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枚:王丹在美活动散记

当传出王丹获“保外就医”来美国的消息,人们纷纷打听有关他的行踪时,王丹已是在来美国的飞机上了。这次王丹来美国所运用的方式是“魏京生模式”,即离开监狱后和亲人作短暂的会面,就立刻上飞机到美国的底特律市,在亨利福特医院检查身体,然后由“中国人权”的刘青和萧强接来纽约,并在记者招待会上和公众见面。此后再陆续和媒体见面并会晤一些民运人士和美国政界人士。

由于有魏京生的经验,媒体不再感到突然,记者直接“杀”到底特律的医院,“中国人权”和王丹反而没有经验应付媒体的“袭击”,特别是激烈竞争的香港媒体,以致出现了一些不愉快事件,所幸事件后来逐渐平息。

四月二十一日,王丹在刘青和萧强陪同下来到纽约。但是在飞机抵达纽瓦克机场时,除了老友王军涛和个别闻风而来的人士外,并没有民运人士的热烈欢迎,只是有大批记者守候,王丹除了一再表示感谢外,没有发表任何讲话就坐上计程车走了。

王丹在纽约稍事休息、购买必需的衣物后,在“中国人权”和“人权观察”主持下,四月二十三日于市立纽约大学研究生院召开记者招待会,吸引了两百多位媒体和各界人士。方励之教授的夫人李淑娴教授也已专程从亚利桑那赶来,出现在主席台上。

在记者会上,王丹的谦虚和真诚赢得好评。在讲话中他表示来美国后有两个基本要求:一方面完成学业,充实自己;另一方面,为推进中国民主化的进程,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尽自己的力量。同时他表示,他的愿望是做一个独立的、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能在学术方面有所收获;但同时也了解关心社会事务是知识分子的天然义务,批评权力与专制,倡导自由与宽容,是知识分子不可推卸的责任。王丹还表示要以三项标准来衡量自己的行为,即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历史、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在被问及为何他会接受流放到美国的“保外就医”时,他谈了三方面的原因:一是他因为受政府关注而在国内已没有办法从事任何工作;二是他祗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个人素质、修养很欠缺,不能给中国丢脸,所以要读书补课;三是他的六十多岁父母亲每个月去锦州探监在体力、精力、财力上所付出的代价太大。如果政府允许在国内保外就医,他还是会选择在国内。

对海外民运的评价,他表示抱着非常大的敬意。民运可以有各种方式、各种行为,但是他相信大家的动机是好的,这是海外民运的希望所在。

谈到“六四”,王丹说:“我对八九年的事情发展到最后,死了那么多的人,我个人是终身的愧疚,我觉得我要为此承担相当的责任。”不过他也表示:“但我必须要说,最该谴责的是中国政府。”他还说:“我不是说对八九民运,而是对自己在这场运动中的表现,是七分过,三分功。”为此他童年的理想改变了,“我决定不管我一生怎么做,我都要为推动中国的人权、民主做自己的努力。用我的一生来弥补我内心对那些死难者的内疚。”为此,他要求北京立刻释放全部政治犯,特别是健康状况不好的刘念春和北京大学的同学李海。

在记者会结束前,王丹表示他愿意接受媒体的访问,因为他也有好多话想说。此后□天,他就在纽约接受中外媒体的采访。

四月二十五日下午,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前面的草坪,举办了“北京大学民主沙龙”的活动,由当年最早举办北京大学民主沙龙的刘刚主持,王丹在这个沙龙里和海外民运的各路英雄见了面。人们向他致以良好的祝愿,也有的对他在记者会上表示对八九民运的愧疚不以为然,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当年在北京曾参与民主沙龙的前美国驻北京大使洛德的夫人包柏漪也来参加。

刚从欧洲访问回纽约的另一位中国著名的异议人士魏京生在二十六日和王丹见了面。见面后王丹先离开而由魏京生会见媒体谈两人会晤情况。但有媒体报导他们两人是老朋友,说当年魏京生曾应邀参加北大的民主沙龙等则显然有误,因为当时魏京生仍在狱中,不可能“分身”也。

正如四月二十七日的“华盛顿邮报”所说,在中国受到当局严密监视而对自己的出路毫无选择的王丹,一到美国就面临他从来梦想不到的众多选择,也就是他当务之急的选择大学读书。那些名牌大学纷纷主动邀请王丹就读。因此王丹在接受媒体的采访告一段落后,就由“学长”协助,立即奔赴波士顿,和哈佛大学的一些教授会晤,并了解入学问题。

此外,由于正值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之时,中共当局做了好多动作,特别是歪曲北大精神,因此曾是北大学生、父母也都是北大毕业生的王丹也参与在纽约民运圈子中的北大校友座谈北大精神的活动,规模最大的一次是五月二日晚假法拉盛华侨文教服务中心举行的“发扬民主科学传统,共庆北大百年校庆”活动,除了有二十多名北大校友参加之外,还有应邀的一些“北大之友”。王丹在讲话中批评北京庆祝校庆太政治化。他为可以以自由之身同其他校友在美国同贺校庆而高兴,但也也因为不能在北大校园庆祝校庆而悲哀。“希望北大一百一十周年校庆时,在场校友都能回去北大,在走过血泪与欢笑的‘三角地’共贺校庆。”会上还决定发出由这些北大校友签名的祝贺信,希望北大勿忘发扬自由、独立、民主、科学、平等、宽容的精神。

五月三日上午,正好来纽约视察侨情的国民政府侨务委员会委员长焦仁和在法拉盛喜来登酒店会晤王丹,并且共进早餐。

五月四日,在“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萧强陪同下,王丹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访问,当天就参观了自由亚洲电台,在那□和在北京的妈妈通电话,提前祝贺母亲节。自由亚洲电台台长李察接待了王丹,并请他担任该台的特约评论员。

第二天,王丹在华府会晤了美国主管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陆士达。双方就大陆的人权现状和前景交换了意见,王丹递交了一份包括刘晓波、高瑜在内的政治犯名单,希望美国政府协助使他们早日获释。王丹还到众议院拜会民主党领袖盖哈特,双方也以中国的人权为议题。期间王丹也巧遇为中国人权积极奔走呼号的众议员裴洛西,双方热情拥抱。

在五月六日的华盛顿国会山庄,举行了由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向王丹颁发年度民主奖的仪式。代表颁奖的是众议院共和党政策委员会主席考克斯,出席的还有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吉尔曼(共和党)、民主党众议员裴洛西、柏曼、杰登森等。今年的这个奖项由魏京生和王丹获得,今年二月魏京生已去华府出席颁奖仪式,这次王丹领奖是补办仪式。发言的议员赞扬王丹承袭了美国开国元勋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而王丹在致词时呼吁大家不要忘记仍在大陆监狱的政治犯,继续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

王丹于五月七日离开华盛顿后,就立刻赶到康州,拜会耶鲁大学的学者,据悉,该校也欢迎王丹入读。

此外,王丹还将在五月中旬去三藩市,同柏克莱大学接触,多了解一些该校的情况,以便早日对就读何校作出决定。顺道,也会和西岸的朋友见见面。到“六四”参加纪念活动后,他就该入学就读英语,早日攻克语言关。

【北京之春】1998年6月号-封面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