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美国记者眼中的李鸿章——读《帝国的回忆》札记之一

今年2月我去安徽,在合肥只停留了一天,不知为什么,我唯一去看了的旅游景点,就是现在已经成为李鸿章纪念馆的李鸿章故居。印象最深的不是这位朝廷重臣的发迹史和一人之下的巨大权力,而是所有参观者都发出相同的感叹:“这不就是现在的改革开放吗?!”“李鸿章不就是一百年前的邓小平吗!”

最近,读《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透过美国记者的眼睛,使我更切实地意识到上述感叹的有的放矢。作为“洋务派”的头面人物之一的李鸿章,不仅是现在国人眼中的改革开放的先驱人物,而且在100多年前美国人的眼中,他被称为大清国的改革之父,其开明程度也远远超过现在的任何一任领袖。可惜他象胡耀邦和赵紫阳一样,没有最后的决策权,他做成的一切世功皆要归于大清国的慈禧太后,而帝国体制所造成的一切失败、罪责皆要由他来承担。

在这篇短文中,不用我多费口舌,只需引用几处本书中的段落,李鸿章的开明便会跃然纸上。

第一段:李鸿章于1896年访问美国时接受《纽约时报》采访。在记者问道当时美国的排华法案时,李鸿章回答说:“排华法案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法案。所有的政治经济学家都承认,竞争促使全世界的市场迸发活力,而竞争既适用于商品也适用于劳动力。我们知道,《格利法》是由于受到爱尔兰裔移民欲独霸加州劳工市场的影响,因为清国人是他们很强的竞争对手,所以他们想排除华人。如果我们清国也抵制你们的产品,拒绝购买美国商品,取消你们的产品销往清国的特许权,试问你们将作何感想呢?不要把我当成清国什么高官,而要当成一名国际主义者,不要把我当成达官贵人,而要当作清国或世界其它国家一名普通公民。请让我问问,你们把廉价的华人劳工逐出美国究竟能获得什么呢?廉价劳工意味着更便宜的商品,顾客以低廉价格就能买到高质量的商品。你们不是很为你们作为美国人自豪吗?你们的国家代表着世界上最高的现代文明,你们因你们的民主和自由而自豪,但你们的排华法案对华人来说是自由的吗?这不是自由!”

第二段:在同一次采访中,当记者问道:“阁下,您赞成将美国或欧洲的报纸介绍到贵国吗?”李鸿章回答说:“清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清国的编辑们不愿将真相告诉读者,他们不象你们的报纸讲真话,只讲真话。清国的编辑们在讲真话的时候十分吝啬,他们只讲部分的真实,而且他们也没有你们报纸这么大的发行量。由于不能诚实地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

第三段:有了前面的李鸿章自白,《纽约时报》记者对他的评价就不会引起太多的异议。这段评价是在记者采访袁世凯的背景介绍时提到的:“李鸿章和他同时代其它清国高官的不同之处,只是在于他有一个比其它人更为宽阔的视野。当然,在他身上也有他为官环境下不能不有的一些传统恶习。然而,他毕竟远远地走在了他这个时代的前面,并且预见到:他的国家在即将到来的数年里,会需要那些具有前瞻眼光和进步思想的人。”同时,李鸿章在采访他的记者的眼中,还是位毫无官架子的世界国民:“采访中,他神采飞扬,微笑着回答记者们的提问。回答问题时,他态度非常坦诚、谦虚,好像他只是世界上一个很普通的公民,而不是大清政府权势显赫的人物。”

现在,大陆的影视舞台上充斥大清国的帝王将相,李鸿章的主要形象仍然是签订了无数不平等条约的卖国者,而雍正皇帝却被作为改革者大加歌颂,这种对历史的歪曲是何等荒谬绝伦!

2001年10月24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