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拯救历史,恢复记忆

《中国“六四”真相》一书的出版,就目前而言,最大的意义并不是对中共高层即将面临权力再分配的影响,而在于唤醒和恢复民族的记忆,使历史积累不至于因失忆而中断。

中共维持其独裁统治的最佳方法之一,就是利用强权伪造历史和强制失忆,造成民族记忆的空白。这种伪造的历史和强制的意识形态灌输,将彻底窜改和毁灭一个民族的历史记忆:只有中共创立新中国和建设新中国的丰功伟绩,而没有中共所制造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灾难,经济建设的成就掩盖了中国人为此所付出的巨大的不成比例的人权代价。1949年出生的一代人,没有对国共两党在抗战和内战之中的历史真相的了解,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没有对从镇反到反右、大跃进的记忆,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没有对文革的记忆,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人没有对六四大屠杀的记忆,现在的国人只知道虚幻的汉唐盛世,而对几千年帝制迅速衰落的事实所知寥寥……这种由执政党精心制造的一代代民族记忆的扭曲和空白,割断了真实的历史,扼杀了自省和汲取教训的机会,抹去可以升华民族精神的苦难,使中国人在整体上无法积累成功与失败的经验。其结果,就是每一次大变革都要回到原来的起点,历史呈现出原地踏步的恶性循环。

时至今日,毛泽东之所以仍然是民众心目中的伟人,中共在民众中之所以仍然是推进改革开放的唯一领导力量,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文革结束之后,执政党对历史的清算不是以人民和民族的长远利益为标准,而只是以维护其独裁政权的既得利益为底线。没有还原1949年以后毛泽东及其中共五十年的执政真相,没有通过小学、中学、大学的课本和讲坛讲述真实的历史,没有诉诸于大众传媒充分地揭示真相。中共不但自己严密封锁历史档案,不进行还原真相的清算,而且强制性地压制发自民间的对历史的清理。久而久之,恐惧威胁中的强制性遗忘,便成为人们习惯性失忆。

一个民族的记忆和历史不能总是从零开始,不能只让那些经过执政者及其御用史学的精心剪裁的所谓辉煌文明占据人们心灵的主要空间,拯救历史和恢复记忆,不仅关系到当下改革的方向、手段、策略和步骤,更关系到中华民族是否有一个记忆健全的未来,以便防止过去的悲剧一次次重演。

2001年1月10日于北京家中

(此文原载即将出版的204期《中国之春》杂志,感谢《中春之春》供大纪元上网)

【大纪元】2001.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