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看温家宝,想赵紫阳(版本2)

中国公众眼中的温家宝,最鲜明的政治风格是平易亲民,亲民时又喜欢流泪。温的眼泪,在抗SARS时期感动过百姓;而现在,可能因为温的眼泪太多,冷酷的现实又不相信眼泪,所以,温的眼泪先变成政治秀,继而变成民间嘲讽高官的素材,被编进“新民谣”,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广为传播。

出人意料的是,爱流泪的温家宝突然强悍起来。2007年2月26日,新华社刊发了温家宝的署名长文《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高调重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并声称“100年不动摇”。这,无论在温的总理生涯中还是在中共高官的言行中,都是极为罕见的,免不了引起外界的关注。嗅觉灵敏的境外媒体迅速作出反应,纷纷发文解读这篇文章的话外音。

浏览境外媒体对温文的相关报道,重点突出的是“初级阶段论”的内政路线和“不当头”的外交方针。

关于前者,温强调:“讲初级阶段,不光要讲生产力的不发达,还要讲社会主义制度的不够完善和不够成熟。”“社会不公、贪污腐败等问题仍然存在”,所以,发展生产力和实现社会公正是今后改革的方向,继续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稳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逐步实现社会公平与正义,极大地激发全社会的创造活力和促进社会和谐”;温还学着邓当年南巡时的口吻说:“我们必须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100年不动摇,坚持改革和创新,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永葆蓬勃生机。”

关于后者,温家宝针对近年来“大国崛起”的民族主义鼓噪表示:“在国际上坚持不扛旗、不当头。正是由于坚持了这个方针,我们才得以不断扩大在国际事务中的回旋余地。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和国际地位的提高,国际社会对我国的期待会日益增多,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不要继续坚持这个方针?答案是肯定的,没有任何理由改变这个方针。”温讲到如何消除外界对中国崛起的疑虑:“讲清楚中国的发展主要靠自己,……要以促进经济发展、保障公民权益、反对腐败行为、提高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增进社会和谐为重点,扩大民主、健全法制,继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这样做,就能使中国人民自己选择的发展道路在国际上得到更广泛的理解和认同。”

外界如此关注,不在于温家宝与时俱进之“新”,而在于不识时务之“旧”。因为,温文讲内政,围绕着“初级阶段”的主题;讲外交,突出的是“韬光养晦”的方针。而这两大主题,皆远离了中共十五大以来的主题,恍若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

20年前,赵紫阳是中共总书记,温家宝是中央办公厅主任;18年前,温在八九运动中陪同已经下台的赵前往广场,向学生们作了感伤的告别演讲;20年后,温家宝已经成为中共总理,却从来不提老上级赵紫阳,甚至赵紫阳在软禁中病危乃至去世,他也没有任何表示。但他这次高调提出久已埋没的“初级阶段论”,则是赵紫阳当总书记时的得意之作。

“初级阶段论”是1987年赵紫阳所作的十三大报告的核心内容,而十三大是赵在中共党内政治生涯的顶峰,距今已有20年了。温文让我想起刚刚读完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宗凤鸣著,香港开放出版社2007年1月版)。通过《谈话》一书,外界知道了软禁中的赵紫阳的所思所想,了解到这位前总书记对“初级阶段论”的看重。

在《谈话》中,赵紫阳多次提到十三大和初级阶段论。赵认为,毛泽东式社会主义是“超越论”,即“超越了资本主义阶段”,结果是乌托邦加大跃进,把经济弄到崩溃的边缘。后毛时代的改革,就是放弃“超越论”的乌托邦,把主观意志主导下的盲动作法调整过来。这种调整的理论概括是“初级阶段论”,经济实践是要补上“资本主义”这堂课,重过“市场关”和“产权关”。

赵在评价“初级阶段论”时表示:真正把“初级阶段论”作为改革开放政策的理论基础,是十三大的贡献。他描述自己当年的心情说:“我当时非常兴奋,找到这个论断,……可以避免争论。”“我在十三大重点论述的是'初级阶段',前提是不争论。……'初级阶段'作为十三大的立论基础,据此确定改革、开放政策的理论基础。”(P364-365)

“不当头”的外交方针,也是近20年前的旧事。苏联的解体和社会主义阵营的雪崩,使世界上的独裁国家变得群龙无首,更让中共党内陷于惶恐。针对有独裁小国提出让中共当头的建议,邓小平回应说:“我们千万不要当头,这是一个根本国策。这个头我们当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够。当了绝无好处,许多主动都失掉了。”在此基础上提出“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

然而,自江泽民主导政权以来,内政上,逐渐抛弃“初级阶段论”,而强调“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建设小康社会”,一些御用文人甚至不断鼓噪“盛世论”;外交上,逐步放弃“决不当头”的低调之策,而提出“大国外交”的高调之策。现在的胡锦涛政权,内政上,提出“建设和谐社会”;外交上,奉行“和平崛起”。一时间,民族主义情绪飞速膨胀,“大国崛起”成为中国政坛的主旋律,而“中国威胁论”则变成西方世界的流行曲。

赵紫阳已经被封杀了将近十八年,邓小平的改革遗产也备受质疑,新老左派用毛泽东的政治遗产批判邓小平,自由派用赵紫阳的双足模式批判邓小平的跛足模式,以至于引发出关于改革的第三次大讨论。在此语境下,即将在今年两会上作“工作报告”的温家宝,突然重回赵紫阳的“初级阶段论”和邓小平的“决不当头论”,既是对反改革势力的明确而系统的回答,也是对追捧“大国崛起”的浮躁之风的当头棒喝。

只是不知道,这是中共高层的共识表达,还是温家宝个人政治理念的宣示。

【BBC】
2007年03月12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1:56北京时间 19:56发表

另有博讯版本:刘晓波:看温家宝,想赵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