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蒋彦永大夫失去自由已经一个多月了。

中共官方发言人对外发言的标准答案是:“蒋彦永作为一个军人,近一个时期,违反了军队的有关纪律。军队根据有关规定对其进行帮助教育。”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军队有关部门正在给他“办学习班”,帮助他“提高认识,转变思想”。

官方发言人并未说明蒋大夫违反了哪条军纪,也没说明“有关规定”的具体内容。如此支吾含糊,实乃气短心虚的表现。说白了,不就是用剥夺人身自由的卑鄙手段,对蒋大夫实行“思想暴政”──洗脑,逼迫蒋大夫“转变态度,承认错误。”官方还威胁说:“蒋彦永能否释放,取决于本人能否提高觉悟和全家老小的表现。”

然而,从知情人透露出的蒋大夫近况来看,中共军方的洗脑和威胁并未奏效。

因为:

蒋大夫的自信:作为一名党员,自己有权向中共当局揭露真相,提出批评和建议。作为一位退休军医,说出事实真相,不仅是基于做人良知和公民的社会责任,更是基于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合法合理合情。而对他的拘禁,违法害理悖情。

蒋大夫的清醒:对正义怀有乐观的坚定信心,必以对邪恶的足够清醒为前提。他知道,在中国的制度环境下,SARS和六四这类重大的公共议题的极端敏感,公开发表与官方不同的个人意见必然要冒风险,但他仍然选择了公开发言,必定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来承担由此而来的严重后果。

蒋大夫的坚韧:蒋大夫无错,也就谈不上认错,更不会屈于压力而转变态度。他一再向办案人员表示:“我的原则是实事求是面对我的问题。”

蒋大夫的乐观:既然对制度的严酷有清醒的认识,对可能后果有充分的准备,深陷囹圄的蒋大夫也就不会悲观失望,而是以平静、乐观的坚韧来面对暴政的高压。比如,据知情人透露,失去自由的蒋大夫,“心境稳定,吃睡安稳。晚上照看‘欧洲杯’”.蒋家人还收到过两张字条,一张字条是让家里人不要担心,并保证要坚持实事求是。另一张字条是6月17号他儿子45岁生日时写的,上面写着“给我留一块蛋糕。”

这说明,蒋大夫依然具有坚韧的自信和乐观,失去自由的黑暗并不能吞噬掉他的内心明亮。

徒手良知对专制强权的反抗,仅仅是做人良知的平静而坚定的公开表达,却具有足够的谦卑和坚韧,无论遭遇怎样的不公正,既不会诉诸于仇恨和暴力,更不会屈从于强权及其恶法,而是坚持用宽容来融化仇恨,用徒手不服从来对抗全副武装,用和解来面对敌视,也就是用始终如一善意来唤醒敌对者的良知。在这样的爱与恨、宽容与独尊、徒手与暴力、良知与邪恶之间的对峙中,作恶者越残酷越疯狂,为善者就越坚定越平静;而为善者越坚定越平静,作恶者就越恐惧越不安,直到作恶者的夜晚被下地狱的噩梦充满,良知者承受苦难的勇敢和毅力就会消耗尽施暴者的蛮横和仇恨。

在独裁政权面前,坚信非暴力反抗的正义和力量,就是坚信这个世界必有普世正义的存在,相信历史的发展必然以普世正义为未来方向,相信“天道和良心”对人的灵魂的感召具有无往而不胜的精神力量。在这种来自良知的精神力量的面前,任何物质性的威逼利诱都终将失效,并显出渺小、鄙俗和怯懦的原型。与其对施暴者发出怒吼,不如给他们轻蔑的一瞥;与其对着一时还无法改变的黑暗现实徒然悲叹,不如乐观而坚定地向邪恶说“不”!

我喜欢足球,没有错过一场“欧锦赛”。如果国内外的巨大压力能够奏效,如果胡温当局足够明智,近期内能够还蒋大夫以人身自由,那么,我这个“欧锦赛”的铁干观众,最想与蒋大夫讨论的问题是:此届欧锦赛,传统强队及其大腕球星纷纷提早出局,而名不见经传的希腊“黑马”则一黑到底,捧起金杯,如何感想和评论?对如此令全世界球迷意外的大反差,蒋大夫是悲是喜?

蒋大夫,等你出来侃“欧锦赛”,决不会有时过境迁的遗憾。

2004年7月8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4.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