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那个日子——“六四”八周年祭(诗歌)

那个日子
是一种疾病
从祖先初次乱伦后
它便遗传下来
潜伏在皇帝精子中
作为命运
那个日子选择了
没有免疫力的子孙
女娲用泥土造人和补天
精卫用生命填海
谭嗣同的身首异处
也无法挽回
一个民族的健康

五千年的不治之症
突然有了一剂良药
那个日子
给我们懦弱的骨头
唯一一次坚强的机会
从一面镜子到整个天空
我们再也找不到
欣赏阿Q式虚荣的理由
那个日子的绝望
把我们逼到了
没有任何退路的悬崖
粉身碎骨的瞬间
就是疾病痊愈的时刻

如果在创世的混沌中
我们曾把自己当作人
圣贤的教诲使我们
有骄傲有敬畏有谦卑
如果我们在屠刀下
拥抱过情人的尸体
为什么那个日子的尖锐
能擦亮全世界的目光
唯独刺不痛我们的眼睛
为什么那个日子的手臂
从子夜举到黎明
从鲜红举到紫黑
我们却爬向刽子手的脚下

被扒光的男男女
从焚尸炉的青烟中站起
草草地梳洗一下,甚至
来不及对镜自恋
就匆匆步入五星级酒店
去服侍豪华套间的大床
微笑得那么精致准确
象秦始皇陵展示的
令人叹为观止的铜马车

我们疾病又发作了
那是从未体验过的享受
丢失了灵魂的我们
庆幸只剩下肉体
发达的四肢已经足够
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无所畏惧
我们不是上帝的造物
从不用担心末日的审判
我们的疾病多美呀
西施的美、林黛玉的美
皆根植于这种疾病

上帝又能怎样
有上帝的白种人也有撒旦
每天进教堂忏悔的金发
不也得了爱滋病
那炼狱的烈火不是只能
徒劳地燃烧
白白地浪费
统治世界的互连网
治不了这个绝症

唉呀呀
我们是无产者
除了锁链
我们一无所有
多么令人骄傲的赤贫
没有眼睛没有耳朵
没有嘴巴没有皮肤
没有心灵没有记忆
一无所有的无产者
只有那个日子那种疾病
白种人最致命的病
怎么能与我们相比
那么年轻的爱滋
才有几十年的历史
而我们的疾病古老得
远远超出耶稣的诞辰

爱滋病太浅薄
还需要性交
没有一点点道义感召力
我们的疾病多深刻
学而时习之
养得浩然之气
顿悟成佛
无知者无畏
无产者无耻
从孔夫子到郭沫若
从三皇五帝到唐宗宋祖
从贞女烈妇到文臣武将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
从圣贤到引车卖浆之流

……………………

我们这个民族
能够用那种疾病抵御一切
因为我们每个人
都要在子宫中学习无耻
而无耻者才能做到
真正的无畏——
从践踏生命到亵渎神灵

我们轻易挥霍了那个日子
如同我们从未有过那种疾病

1997年6月4日凌晨于大连市劳动教养院

【北京之春】2000年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