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单刃毒剑47)

第三部分:极端反日的民族主义

(之三)中日较力中的两种野蛮

四、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苏两个共产大国彻底决裂之后,毛泽东同时对抗两大超强的狂妄,使中国的国际处境迅速恶化,毛发明的自作多情的第三世界理论,对改变中国的恶劣的国际处境,并无多少实质性帮助。到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中苏关系因边境军事冲突而恶化到极点,苏联人甚至准备对中国实施先发制人的核打击。如果没有美国的坚决反对,中国说不定将成为第二个被蘑菇云笼罩的国度。

在前苏联共产帝国的高强挤压下,1972年,毛泽东终于放下了解放全人类的狂妄,握住了“纸老虎”美帝国主义伸过太平洋的手。美中联手抗衡前苏联,使两大超强之间的力量对比向美国倾斜,也使中国走出了孤立于冷战时期的两大阵营的危险处境,特别是得以在外交上取得对台湾政权的优势。

同一年,毛泽东也握住了“军国主义”日本的手,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对日本来说,是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访华,促使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跟着到访北京。对中共而言,本来就对日本皇军心存功利性感激的毛泽东,接待田中角荣主要是为了台湾问题。

1972年9月29日,毛泽东以放弃对日索赔换取日本的如下承诺:1,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2、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3、“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必须废除。

这样的邦交正常化,不能不让人想起当年的蒋介石政权,为了获得日本的外交承认来抗衡大陆的中共政权,于1952年4月28日签署了《台日和约》,以放弃赔偿换取日本对“中华民国”外交承认。

当年,在韩战的硝烟弥漫朝鲜半岛之时,抗衡苏中共产同盟便成为美国外交第一要务,美国对日政策也因此而大变,由惩治日本变成扶植日本。为了振兴日本,美国加快了解除对日本的军事管制,恢复其主权,复兴其经济,尽快建立美日同盟。作为这一政策转变的重要一步,就是先签署其他盟国与日本的和约。于是,美国提议召开旧金山会议。

在会议筹备期间,美苏对中国合法政府归属的看法截然相反,因为中国已经分裂为台湾政权和大陆政权,在邀请哪一方出席旧金山会议的问题上发生争执。美国不承认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力主由台湾的中华国民参加会议,但遭到了苏联政府的坚决反对。美国在无法说服苏联的情况下,只能把国民党政权排除在和约之外,转而让蒋介石政府与日本进行单独谈判,商讨日本对中国的赔偿问题。

对此,国共双方的最初反应都是愤怒和谴责。7月16日,蒋介石在台湾发表谈话指出:“中国被拒绝参加对日和约签字,乃破坏国际信义之举,政府决不容忍。”8月15日,周恩来提出了抗议,指责旧金山会议背弃了国际义务,中国不予承认。

而当《旧金山和约》在1951年9月8日签订之后,日本政府却极为欣慰。作为战败国的日本也有充足的理由感到欣慰。因为日本可以充分中国分裂为两个政权的机会,来谋取在战争赔偿问题上的最大利益。正如当时的首相吉田茂对内阁说:“日本现在有选择媾和对手之权,对于如何行使此权,应考虑客观环境,考虑中国情形以及其与日本将来之关系,不拟轻予决定。”言下之意,蒋介石和毛泽东,谁放弃赔偿就承认谁。

令人叹为观止的是,日本用外交承认换取中国放弃赔偿的权谋,在相隔20年的时间里,居然分别玩了两次,且不费吹灰之力。国、共这两个独裁党,各自为了独占中国统治权而发动比八年间抗战更为惨烈的内战,不但让国家和过人付出了难以估量的代价,且把中国分裂成两个政权。这还不够,两个政权还要为各自的权力而再出卖中国一次,先后与日本签订放弃赔偿的条约。

现在看这两个条约,真佩服两党政权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国、共放弃赔偿的措辞几乎雷同:

《台日和约》第一条乙项:“为对日本人民表示宽大与友好之意起见,中华民国自动放弃根据旧金山和约第十四条甲项第一款日本国所应供应之服务之利益。”(也就是自愿放弃赔偿要求)

《中日邦交正常化联合声明》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

作为生死对头的蒋介石与毛泽东,其基于权力自私的极端机会主义,两个独裁者真如双胞胎一样。只要对一己政权有利,八年抗战的废墟,可以不重建,却一定要打内战;国人在抗战中付出的惨烈牺牲和巨大代价,也可以置之脑后,却一定要为各自的政权争个国际合法性。

放弃战争赔偿,只对两个互为死敌的独裁政权有利,而对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而言,无异于出卖。

2005年4月24日于北京家中

【独立中文笔会】2007.03.20

另一版本: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