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为了活着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在一党独裁权力之下,政治的存在和运行仅仅为了权力,再无其它目的;国家或民族的存在,仅仅是权力行使的合法借口,再无其它价值。在独裁之下的人们,仅仅为了活着而活着,也再无其它价值诉求。

如此活着,过去活在共产狂热的愚弄中,现在活在小康承诺的收买中,过去和现在,活在人性沙漠里。

中国人作为人,活得毫无尊严,也就活成恐怖秩序的工具,再无本身的价值!

毛泽东教导国人:“永做革命事业的螺丝钉!”无论是毛时代的投身革命,还是邓时代的逃避革命,国人选择的都是“做独裁机器的螺丝钉。”

活着,活得机会主义,沉溺于不择手段的厚黑人生。

活着,活得心口不一,热衷于人格分裂的犬儒策略。

活着,活得冷漠麻木,习惯了自私的旁观。

活着,活得长跪不起,满足于被恩赐的面包。

活着,活得轻浮平庸,追逐着小品化的调笑。

活着,活得只能流下屈辱的泪;一种道德羞耻感,未泯的良知在沉默中死亡。

活着,活得只能屈膝低头;一种道德无力感,已经不相信还有良知和正义及其力量。

活着,活得不能不如此;一种道德无奈感,是机会主义对良知的吞噬。

活着,活得聪明圆滑,先出卖自己的良心,接着出卖有良心的英雄,最后出卖承担罪恶的耻辱感。而一个没有耻辱感的人和民族,会活得很快乐。

在这些“活着主义”的辩护中,人的属灵性和精神性已经退化,而动物性和物质性极端膨胀,把人变为单一的动物人;信仰和神圣已经贬值,而沦为肉欲的奴隶;同情心和正义感已被阉割,而变成冷酷计算的经济人;甚至,就连平常心也成奢侈。

当肉体的存活与属灵的尊严相冲突时,如果仅仅为了活着而下跪,我们活得再滋润再小康再白领再酷毕,也是行尸走肉;如果为了尊严而挺直,我们活得再艰辛再清贫再受难再危险,也是高贵生命。

然而,中国人经常会自问自答:人需要尊严和良心吗?理想、良心、同情、正义感、耻辱感……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当钱花,空谈误国误人!而能当饭吃的,只有苟且偷安和无耻厚黑。

固然,没有实力支撑的正义是无力的,但没有正义支撑的实力却是邪恶的。在正义的无力和邪恶的实力之间,如果大多数人选择实力,邪恶就将永远是虎狼,人类就将永远是羔羊。

然而,人类有徒手耶稣战胜佩剑恺撒的神迹示范,那是被爱提升的义;有甘地、马丁·路德·金的徒手反抗的胜利,那是义战胜力的历史正果。

所以,耶稣成为殉难的榜样:面对权力、财产和美色的诱惑,耶稣说“不”;面对被钉十字架的威胁,耶稣仍然说“不”。

更重要的是,耶稣说“不”时,没有以牙还牙的仇恨和报复,反而满怀无边的爱意和宽容;没有煽动以暴易暴,反而坚守非暴力的消极反抗,一边驯顺地背起十字架,一边平静地说“不”!

不论世界变得多么世俗化实用化,有神子耶稣在,世界就有激情、奇迹和美。

1998年8月于大连教养院

【大纪元】2004.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