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天安门文件》与权力分配

《天安门文件》对唤醒国内外的六四记忆有巨大的作用,但是并不会象一些人期望的那样,对中共十六大的权力分配产生实质性影响,甚至会帮倒忙。中共政权向来是越在危机中就越强硬,狗急跳墙之时就会有背水一战的决心。现在,李鹏及保守派面对文件所揭露的事实,肯定更强硬地维护中共对八九运动的定性。

李鹏在八九运动期间的恶劣表现早已是公开的事实,他在国内外的形象之不佳也是世所公认,虽然他没有因为镇压有功而坐进第一把交椅,但也没有失去什么。他不是照样在六四后连任了总理,不是照样在法定的总理任期结束之后,当了人大委员长,而且一直是政治局常委中的第二号人物,他的家族不是照样在权贵私有化中一夜暴富,他又何惧文件中揭露的那些罪恶。李鹏的恶名已经不用任何人来浓墨重彩地加以渲染了,他本身的言行早已为自己准备好了耻辱柱,甚至在大屠杀之后他就已经把自己吊在了耻辱柱上了,他现在所全力维系的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但是,对李鹏的清算有待中共独裁体制的改变,而重新评价八九运动就是这种根本改变的突破。如果中共不进行政治改革,那么李鹏的苟延残喘肯定还能维系很长时间,甚至维系到自然死亡都不是没有可能。

文件真正打击的不是李鹏(理由已由前述),而是江泽民,特别是他上台的不合法。在中共强人时代已经成为历史的今天,党内的合法性对于任何一个党魁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在邓小平一言九鼎的时代,他的钦定就是最大的合法性,而现在的强人真空,这种非程序的钦定说不定会作为江的政治对手之口实。对江不利,就等于对李鹏有利,因为在邓小平及其他元老相继死后,李鹏就是大屠杀的头号元凶,最怕江核心把他孤零零地抛出来。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他巴不得有人把江泽民与他绑在一起、共同承担。曾几何时,八九运动的严重策略性失误,就是没有把矛头单一地指向李鹏,而是过早地提出“倒邓拥赵”的口号。现在,文件在某种意义上又把江、李二人绑在了六四血案上,李鹏完全有理由拉着江泽民一起捍卫共同的利益。如果文件所起的作用是江、李在六四事件上的结盟,那么就是适得其反。只能把处于中间偏左的江泽民彻底推向中共的保守派一边,使他以更强硬的态度捍卫现行体制和既得利益。而体制不变,李鹏就不会倒;李鹏不倒,再多的文件也无济于八九运动的正名和政治改革的推进。另外,如果文件是真实的,那么它在揭露江泽民的同时,也明显地把李瑞环等开明派置于权力斗争的明处,更易于受到保守派的暗算。如同当年港台媒体把“新权威主义”和政论片《河殇》解读为“拥赵倒邓”的舆论造势,为赵紫阳的下台做了六四前的铺垫一样。

2001年2月2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