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刘晓波看北京奥运:政治奥运,金钱奥运,恐怖奥运

今天法国各大报纸关注的焦点主要是:经济衰退、格鲁吉亚局势、北京奥运。

法国《世界报》在“北京奥运专刊”中,刊出一篇对北京异议人士刘晓波的采访。《世界报》说,他们在最后一分钟打电话约刘晓波出来,于是刘晓波出现在北京三环一个饭馆门前。爱看体育比赛的刘晓波表示,尽管有压力,但他坚持奥运期间留在北京。北京国保对他严密监视,每当他接到外国打来的电话或者有外国记者找他,国保就会告诉他,不要开口说话。就在刘晓波出来见《世界报》记者的计程车上,安全部门还给他打电话,要求他返回家中,不要去赴约。刘晓波说,今天晚上,他们又会在我家门口站岗了。

《世界报》说,大部分北京异议人士迫于当局压力,都在奥运期间离开了北京,有的则被关进监狱,比如胡佳,经过3个半小时的审判,被判了3年半徒刑。胡佳的妻子曾金燕音现在信全无,曾金燕的情况引起她的律师李方平担忧,而李方平本人也刚刚远离了北京。至于北京当局开辟的3个可供示威的公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任何示威活动。《世界报》引述《纽约时报》说,至少已有6位要求示威的人在递交申请时遭到逮捕。

《世界报》说,53岁的刘晓波在威胁下选择开口说话,他知道自己面临的危险,他是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屠杀中,最后离开天安门广场的人之一。两年铁窗之后,他决定留在中国,他要等到被官方记忆抹掉的北京之春运动获得重新评价。他尝过劳改的滋味,现在每逢6.4前夕还遭到严密盯梢监视。刘晓波说,奥运期间压力有所减轻,但国保当局明确向他表示,奥运期间不能留在北京,也不能写有关奥运的文章。然而刘晓波在8月9日发表了一篇分析北京奥运开幕式的文章,说北京奥运开幕式,是为集权当局的胜利唱赞歌的开幕式,其形式很像中国央视的春节晚会和让人联想到朝鲜大型体操的混合体。开幕式体现的两个主题,“和谐”与“大国崛起”都是官方每天向民众灌输的胡锦涛思想。针对各国政要被邀请到北京参加奥运开幕式,刘晓波笑着表示,这是一种帝国主义行为。中国在过去帝王时代,曾将自己视为世界的中心。

《世界报》介绍说,刘晓波是体育爱好者,他认为体育节目是中国电视中最纯洁的。他喜欢看各种比赛,包括游泳,篮球,田径,足球等等。但是中国的奖牌领先并不让他激动。他认为第一个星期的比赛对中国有利,接下来他不指望再有什么金牌,但对田径运动员刘翔仍抱有希望。

《世界报》的采访写道,最后刘晓波站起身来,拿起他的烟盒,射出最后一箭,他说,北京奥运变成了政治奥运,金钱奥运,特别是恐怖奥运。这个恐怖并不是针对恐怖分子的,而是针对主办国人民的恐怖。

《世界报》的另一篇报道介绍一位音译名叫吴建新的北京富豪。《世界报》刊出他在保镖护卫下,从美洲豹豪华轿车里出来的大幅照片。

法国《十字架报》今天报道了有关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年龄的争论。《十字架报》说,在中国队的6名队员中,有5位声称年满16岁。但中国几家媒体和《纽约时报》,却揭发这些 “少儿面孔”的中国女孩只有14岁。对于中国队违规的指控,国际体操联合会副主席莱格里斯辩护说,“有人批评我们太天真,可是我们没有证据,指控需要有证据。”

《十字架报》说,奥运比赛各个项目有不同的年龄规定。国际体联在1997年规定,女子体操比赛的参赛年龄不得小于16岁,明年将提高到17岁。原因就是为了避免使用儿童。《十字架》报引述法国体操技术总监雅克丹说,“这样的限制是出于伦理道德考量,奥运会是成年人的运动会,13、14岁不能算成年人。国际体联副主席 莱格里斯同时也是医生,他表示,体操项目规定年龄不得低于16岁,是出于保护儿童考虑,因为练体操特别需要使用关节部位,而人体的关节,是儿童身体发育长高的关键。如果关节承受过大压力或受到撞击,就会影响儿童的发育。

(古莉)

【法广】2008.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