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单刃毒剑60)

第四部分:反台独的民族主义

(之二)中共统战游戏批判

三、李敖的独裁大中华主义批判

(五)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李敖在北大演讲,一面竖起胡适的自由主义旗子:“一个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一面又教大陆人必须与中共合作,如何聪明地活在独裁之下。他说:“你要照顾他,我们希望共产党活一千年,我们在它背上贴着它,哄着它,耐着它,让它为我们服务,有什么不好,我们不服气要打,……用这种不健康的情绪在家里生闷气。拍桌子摔板凳是错误的,我们要和共产党合作,……”

之后,李敖收起胡适的旗子,从清华到复旦再到香港的演讲和记者会,一路高歌中共治下的“盛世”和独裁爱国主义,也一路表演现身说法的犬儒活法。

李敖自称在大陆的三场演讲是“三温暖”。离开大陆到了香港,他继续让中共感到温暖。在香港的记者会上,他再次拿出无赖腔,学着北京高官阻止香港民主进程的口气,对港人争取民主冷嘲热讽,质问港人为何在港英时期不争民主、而回归大陆后却偏要争民主?他说:“香港人争取民主(是)错误的。香港一部分人受台湾的影响,政治上有种反抗的情绪,对此感兴趣,并开始膨胀,(搞)所谓台湾民主政治,以香港人的智慧早已超越此。”

他用“猪哲学”来开导港人,教香港人先搞好经济,自强起来,民主自然就会到来。这与中共政权的跛足治港政策毫无区别:香港是商业城市,“振兴经济”才是关键;至于政治民主,要“循序渐进”,实质上是遥远的未来。为此,北京给予了香港一系列优惠政策。

但李敖难道不知道,正是在港英政府时期,源自英国的自由和法治,才是香港繁荣的制度保证。港人早就创造了令世界瞩目的经济繁荣,所以,弹丸之地的香港得以与台湾、新加坡、南韩并列,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对于百般阻止香港民主进程的中共政权,他认为中共太强大,作对没有好下场。他又拿出“大师”的派头,像在大陆教导年轻人那样教训香港民主派,教港人用聪明的方法利用中共,象追女人一样,用“骗它、哄它”的方法争取想要的东西。他说:“不是说民主不好,而是对聪明的香港人来说,民主对香港人太抽象”。“共产党亦有为善及向好的一面”,民主派应该好好利用中共。他甚至警告港人,“不要与北京作对,要与北京和谐共处,香港的力量没那么大,不要像台湾人一样蠢蛋”。

其实,民主对于香港人来说,非常具体,一点也抽象,不过是要求一人一票的自由选举。而且,在港人争民主的过程中,港人自发上街行使民主权利的斗争,已经取得过具体的成果。正是港人的主动抗争,发起反23条的五十万大游行,中共强加于港人的“23条立法”才被迫搁置。如果港人遵循李敖的教导,慑于中共的强大而只顾埋头赚钱,不再关心香港的政治改革进程,那么,中共强加于港人的“恶法”——“23条立法”——早就获得通过,港人的自由就将受到极大的伤害。

实际上,李敖是在信口雌黄。他的这套说辞,北京高官早已对港人多次说过,不过是要港人学他李敖的犬儒化智慧,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或翻云覆雨,两面三道,或干脆作缩头乌龟,向中共陪笑脸。李敖自以为聪明,觉得他可以玩中共,而事实上,看他清华和复旦的演讲,动不动就回头看他的老板刘长乐脸色,嬉皮笑脸地调侃两句,就会明白究竟是李敖玩中共、还是中共玩李敖。

李敖在大陆的现身说法,为世人树立起与中共合作的“样板”:他一踏上大陆,便自入中共股掌,尽管他在中共掌中蹦蹦跳跳,却翻不出“如来佛的手心”。对于中共的对台统战来说,李敖大陆行与连宋大陆行的区别仅仅在于:连宋是中共骗人的大花瓶,李敖是中共哄人的大玩具。

犬儒化的玩具对年轻人毒害,远甚于一本正经的花瓶。

2005年9月29日于北京家中

【独立中文笔会】2007.05.16

另一版本: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