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grid page

【RFA】港区人大田北辰两会提案,要求解除对刘霞软禁
二月 21, 2018

全国人大政协两会3月初在北京展开,港区人大田北辰重提会在两会提案,要求交代刘晓波遗孀刘霞被软禁的原因,否则应取消软禁释放她。支联会对有人大代表愿意为刘霞发声感到鼓舞,虽然未必有实效但始终是好事;但组织中有多名两会成员的民建联,就认为未必合适。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年7月逝世后,遗孀刘霞一直到大陆当局软禁,港区人大田北辰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计划会在3月召开的两会提案,要求当局交代长期软禁刘霞的原因,否则应释放她。

田北辰承认这些言论可能会令部份建制派中的强硬份子不高兴,但透露,去年底港区人大换届选举拉票时,亦有爱国爱港人士对他表达不满,要求他跟进刘霞的状况,认为刘晓波已逝世,不应该继续软禁刘霞,他相信自己按良心说话,长远对国家发展都有利。

刘晓波夫妇的好友胡佳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感谢田北辰有这个想法,相信他会受到很大压力,希望他坚持到底。

胡佳说:他能够有这个心,提出这个事情,公开的发出这个声音,我认为这件事情就值得肯定,所有能为刘霞发出声音,所有能够在公开范围内质询当局,能让这个问题不断地被关注我都支持,我想他公开提出这件事以后,中联办肯定要向他做工作,全国人大系统内也会向他做工作,让他撤销这个提案,我不肯定他最后能不能坚持,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有过这种表述,作为刘晓波刘霞的朋友,我对此表示非常肯定和感谢。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有人大代表为刘霞发声,无论如何都是好事,但相信未必有实际效果。

邹幸彤说:我们支持所有人用所有的方法,去呼吁刘霞得到真正自由,我不管他是人大或什么人都好,肯去提及这件事无论如何不是坏事,亦反映了这件事是很基本底线,如果连人大都出来发声,北京一定要交代刘霞的情况如何,和她是否得到自由,我们了解是她有限度可以和部份人接触,但不能真正自由出入和与人联系,如果北京有反应的话,不是因为人大出来说一句话,就能即时成功,而是要各种各样的压力。

而有数十名全国人大政协的民建联,星期三就召开记者会,公布将在两会期间提出31项建议和提案。本身是全国人大的民建联成员叶国谦回应本台查询时表示,田北辰有自由提出关于刘霞的提案,但他觉得未必太合适。

叶国谦说:我相信任何人大代表,就着香港的问题表达是没问题,内地就着刘霞事件要关心,如果田北辰议员自己有这样的考虑也可以的,但我从一个角度,这是其实一个内地的具体事项,如果从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的角色来说,我看未必是一个很合适的题目。

Continue reading

【RFA】港区人大代表田北辰两会提案促结束软禁刘霞
二月 21, 2018

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年7月病逝后,其遗孀刘霞一直受到当局软禁。中国全国人大香港区代表田北辰计划下月北京两会期间就此提案,要求当局取消软禁刘霞的安排。

以敢言见称的田北辰周二(2月20日)接受香港苹果日报采访。他透露,早前港区人大选举拉票期间,有爱国爱港人士要求他在下月中国全国两会期间,就刘霞被软禁反映意见。

田北辰援引这些人士说,中央经常表示要依法治国。刘晓波已病逝,而刘霞本人并没有犯错。不少香港人很关心刘霞现在受到的待遇。

田北辰表示,两会期间他将就此提案,到时准备提出,中国法制不存在无限期软禁,除非能够提出法律依据,否则应该取消对刘霞的软禁安排。

本台尝试接触田北辰,但到截稿为止他没有回复。

刘霞的好友、作家野渡指出,像刘霞这样被长期软禁的事例举世罕见。

野渡:全世界最极权最荒缪的国家也不会有这样明目张胆的,把(这样的)法律写在文本上面,在中国这很荒缪的维稳体制下,把公民长期软禁是屡见不鲜的,但对像刘霞这样软禁长达8年的,也是举世罕见的。

田北辰在采访中也表示,不少香港建制派人士经常揣测所谓的“圣旨”,未必愿意讲心里话。他自己却认为,与其揣测倒不如按良心说话。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却认为,外界不能对有关的提案期望过高。

刘锐绍:不同的人也向北京提出,希望早一点恢复刘霞真正的自由,这样的声音从公开以及私下的途径都讲过,现在中国的具体现实就是,最后还是要最高领导人拍板,尤其像刘霞这样的事件,这是令大家很无奈的。

Continue reading

小刘:心向自由出自于人的天性,所以自由是不可战胜的,也是不怕诋毁的——关于《刘晓波传》日文版出版的流水账
二月 18, 2018

(一)天涯海角——九十年代的一些朋友以及跟晓波的认识

去年5月下旬,我和许多朋友一样惊闻刘晓波病重被保外送到沈阳医院治疗的消息。6月,参加艾晓明、张祖桦、徐友渔、崔卫平、野渡等在网上发起要求给与人道探视,公开病情与治疗信息的呼吁签名。这大概是我极少参加签名的一次。想到晓波来日无长,悲从中来,坐立不安。正好余杰到台湾,我们与日本集广舍的老板川端先生赶去相聚,聊一聊,一起祷告,缓和一点儿心里的束手无策的难过与郁闷。跟余杰也好些年未见,闲聊中不免念想一些往事,故人,旧时的风景。短短二十年,我们的周围的人,世、事,恍若隔世。走的走,散的散,死的死。见证了中国社会的变化与知识人的心路历程以及思想变迁。

摩罗高我六届,认识摩罗得感谢他的两位师专78级中文系同学。一位是邓星明,我的写作课的老师。上世纪九十年代最后的几年,邓老师在北师大进修,跟邓老师吭哧吭哧跑到远离京城的大通州斯坦找在北京印刷学院教书的师兄。另一位是吴洪森老师,网络时代曾创办思想文化刊物《真名网》。

“我们已经是非人,而且不是从今日开始的”、“我真切地感到了灭亡的痛苦,我十分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肉屑四处飞迸。我无可挣扎地坠向耻辱的深渊”。“那时拜伦的”摩罗式“人道主义的浪漫风格的血性疾呼以及他烧焦的绝望美学,曾经钝刀般直指我的内心。

摩罗并没有一副“魔鬼”的凶神恶煞脸,略带羞涩,看不出“为邦人之自由与人道之善故”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迸射的激情。他在北方的苦寒与污浊的空气里过着清贫的生活,教一些他并不如意的工科学生。印刷学院似乎也不重视他的理想与热情,还时不时停他的课。

摩罗介绍了在北大读法学硕士萧翰,萧翰送我一本《基督教大词典》并告诉我他正在关注基督教西方法律思想的深远影响。

萧翰与余杰合租了一套简易公寓,各居一室,共厨房和淋浴室。就这样,九十年代的北京,钱理群老师、余杰、摩罗、萧翰、任不寐、小说家老村,……还有好些师友聚在一起。我做做《文革时期地下文学研究》的论文,这时廖亦武出版了《沉沦的神殿—中国20世纪地下诗歌遗照》,我从诗评家唐暁渡那里打劫了这本书,暁渡向我介绍了被称为“诗歌活化石”的黄翔,我的论文做成《黄翔的诗歌与诗想》。

“青年有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但是,自然也有要前进的”(鲁迅)。余杰、摩罗是钱先生心中九十年代“醒着的,要前进的”青年。先生为余杰的《火与冰》、摩罗的《耻辱者手记》写《序》。

2001年,廖亦武以老威之名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中国底层访谈录》。我跟摩罗、余杰参加了北京国风林书店举办的研讨会。见到手持老箫的老廖。研讨会后移师京郊的大觉寺老廖在会上吹箫并朗诵长诗《大屠杀》。

Continue reading

【RFA】刘霞出国无进展,亲证万圣书园图片乃本人
二月 16, 2018

一张疑似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左)的近照,11日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出现,但原推文已遭屏蔽。(取自网路)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消息,中心负责人卢四清指在周五(16日年初一)下午,与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通话大约20分钟。刘霞表示,仍在服食抗抑郁药物,未知大陆当局何时才让她出境。

中心引述刘霞表示,她周四(15日)到弟弟刘晖家中吃团年饭,周五在住所楼下有守卫,朋友们都未能到来拜年。刘霞又指最近体检并无大问题,仍在服食抗抑郁药物。在出国的事情上,她指没有什么进展,未知大陆当局何时才让她出境。

刘霞友人胡佳对本台分析,刘霞的状况没有任何形式的改善。总体来讲,刘霞仍然是一个阶下囚,是一个住在“家狱”里的囚犯。

胡佳说:我记得前一段,比如说提及她外交部通知能够赴美的时候,这件事情我向有关的国家,比如说想让刘霞出国的像德国、美国呀这些国家的朋友,曾经有所核实。目前来讲没有收到外交部这方面的有关通知。也没有在这方面有任何形式的进展。

卢四清表示,刘霞向香港市民拜年,感谢对她的支持。另外,刘霞又证实,网上流传她在万圣书园的是她本人,但当时是受到监视。

胡佳对本台分析,除了西方可靠通讯社消息,坊间流出有关刘霞的图片与影像,与官方涉嫌放料的行为有关。

胡佳说:就说前几天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这个就像是几周以前有关盛传她可以前往海外一样。我当时就是给朋友的分析也是如此。我说在过去的这几年中,当然从2011年我出狱之后曾经拍过刘霞的这个照片,站在窗口,那张像剪影一样的照片,那是全世界,就是说在刘霞被软禁之后第一次看到刘霞的那个样子。但是在此之后,我们能够看到的照片,或者说是视频这类型的东西,有相当多除了比如说像美联社,像她在刘晖的庭审期间,然后有些朋友在现场,因为她去法庭嘛,拍到照片以外,其他的那些照片,多数为官方发布或者是官方授意向外发的。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自去年7月去世后,遗孀刘霞就一直受到当局软禁,未曾公开露面。即使较早前曾传出刘霞已经恢复自由,并可以自由出国的消息,不过及后便没有任何新进展。

胡佳继续说:能跟刘霞通电话的其实还是有一批,就是身份不太敏感的朋友,有时候会给她打电话呀聊聊家常,然后做一些倾听,以及鼓励安慰这样的工作。她现在的状况其实并没有任何形式,就是从刘晓波去世,这是她度过第一个没有晓波,因为在这之前起码在这个阶段,她可以去趟锦州监狱,但这个春节的话,她只能是自己,就是自己孤守了。她和刘晓波一样都是非常爱阅读的,因为爱阅读,以前是知识和知性的探讨,现在是真的也是一剂药。就是说能够让刘霞把她自己的注意力,能够移开一些痛苦的回忆、以及那种现实的煎熬。

Continue reading

【RFA】友人透露:刘霞并未恢复自由
二月 16, 2018

一周前,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一张在书店看书的照片,引起外界的关注。最新消息说,刘霞仍未恢复自由。

香港电台2月16日报道说,刘霞的朋友、广东维权人士野渡,当日中午按惯例致电刘霞拜年,向她表达新年祝福,他引述刘霞说,现时外出仍有警察跟随。

野渡又说,刘霞目前独居,昨晚与弟弟度过年三十晚,又指她仍须服用抗抑郁药物,不过剂量并没有增加。

(责编:石山)

【自由亚洲电台】2018.02.16

Continue reading
【RFA】香港支联会年宵摊位悼念六四抗中共威权
二月 15, 2018

年近新年佳节,香港支联会一如既往在维园年宵市场设立摊位,悼念六四;支联会强调,将一如既往坚持公义、与民同行,拒绝向中共强权屈服。

香港支联会在港岛区维多利亚公园的年宵摊位,以“悼六四,抗威权”为主题(陈磐提供)

香港支联会在港岛区维多利亚公园的年宵摊位,以“悼六四,抗威权”为主题。主席何俊仁表示,支联会近三十年来一直与民同行,拒绝谎言,拒绝向中共强权屈服,与公义并行,但中共一直未平反六四,今年更将威权的黑手伸向香港。

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这个威权的黑手一直伸向香港,香港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大的干扰,包括对我们的选举制度,对我们司法独立的干扰,现在竟然用人大的释法,来取缔我们市民投票的选择。”

他批评香港在中共威权统治下,公务员团队出现前所未有的腐败。

视频

现场设立了迷你六四纪念馆,介绍了民主女神的前世今生,以及如何从北京六四民运现场来到香港;还呼吁市民踊跃捐助,让香港能拥有永久的六四纪念馆。除了带有六四民运的纪念品外,支联会的摊位还售卖根据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作品制作的产品,希望市民继续关注她的现状。

(特约记者:陈槃)

【自由亚洲电台】2018.02.14

Continue reading
【RFA】刘霞短暂现身书店,疑似北京万圣书园
二月 14, 2018

刘晓波遗孀刘霞光顾书店(网络图片)

中国大陆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目前仍被当局软禁。2月11日晚“刘晓波助澜会”在推特发出一张刘霞近照指,“有推友偶遇刘霞并发出这张照片,但原来的贴文已被推特标记为敏感内容遭到封锁,推测应该是受到举报?”从该照片背景判断,刘霞光顾的书店近似北京万圣书园。

北京万圣书园一角(网络图片)

刘霞一张近照近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出现,但原推文已遭封锁。该照片显示:身着黑色羽绒服的刘霞低头在一家书店浏览书籍。在她左侧穿蓝色防风外套的男子正在翻看一本书,但看不到其人全貌。“刘晓波助澜会”2月11日晚上8时在推特发出这张照片指,“有推友偶遇刘霞并发出这张照片,但原来的贴文已被推特标记为敏感内容遭到封锁,推测应该是受到举报?”

刘霞的好友胡佳本周二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他也很久没有刘霞的消息,但可确定刘霞没有获得自由,即使她光顾书店,就像到医院就医,去超市购物一样,会有官方人员在场,绝非单独行动。他说:

“我不清楚刘霞去了哪一家书店,但是我知道刘霞和刘晓波一样有阅读的习惯。我个人认为,即便你看到刘霞出现在书店里,这和她出现在她必须要经常去的医院,以及她要去购买生活必需品的超市一样,这并不代表她获得了多么大的自由”。

据知情人士称,刘霞患有严重的抑郁症。西方多国外交官曾向中方表达立场,愿意接收刘霞到该国治病。但未见中方明确答复。

自去年7月刘晓波病故后,其遗孀刘霞继续受到中国警方控制,毫无放松迹象。三周前,推特传出“刘霞已获中国外交部通知,恢复正常自由,也可以出国。”的消息。其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被记者问到刘霞能否自由到海外?他回答指,刘霞是中国公民,当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

在刘霞这张最新照片中,本台记者发现书店内的书籍排列,刘霞背景的书架和吊灯疑似北京万圣书园,于是用刘霞的照片与对万圣园书园内的多张图片对比发现,两者的确极为相似。刘霞的好友野渡对本台记者说,刘霞仍然没有自由,有时她在官方人员“护送”下去万圣书园。

野渡表示,各界人士都应为刘霞呼吁,敦促当局还刘霞自由:

Continue reading

【视频】香港支联会年宵摊位悼念六四抗中共威权
二月 13, 2018

来源:香港支联会年宵摊位悼念六四抗中共威权

【自由亚洲电台】2018.02.14

Continue reading
【图片】香港支联会年宵摊位悼念六四抗中共威权
二月 13, 2018

来源:香港支联会年宵摊位悼念六四抗中共威权

【自由亚洲电台】2018.02.14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