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INA READY

Sed justo eros, cursus nec ultrices at, tristique eget nisi. Fusce congue vestibulum lacinia. at, placerat at leo. Donec sodales tristique eget nisi tristique eget nisi or. View

CLEAN DESIGN

Sed justo eros, cursus nec ultrices at, tristique eget nisi. Fusce congue vestibulum lacinia. at, placerat at leo. Donec sodales tristique eget nisi tristique eget nisi or. View

FULLY CUSTOMIZABLE

Sed justo eros, cursus nec ultrices at, tristique eget nisi. Fusce congue vestibulum lacinia. at, placerat at leo. Donec sodales or tristique eget nisi. View

SHOWCASE FOR YOUR WORKS

Mauris commodo Paralax gravida eros, sit amet dignissim elit pretium et.

FRESH POSTS FROM OUR BLOG

Mauris commodo Paralax gravida eros, sit amet dignissim elit pretium et.

By editor
赵达功:回忆与刘晓波二三事
二月 4, 2018

刘晓波、赵达功、王德邦参加包遵信先生告别会

我的良师挚友刘晓波走了,走的那么突然,而且病危期间当局依然那么紧张。我当然能感觉到,因为有关方面频繁找我喝茶,“友善”的告诫注意事项……。

我与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同年,都是1955年出生的,巧的是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莫言也是1955年出生的。所以有时候自己也很得意,自己的出生年份竟然与两位诺奖得主同年,免不得人前炫耀一番,好像他们的荣耀也是我的荣耀。

不仅与刘晓波出生同年,家庭背景也颇有一些相似之处。都生长于共产党干部家庭,父亲都在文革时被批斗,而且孩提的记忆就一个字“饿”(与莫言一样);尽管出生于这样的家庭,但我们的相同之处都是“反叛”。

●初识刘晓波

上个世纪末开始,由于互联网的发展,我经常在海外一些论坛和网站发表一些自己的随笔、杂文和政论文章,文章结尾处都留下邮箱联系方式。

刘晓波早就大名鼎鼎,而我一个只是在海滩上捡贝壳的小孩,从未奢想过能与他相识甚至交往。2002年的一天,我的hotmail信箱里收到刘晓波署名的邮件,信里说到欣赏我关于苏东变革的一些文章。我有点儿惊喜,怀疑真的是刘晓波写给我的信?!当然,我知道刘晓波张冠李戴了,关于苏东变革的一些文章,并不是我写的,而是另一位知名作家,只不过他也姓赵。所以回信中我也说明解释了一下,也不过,就此开始了我们的交往,而且是越来越密切的交往。

刘晓波当年最欣赏2002年5月我发表的文章《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的格局》。我在文章中写道:“法西斯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共产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这些都与代表人类社会进步的民主自由意识形态相违背的,因此,这些意识形态成为历史也就理所当然的了。”刘晓波赞赏说,这篇文章可以发表在《苹果日报》上啊!

刘晓波喜欢在互联网语音聊天工具(最早电话)中向我朗读他的最新评论文章,有时干脆直接把文章发到我的邮箱来,虽然谦虚说要我帮忙看看有什么问题并修改一下,但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先睹为快,也是一个向老师学习的机会。偶然我也会提出自己的意见,但太少了,更多的是不明白的地方向他请教。

●年少顽皮的刘晓波

香港《苹果日报》去年7月20日的一篇报道这样描述少年刘晓波:“出身于书香门第的他,头脑聪明,却叛逆,经常打架、旷课,更与邻家少年一起欺负村子里的国民党逃兵。回想年少轻狂的霸凌行为,他感到相当懊悔:‘凌辱弱者是人最恶劣的天性,独裁统治的秘诀就是将这种邪恶的天性引导出来。’十一岁那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毛泽东号召停课搞革命,全国大、中、小学也得响应。读小四的刘晓波,因而停学三个月。宣布停课当日,也是他染上几十年烟瘾的开始:‘我对烟的感情,始于好奇,中经冒险和叛逆,终成一个瘾君子。’他人生吸的第一支烟,是‘牡丹牌’高级香烟,刘也在访问中坦承,年少轻狂的自己曾为抽烟而撒谎、骗父母的钱、偷爸爸的烟。”刘晓波好烟但不好酒,聚餐时只见过他浅酌一两杯红酒,白酒几乎不沾。

不过我发现很多刘晓波传记并没有叙述过他小学恶作剧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By editor
【维权网】因海祭刘晓波案遭刑事拘留的黎学文今取保获释
一月 15, 2018

2018年1月15日,本网获悉:因海祭刘晓波案2017年12月19日遭广东警方抓捕并刑事拘留的黎学文今天取保获释。

据黎学文女友黄思敏律师消息:“下午四点半接到黎学文电话,得知他于今日下午一点左右被取保,现和四个江门国保在高铁上,准备回武汉孝感。他十分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独立学者、作家黎学文因海祭刘晓波案于2017年12月19日17点在广州火车站遭警方抓捕。海祭案广州当局曾抓捕刑拘了12名民主人士,但后来都陆续予以取保释放。事隔5个月,又对当时漏网的黎学文和詹惠东进行抓捕,令人匪夷所思。黎学文获释后,海祭案只剩下詹惠东一人仍被羁押。

黎学文,1977年出生于湖北孝感,独立学者、自由作家、出版策划人、常识捍卫者,曾策划于建嵘《底层立场》、《安源实录》、南桥《呀美利坚》等。大学毕业后担任过学校教师,因在海外发表文章被国安干涉令其失业,后赴北京从事新闻出版工作,又因参与纪念六四活动被迫离职。

对因海祭案仍被羁押的詹惠东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维权网】2018.01.15

Continue reading
By editor
廖天琪、潘永忠:中国自由作家的“生基”——写在2017年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会之后
一月 10, 2018

李昂给今年香港年会会刊传来了一文,《花季的“生基”》。此“生基”,顾名思义是“生命根基”之论?是“乾坤转运”之说?还是人文创造命运,掌握自己前途之意?

11月24日,在香港城市大学的LT16阶梯教室,一年一度的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在这里举行。海内外独立中文笔会的一些会员们聚集在这里,在此借用“生基”,探讨中国自由作家们的“生基”,问苍茫大地,问环宇星空,能否自己掌控命运?能否天从人愿,笔锋纵横?

一、

廖天琪会长的开幕辞,以“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为题,她说:“就如圣经约翰福音的第一句话:‘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里的‘道’,原文是‘字’的意思,(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and the Word was God.)这句话的直译是:‘最初有文字,文字跟上帝一体,文字就是上帝’。是的,我们这些写作的人,要知道自己的力量,一只笔不仅能力透纸背,还能穿越时空,直至永恒。”

Continue reading

OUR TEAM READY TO START

Mauris commodo Paralax gravida eros, sit amet dignissim elit pretium et.

JOHN SNOW
DIRECTOR
Praesent malesuada tincidunt condimentum. Nunc tempus mi vel risus euismod congue novus dolor.
POUL BROWN
DESIGNER
Praesent malesuada tincidunt condimentum. Nunc tempus mi vel risus euismod congue novus dolor.
JANNY SCOTT
DEVELOPER
Praesent malesuada tincidunt condimentum. Nunc tempus mi vel risus euismod congue novus dolor.
JOHN SNOW
DIRECTOR
Praesent malesuada tincidunt condimentum. Nunc tempus mi vel risus euismod congue novus dolor.

WHAT PEOPLE SAY ABOUT US

  • Proin fermentum, augue id porttitor condimentum, tellus nisi dapibus est, ultricies malesuada metus massa a orci. Donec consequat ornare erat, vitae vehicula orci feugiat ac. Quisque magna dolor, sollicitudin eget. It is a long established
    Tim Barkley, CEO

THE BEST CHOICE IN WORDPRESS CATEGORY

Quisque posuere bibendum suscipit. Nullam gravida lectus non dolor volutpat bibendum. Maecenas or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