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献给苏冰娴先生——“六四”十一周年祭(诗歌)

(一)

你突然离去的噩耗
正值冬季少有的大雪
为肮脏的北京
披上伪装的时辰
天安门广场上执勤的武警
用皮靴踢碎了
一个孩子堆起的雪人

我想起十一年前
你的孩子
就像这个雪人
被罪恶的子弹击碎
枪声响过之后
恐惧在每一个大脑
安装了监听器
叹息和泪水也被录音

(二)

不许悼念
不许追忆
不许失去儿子的母亲
和失去丈夫妻子见面
不许高位截瘫的小伙子
坐着轮椅,接受
一次尝试行走的搀扶
不许寡母
接受一束鲜花
不许孤儿
得到一个新书包
不许任何温暖的手
为无家可归的冤魂
添一捧土种一株草
更不许所剩无几的眼睛
寻找刽子手的藏身之处
不许不许不许不许……
十一年前
不许一滴雨
落在龟裂的土地上
十一年后
不许雪人有短暂生命

(三)

雪下着
犹如一代代冤魂
堆积起来
那冰清玉洁
看上去是虚幻的假相
红太阳一旦出来
便只有成顿的垃圾
填满记忆
刺刀能够
劈开身体和影子
割断雪花和大地
却割不断烛光和夜晚
任何形式的祭奠
于那曾经热的血
都过于苍白
你让鲜血变成满天大雪
以坟墓的姿态飞翔

(四)

关于死亡
我能说的
决不会多于
你临终前的眼睛
每一瞥带来的震撼
决不亚于一次
末日审判

2001年1月17日于北京家中

【大参考】总第1084期(2001.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