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一块木板的记忆——六四十二周年祭(诗歌)

我是一块木板
一寸半厚的长方形木板
被遗弃的命运,让我
和一个年轻人的相遇
让细致的木纹保存了
那个被坦克与血肉对峙惊呆的
那个被子弹逼进死胡同的
黎明

长安街抽搐时
我也跟着震颤
履带碾过我的一角
植物纤维发出挤压后
断裂的嘶叫
我想躲避想逃走
我知道 钢铁比我坚硬
但,我,不能!

傍边,不远的地方
一堆已经模糊的肉体
离我太近,头正中
裂开一个大洞
很深很黑,血腥
已渗入木纹深处
豆腐脑一样雪白的
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想他比我勇敢
像我出生地的顽石
更比我脆弱比我痛
是我庇护下的小草
我要救他

那些与他一样的生命
逃吧逃吧 越快越好
他们比我年轻
面对坦克履带
他们比我脆弱
逃得越远越好
还未成熟的小草

来吧!已经
无力逃走的年轻人
躺在我满是污垢的身上
我仅仅是
一块被丢弃的木板
无力抗拒钢铁的碾压
但,我要救你
无论是尸体还是奄奄一息

来吧!头上
被炸开了大洞的年轻人
我在你瞪大的眼睛里
看见一堆堆钢铁冲过来的疯狂
那些驾驶坦克的士兵
甚至比你还年轻

来吧!刚才
还和同伴手挽手
向着黑色的炮口和枪口
挥动手臂的年轻人
闭上你凝望天空的眼睛
用血用白色脑浆
把我和四肢残损的你
粘在一起
紧紧的

我想倾听
最后的心跳说些什么
我想抚摸
碎裂的皮肤下
正在冷却的血液里
残留的最后一丝体温
如果可能,把这温暖
带给你最牵挂的女友

来吧!开阔得
像天空一样的年轻人
没有云雨没有飞鸟
如果可能
让我载你回家
如果你的亲人同意
把我做成简陋的棺椁
我会陪你一起入土
我的根我的家在大地深处
陪你一直睁着眼睛
在地下等待
直到你瞑目的那一天
长成森林

如果来不及
让我们就这样
一动不动 紧紧偎依
一同被钢铁碾成粉末
落入柏油路的裂缝中
在北京 在六部口
在托起长安街的泥土中
变成常春藤
保存记忆

2001年5月30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