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诗歌)

十六层的那间小屋
太高了,每一次爬楼梯
都有眩晕的感觉
有一个夜晚
我气喘嘘嘘地站在你的
高得象星星一样的小屋前
用猛烈的心跳叩开了门
你平静地站在我面前
让我手足无措地僵硬
夜,抹去了我的勇气

我俩聊了很久
直到星星隐退在话语中
突然,我们四目相对默默无语
寂静象浓雾吞没了远山
我们的表情在这吞没中
化为一片模糊的枯树
肉体和灵魂的隐秘的颤动
变成一次次艰难的叹息

你握着茶杯的小手很苍白
我叼着烟的双唇很干涩
你一定会感到天亮时的寒冷
我却没有感到夜已经过去

这间小屋过于狭窄
突然的寂静
使我们发不出一点声响
如果我俩之间的距离再靠近一点点
也许,一切都会改变

直到许多年以后
你为我不经意一句话
放声痛哭
哭进我的怀抱
哭进我的生命深处
做一个完整的女人
直到我熟悉
你的身体的每一处曲折
直到你了解
我的灵魂的皱折中的每一粒灰尘

1996.12.30

【刘晓波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