和制度谎言的天地良心。这样的“书生气”,恰恰是公共知识份子的可贵品质之一,也是当下中国最匮乏、也最需要的知识人介入民间维权的行动。

再看此次四中全会,媒体在炒作江的下台之外,还关注“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的议题──已经被诸多御用精英捧为胡温的制度创新。然而,在党权至上而民权匮乏的现行秩序下推动制度创新,只有把“加强保障和扩大公民权利”作为制度改革的重大议题,才可称为真正的制度创新。党天下的“加强执政能力建设”,不过是以前逢会必讲的“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的时髦说法而已。如果真的加强了执政能力,其结果,也许仅仅是操控民意和盘剥民间的能力的强化。君不见,正值把“加强执政能力建设”作为中心议题的四中全会召开的前后,加强执政能力和依法执政的活例证,不是严肃吏治和政治改革,而是对民意的更严厉打压──言论管制和截堵上访的不断强化:

──对来京上访的底层民众进行大规模的截访、驱赶、扣押,人数已经高达3万多人;上访村的维权领袖叶国柱、李小成、郑明芳等人,居然因为合法申请游行而被捕;──鲍彤先生、蒋彦永先生等异见人士被严密监控,画家严正学被警方带走,试图上书废除劳教制度的李国涛被软禁在家中;

──知名网路作家孔佑平先生和宁先华先生于2004年9月16日被辽宁省沈阳市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十五年、十二年的徒刑;

──著名记者赵岩被上海安全局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炮轰中宣部的北大新闻系副教授焦国标被中宣部点名警告;

──报道江泽民最欣赏的军旅歌星高价走穴的“中青报”被迫向宋祖英道歉;

──姜焕文先生开办的中国第一家民间举报网站“中华举报网”,李德新先生主持的“中国舆论监督网”,倍受网民欢迎的北京大学的“一塌糊涂网”,还有民间的思想文化网站“文化先锋”、“宪政论衡”、“燕园评论”等,先后被关闭;

──仅仅因为发表一篇批评金正日政权文章,知名杂志《战略与管理》就被吊销刊号;…………

在可以预期的时间里,如果没有民间维权压力的不断加强和持续积累,无论胡温及其智囊想出多少技术性的加强措施,中共的执政仍然走不出敌视民意的传统巢穴。而只有寄希望越来越多的社会精英加入民间维权,以实际践行来争取自由和捍卫人权,才能逐渐推动现政权走向法治化的“保障民权和限制官权”。

京西宾馆的主席台上,握有中国最高政治权力的胡锦涛高倡加强党的执政能力,骨子里是在强调提高官权的统治效力对于维持独裁政权稳定的紧迫意义。

在北京大学的校园里,毫无政治权力的贺卫方先生,以良知的声音捍卫国人的言论自由,实质上是在呼吁争取民权对建设自由中国的紧迫意义。

为此,我不能不向贺卫方先生表达敬意!

2004年9月22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4.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