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除了警察,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2005年9月6日,盲人维权者陈光诚被山东临沂警方从北京绑架回山东老家之后,便一直被非法软禁在家中,与外界的联系被掐断不仅他本人及其亲戚多次遭到暴力殴打,而且前去探望的朋友和律师被暴力拦劫。

2006年3月11日,当地警方以阻塞交通为名扣留陈光诚,从此下落不明。无论他的妻子怎样呼吁,也无论境内外舆论如何关切,但当地官权就是装聋作哑。同时,在陈先生失踪期间,当地警方还对当地的维权者和同情者进行了多人多次的传讯和拘留,至今还有陈庚江、陈光东、陈光合三位村民被羁押。

2006年6月10日,在陈光诚先生失踪92天之后,沂南县公安第一次公开了他的下落,将一纸刑事拘留通知送达陈光诚家中,承认陈先生被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在陈先生的妻子袁伟静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中,陈光诚被刑事拘留是因为他犯有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通知书上没有注明拘留的具体时间。而就在一个月前的5月8日,接受委托的律师向当地警方要求会见陈光城时,当地警方却否认他们羁押了陈。

在陈光诚失踪92天的过程中,当地警方的执法违法一目了然。

首先,在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就强行将人带走、剥夺其人身自由。无论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都只能定义为非法绑架。

其次,非法绑架还不算,警方还进行长时间的秘密拘押,没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通知家人,造成了青天白日之下“人间蒸发”92天,给被绑架者的家人到来极度的恐惧和焦虑。

第三,指控陈光诚犯有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显然是当地官权故意制造事端和罗织罪名。而且,自2005年9月以来,明明是当地官权非法软禁陈光诚,多次派出官员、公检法警察和黑社会流氓肆意闯入村民家里,抓人、打人、破坏财物、敲诈勒索,暴力拦劫前去看望陈光诚的朋友和律师,极大地扰乱东师古村的公共秩序。而陈光诚的所言所行不过合法的非暴力维权,他抗议官权的非法软禁和制止警方的暴行,何罪之有!

近年来,面对此起彼伏的底层草根维权,天天高喊“亲民”的胡温政权却没有表现出丝毫“亲民”,地方官权不惜动用从政府暴力到黑社会暴力的手段来“平事儿”,甚至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汕尾东洲血案,没有制度性的支撑和中央官权的纵容是不可能的。独裁制度让权力的滥用畅通无阻,把民间维权消灭于萌芽状态是中共高层的坚定态度,所以,地方官权才敢于践踏法律、不顾面子、甚至完全不计政治成本。

陈光诚先生出身农民,不到一岁就双目失明,18岁之前没有上过学;直到1989-1994年,他才就读了临沂盲校小学;1994-1998,就读于青岛盲校;1998-2001年,就读于南京中医药大学;1996年至今,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陈先生一直自愿从事民间维权,长期免费为农村的残疾人和农民提供法律信息服务。2000-2001年,他在中国法学会发起并负责残疾人维权项目,得到了英国联邦基金的资助;2003年,他入选美国国际访问者计划;2005年1月,他在山东负责执行由NED支持的维权项目。

2005年以来,陈光诚先生率先揭露山东临沂市的暴力计生对民权的侵害,致力于维护众多暴力计生的受害者权益。正是在这位盲人和其他受害者的不屈不挠的努力下,临沂暴力计生的侵权恶行才得以曝光,也才引起社会各界的帮助和海内外的舆论声援,致使中共计生委不得不前往临沂市进行调查,最终让当地政府不得不有所收敛并给予一些被侵害者以赔偿。

陈光诚先生的经历告诉我们,他是位目盲心亮的行动者。儿时的不幸,使他的肉眼无法为他漫长的人生领路,但内心的明亮却引他走上了一条充满风险的正义之路。他关心底层疾苦,崇尚人格独立,追求自由民主,明知面前的道路充满黑暗,却要用维权行动去寻找光明,并坚信民间维权之路终将迎来阳光普照。

在生理健康的意义上,也在财富多寡的意义上,更在权力有无的意义上,毫无疑问,盲人陈光诚先生是弱者,而临沂当局及其官员是强者,他们拥有垄断强权、大把金钱和健全身体。然而,在道义上陈先生拥有“无权者的权力”,在人格上陈先生拥有难以征服的尊严,那是一种内在明亮,是阳光下的文明生存和洁净生命,而官权的暴力镇压,显得那么野蛮、阴暗、低俗和猥琐!

2006年4月30日,陈光诚先生与中共总理温家宝一起,当选为《时代周刊》全球一百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让全世界知道这位中国悲剧中的盲人英雄。

然而,最爱在公众面前表演亲民秀的温总理,是断断不会去关注这位草根维权者。非但不关注,反而纵容地方政权对陈光诚的无法无天的迫害!而纵容这样的迫害,就等于宣告了胡温亲民秀的破产。

在这位徒手的盲人维权者的勇敢和执着的面前,亲民秀破产的中共现政权,无论多么富有和庞大,但除了警察,还有什么?

2006年6月12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2006.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