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门——给疯小妹(诗歌)


如此呆板
竖起的平面一开一关
每天,等待一双手

这样的门
这样的平面
这样的呆板
这样的等待
会不会有一天疯狂
不再为情人开启
不再为呻吟关闭

谁能想象一扇疯门
谁能忍受门的疯狂
一扇打不开也关不住的门
一扇该打开时关闭
该关闭时打开的门

门就是门
一扇疯狂的门
失去记忆拒绝主人的门
它真的疯了吗?

晓波1997.1.10

【刘晓波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