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继丁子霖和蒋培坤夫妇签名声援杜导斌之后,我接到又一位“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的电话,让我代她在声援导斌的公开信上签名。

她在电话中说:“我刚刚从丁子霖这里听说杜导斌被捕的事,感到气愤和震惊,这是又一起典型的践踏人权的案例。反对暴政和争取人权就要大家一起来,相互支持!我支持国内知识界对杜导斌的声援,请签上我的名字!”

14年前,在六四大屠杀中,张先玲女士的儿子王楠,被罪恶的子弹打死于南长街南口,并被草草埋在天安门附近的二十八中学内,殉难时年仅19岁,正在读高二。

张先玲女士是丁子霖老师最早找到的六四难属,两位母亲一起勇敢地向世界公布了六四屠杀真相。之后的十几年来,张女士就成为“天安门母亲”的骨干,在极为艰难的环境下,与其他六四难属一起,从事人道救助、见证历史、讨还公正的事业。

在黑暗中寻找光明,首先要点亮自己;在冷漠中寻找温暖,首先要自我燃烧。天安门母亲们群体中的每一位,就是一个个自我点亮和自我燃烧的良知。

孩子们倒下,母亲们站起,用爱之火点亮暗夜、融化寒冰。

良知使人无私,道义担当使人博大,在人道救助和争取人权的事业中,越来越多的难属挺身而出,受难者之间的相互扶持,让母亲们亲身体验到凝聚的温暖和力量;中国的和世界的良知者们对难属群体的关切,让母亲们感受到了自己的并不孤单,知道了人权的普世品质。尽管,她们仍然处在中共政权的打压和封锁之下,但,良知的践行是压不垮的,正义的声音是封不住的,难属群体的人道胸怀日渐开阔,目光也日渐高远,不再将人权事业只局限于难属群体,而是关注其他人权案例,关注中国的制度改革。

丁子霖、蒋培坤和张先玲三位难属对杜导斌的声援,就是这种胸怀和目光的又一明证。

天安门母亲,不愧为从血泊中和恐怖中站立起来的道义象征!

在此,我要向张先玲女士表达发自内心的敬意!

2003年11月18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