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急需获释就医的良心犯(部分名单,包括一名被软禁人士;将继续添加)

急需获释就医的良心犯

(部分名单, 包括一名被软禁人士;将继续添加)

人权捍卫者(CHRD)

English version

Updated: 2016年1月26日

剥夺身患疾病的在押良心犯的医疗健康权是危及他们生命的一种酷刑。拒绝为他们提供充足的治疗违犯了中国法律的有关规定和国际人权标准,比如,《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有损人格或非人道待遇或惩罚公约》,《公民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囚犯待遇基本原则》。 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委员会在2014年5月审议中国后得出的“结论性意见”里,对他们所获悉的剥夺在押维权人士和律师医疗健康权的情况表示关注,这种剥夺成了当局报复这些人士的一种手段;委员会要求中国保障这些人士“在任何情况下能得到充分的康复治疗”。

用剥夺治病的方式加剧对在押良心犯的迫害明显是全国性的统一政策。这种形式的虐待,导致在押人权捍卫者的死亡,最近的案例是曹顺利。2013年9月曹顺利被拘押时,她正在服药维持健康,但是看守所拒绝她继续使用她自己的药物,也拒绝提供适当的治疗,最终于2014年3月14日在拘押五个多月后,她的健康恶化导致死亡。在羁押期间没有得到及时和适当的治疗而死亡的案例还包括陈晓明、段惠民、和洛桑等。

“人权捍卫者”在2014年6月24日“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发布“急需获释就医的良心犯”部分名单(包括一例软禁),上面现有的16位人士,他们的健康状况在恶化,至今未得到适当治疗,家属和律师的“保外就医”或“取保候审”申请均被拒绝。其中有几位正在经历导致曹顺利死亡的那些类似境况:在拘留所或监狱无法获得适当治疗,健康恶化、患上其它疾病或受到酷刑伤害,律师或家人以健康为理由提出取保被拒绝。

[以下“部分名单”以姓氏笔画为序]

陈西先生— 慢性肠炎
生日:1954年2月28日
羁押地点:贵州省兴义市监狱

陈西,贵州人权论坛的成员,2011年12月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0年有期徒刑,一个月后被送到贵州省兴义市监狱。

一年多以来,陈西患有慢性肠炎,导致严重腹泻,脱水和发烧,病情严重。陈西患腹泻已经一年多了,但还没有从狱方得到有效的治疗。 2014年5月,陈西的妻子张群选到监狱探访,得知丈夫的健康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她说陈西的身体很瘦弱,精神状态非常差,如果无法得到适当的治疗,他可能会死在监狱里 。于2014年12月26日探视陈西之后,张说到陈西的状况恶化了;他现在极度虚弱,而且瘦了很多。她认为陈现在大约仅有120磅(55公斤)。监狱方面给了他一些药物,但那些药物并没有起作用。在五月份会见他之后陈西的律师曾经为他申请保外就医,但被当局拒绝。他的妻子在12月份探视他之后提出了新的保外就医申请,但至今未收到任何回复。

高瑜女士 – 心脏病、高血压,美尼尔氏症的内耳功能失调病变、慢性皮肤过敏症、腱鞘炎
出生日期 – 1944
拘留地点 –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正在上诉阶段)
2015年四月持不同政见者、资深记者高瑜以“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其定罪是指控她泄露一份中共中央有关要求抵制普世价值的“九号文件”。从2014年4月以来70岁身患疾病的高瑜一直被拘押。自那时起,她的健康状况已经恶化,部分原因是她被拘留的前两个月内,警方几乎天天审问她长达10小时,甚至更久,同时由于拘留中心的条件;她向她的律师描述,她经常感冒。她的律师尚宝军说,由于在看守所不卫生的食物导致胃肠道疾病,她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打点滴三天,到3月下旬她的消化系统仍有炎症。

2015年6月,她的律师说,她经常有严重的心绞痛以及慢性皮肤过敏症继续恶化,但是看守所只给治疗心绞痛的中药。她需要每日服药治疗高血压。今年七月,她告诉她的儿子,她的左手臂已经麻木了,弯曲后,无法伸直。在看守所医院诊断为腱鞘炎,肌腱发炎,并给了她止痛药和消炎药。 7月28日律师访问时,高瑜说,她最近被送医院检查。医生发现她有动脉阻塞,同时发现淋巴结有肿块,但不知道是否是癌变,除非有进一步的测试。据她的律师,当局施加压力,她在电视上承认有罪才能被释放。同时还告诉她必须解雇她的律师莫少平,但被她拒绝了。

郭飞雄 先生(真名:杨茂东)–未知, 酷刑或绝食造成影响
生日: 1966年8月2日
羁押场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

郭飞雄为杨茂东的笔名,广州作家、律师。2013年8月8日被广东警察带走并于9月11日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逮捕。

据他的律师称,在被羁押期间,郭的健康状况明显恶化,双下肢无力。他的姐姐和医生判断这是由他因抗议而进行的绝食和受到的酷刑所致。律师于2013年和2014年6月两次为其申请保外就医,但均被当局以“郭会危害社会”为由拒绝,郭的妻子张青说,郭的身体状况在他被羁押之前是比较好的。郭于2006年至2011年期间被捕入狱,受到了包括被殴打、被绑在老虎凳上、被手脚反绑挂在天花板上的同时被电棒击打其脸部、胳膊和生殖器等在内的酷刑。

*老虎凳:一种酷刑。被害人被迫反绑双手在一条长凳子上坐直。大腿被固定在凳子上但脚被用转头垫高,使膝盖承受巨大压力。

ئىلھام توختى (伊力哈木.土赫提) - 可能患有肝病、心脏病、咽炎、前列腺炎

出生日期:1969年10月25日

羁押地点:乌鲁木齐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看守所

伊力哈木.土赫提是一位维吾尔族学者,中央民族大学教授。2014年1月15日,北京警方将伊力哈木羁押。2月20日,乌鲁木齐警方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将他逮捕。

6 月26日,当局允许伊力哈木的律师李方平和王宇会见他。据悉,伊力哈木患有多种疾病,并在拘留期间受到虐待。他表示自己有肝痛,可能是由未知的肝病引起 的,但他并未得到医学检查。除了肝痛以外,他还患有心脏疾病,咽炎和前列腺炎。他告诉律师已经服药,但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自拘留以来,被带上脚镣长达 20天,今年一月绝食10天(1.16-26日),绝食原因是监狱不提供清真食品,5日后昏迷被灌食。3月1日至10日,昆明火车站袭击案后(当局声称该案是“由新疆分裂势力策划制造的昆明“3·01”事件是由新疆分裂势力策划制造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被剥夺食物,期间,只提供1杯半水,多次昏迷。自被拘留以来,体重已经减少16公斤。

堪布尕玛才旺— 肝炎,支气管炎,肺结核
生日 — 不明 (带走的时间是38岁)
羁押地点: 西藏自治区昌都公安局看守所

堪布尕玛才旺(Karma Tsewang或Khenpo Kartse)是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的一名高僧,自2013年12月7日起被关押在西藏自治区昌都公安局看守所。

堪布尕玛才旺患有包括肝炎,支气管炎,肺结核在内的多种疾病,需要药物和医治,但均被当局拒绝。自从他进了拘留所,便开始感到严重的腰痛,并且痰中带血。他的律师于2014年2月26日第二次到监狱探访后,为他申请保外就医,但被当局以案件涉及“国家安全”为由拒绝。2014年5月26日,当局以同样理由再次拒绝律师的保外就医申请。有报道称,堪布尕玛才旺现被关押在一间完全没有光线的黑牢里。

刘家财 – 心脏病
生日: 1965年10月26日
羁押地点:湖北省宜昌市第一看守所

刘家财,湖北人权捍卫者,于2013年8月3日在一场全国性的针对言论、结社自由的打压中被抓捕。他先是被以“扰乱公共秩序”行政拘留10天,然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在此之前,刘家财在网上发表和分享自己对于法律权利和组织维权人士聚会讨论有关权利和社会公义的观点。

刘家财患有心脏病,据他的家人和律师称,他的健康状况在拘留期间恶化。2013年9月16日,刘的妻子王玉兰以刘家财患有心脏病为由为其申请保外就医,但是,两天之后,刘家财却被正式逮捕了。刘家财的律师谢燕益在2013年9月22日会见他之后表示刘的身体状况很差。谢律师和王玉兰多次为刘家财申请保外就医,但他们都没有收到过任何答复。谢律师在11月会见刘家财后说刘和其他约20名被羁押人士关在同一间屋子里,他要求看守所基于人道原因将刘转移到更安静的房间中,但这一要求被拒绝。

刘萍— 胆结石手术康复中, 严重腹泻,风湿性关节炎
生日: 1964年12月2日
羁押地点: 江西省新余市看守所

刘萍是一位江西维权人士,自2013年4月起一直被关押,于2014年6月19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

刘萍因严重腹泻要求就医, 但被看守所拒绝。在2013年4月被关押前,刘萍因胆结石导致胆囊发炎并动了手术,当时仍未康复。 刘萍还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刘萍的律师2013年7月说,刘萍已经变得非常虚弱,瘦了许多。 2013年10月的一审中,律师为刘萍申请取保候审但被拒绝。

有报道称,警方拘留刘萍后曾殴打她。刘萍在看守所接受讯问时,警察多次暴力地将她的头往铁栏杆撞击,勒她的脖子和扭她的手臂。 2013年12月的二审过程中,她的律师向法院提出刑讯逼供的问题,但法院拒绝排除由刑讯逼供获取的证据或口供。法院还拒绝立案调查对酷刑的指控。刘萍的律师在2014年3月为其申请取保候审,但被拒绝。

刘霞— 心脏状况不明, 抑郁症
生日: 1961年4月1日
羁押地点: 北京,非法软禁

刘霞, 诗人,自2010年10月,在她的丈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便在没有被指控涉嫌触犯任何法律的情况下一直被非法软禁于北京家中。2014年2月初,刘霞因为心脏问题,在警方的陪同下到北京一家医院检查,经医生诊断,证实她的心脏肌肉组织缺乏血流量。 据她的律师莫少平称,最初院方提出为她进行两个星期的全面测试,但医院仅仅一天后便停止了测试,并送她回家。 2月18日, 刘霞第二次被送进医院接受心脏检查和治疗。 此外,刘霞曾向她的律师表示,一直受限制和与世隔绝的生活令她严重抑郁,但她不想去看医生,因为担心当局可能会在违背她意愿的情况下把她送进精神病院。警方已警告她的家人不要公开谈论她的健康状况,而且据报道说已经拒绝让刘霞去海外就医。

浦志强— 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 前列腺炎
生日: 1965年1月17日
羁押地点: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浦志强, 人权律师,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合伙人,2014年6月13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和“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罪”逮捕。

浦志强患有包括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和前列腺炎 (一种前列腺感染,如果得不到治疗的话会感染包括肾脏在内的身体其他器官并导致器官衰竭) 在内的多种疾病。当他被送进看守所时,警察没收了他的药物并给他提供了一些他没听说过的药。浦志强的律师张思之在2014年6月9日会见了他,浦志强说他现在得到了一些包括胰岛素在内的治疗糖尿病的药物,但是他的腿部发肿,这是糖尿病病人没有得到合适的治疗的一个典型症状。他还告诉张思之他每天被审讯10小时,很可能是这个导致了他健康状况恶化。张在七月份的时候第二次会见浦后说到浦的病情导致了其全身肿胀。张律师三次以浦的健康为由为其申请取保候审,第二次的申请,官方以“危害社会”为由于2014年6月9日拒绝,第三次的申请亦于7月份遭到拒绝。

苏昌兰 -甲状腺功能亢进
出生日期:1971年8月18日
拘押地点: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

住房权利活动人士苏昌兰2014年12月3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被正式逮捕。2014年10月当局镇压内地支持香港争取民主活动期间,她被警方拘留。

苏昌兰患有甲亢,这种病可以治愈。但在她被拘留期间,由于狱方拒绝提供治疗,也得不到有效的治疗药物,她目前的病情已经恶化。2015年5月她的律师第一次允许会见,她告诉律师,她目前病情已经进一步恶化,引发心脏间歇停顿、眼睛自行流泪、手脚发麻及发抖等并发症。苏昌兰的兄弟就她的病情咨询过医生,这位医生说苏昌兰如不能及时得到治疗,将有生命危险。今年4月她发烧超过一周,她没有得到任何药物。她在2014年10月被抓前就一直看病,要求专门护理,现在她什么药物都没有,病情不断加重。

刘晓原和吴魁明两位律师在2015年1月和5月两次为苏昌兰申请保外就医, 但当局都拒绝。虽然当局了解她的健康状况,但是她仍被关在导致健康状况恶化拥挤的牢房内,五十到八十个人被关在80平米的牢房内,她只有约60厘米宽的空间休息,致使她经常无法入睡。

普布泽仁仁波切 (亦称 布绒朗仁波切) – 病情不明, 目前身体憔悴虚弱
生日: 1957年1月2日
羁押场所: 四川省绵阳监狱

普布泽仁仁波切是甘孜寺一位极受尊敬的转世活佛,也是四川甘孜西藏自治县布绒朗寺和雅底寺两家修道院的首领。2009年,他被以捏造的“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半。在此之前,他于2008年5月在一群尼姑在甘孜进行和平示威后被失踪。

2014年8月,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的一名信息员在狱中见到他后描述说已经认不出他来了;他很虚弱和憔悴。相信他的健康状况由于关押而恶化。普布泽仁仁波切的律师李方平和江天勇在2009年12月开庭期间说到他在2008年被失踪期间受到了严厉的酷刑和刑讯逼供。

王永航— 肺结核
生日:1973年2月17日
羁押地点: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

王永航,人权律师, 2009年因“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判有期徒刑七年。

王永航在狱中患上了多项严重疾病,并可能因酷刑而瘫痪。他的妻子于晓燕2012年1月获悉他患上了肺结核和胸腹水- 胸腔和腹腔中有积液 - 并开始从腰部以下失去知觉。王的情况恶化,并于2014年5月被送进医院。并有报道称王十分虚弱,几乎无法行走。王永航在2009年7月4日被警察抓走的时候受到了严重的殴打,右脚踝骨折,但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 (直到当年的8月11日才动手术)导致了严重的感染。并且,感染一直持续。官方不允许王的家人和律师探视他,因为警察称他的案子涉及“国家秘密”。

当他被关在大连市监狱时,他以绝食抗议对一名同狱法轮功修炼者的暴力殴打行为。监狱医生对其进行强迫灌食,导致他的呼吸道流血和几乎窒息身亡。监狱中的看守把他铐在一张放置在走道中的临时的床上48小时作为对他绝食的惩罚。在他于2010年10月被转移至沈阳第一监狱后,有报道说他被受到狱警指示的同狱犯人殴打,并在月底被单独关押起来。王的妻子得不到许可见他,并被警告知不许再和任何人谈王的健康状况,同时,无论何时她离开家的时候都受到了跟踪和监视。

杨同彦— 肺结核,糖尿病,肝炎,高血压,关节炎
出生日期:1961年4月12日
羁押地点:江苏省南京监狱

杨同彦, 笔名杨天水,异议作家,独立中文笔会成员,于2006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

杨天水患有包括肠道结核,腹膜结核(位于腹腔里层),糖尿病,肾炎,高血压及关节炎在内的多种疾病。他的家人在2012年12月为其申请保外就医,但狱方于2013年1月初拒绝了这一申请,并说杨天水的病可以在监狱中得到治疗。杨天水在13年2月月被送进医院,但是当局仍然拒绝释放他。据他的家人说,南京监狱每个月只为每名病人支付3元的医疗费。杨曾在2009年9月因为病重被送进医院。10月27号,他的姐姐去探望他,说杨已经瘦得连她都认不出来了。杨的家人曾为其申请保外就医,但在2010年这一要求被拒绝。

于世文先生 – 心血管疾病,中风,高血压,抑郁症
生日:1967年10月16日
羁押地点:河南省郑州市第三看守所

活动人士于世文在2014年7月2日因组织“六四”二十五周年纪念活动被逮捕后,于2015年2月被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起诉。

据他的妻子陈卫说,于在三十多岁时便患上了先天性脑血管狭窄,高血压和抑郁症,一直靠药物控制病情,但自从警察五月下旬将他带走后,他便被剥夺了必需的药物。七月份的时候,于世文得了中风,他的下身肿得厉害并伴有排尿困难。他被立即送往看守所的医院。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几个月期间,他都被双手双脚铐在病床上。十月份,该看守所医院撤销,于世文和其他犯人病患被转移到另外一家医院。在新医院中,于被进一步限制行动自由,因为看守所的警察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把他的手脚铐在床上。他对此的抗议没有任何效果。11月中旬,于决定结束治疗。

中风之后,据他的妻子说,由于于所需的大多数药物都比较贵,看守所只给他提供十分有限的药物,却拒绝接受家人送去的药物。他的妻子和律师张雪忠和马连顺在十月初的时候为其申请保外就医,但这一要求多次遭到拒绝或得不到回应。

于世文的妻子认为由于缺乏适当的药物和治疗,并考虑到于曾经的病史,于再次中风的可能性极大。于在2012年就曾中风过,并在2013年再次被送进医院。陈很担心她丈夫的健康状况,因为于的好几位家人都死于于所患有的心脏病。她亦很担心于的抑郁情况由于被羁押而加重了。

张林先生 –未知的眼部感染, 颈椎关节硬化, 右腿残疾, 牙病
生日: 1963年6月2日
羁押地点: 安徽省蚌埠市第一看守所

民主维权人士张林自2013年7月被关押至今。2013年12月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在安徽省的法院受审但并未宣判。

由于在长年羁押期间受到的酷刑和不人道待遇,张林的健康状况十分不好。他有椎关节硬化和牙病,并且右腿无法弯曲。据他的女儿说,在被羁押期间,他的左眼患上了眼疾,威胁视力,但尚不清楚是由何种酷刑导致。2013年7月,张的律师刘晓原为其申请取保候审,但被当局以“张会危害社会”为由拒绝。刘律师在8月份以张要照顾他的两个女儿和其病情为由第二次为其申请取保候审,但仍被当局拒绝。

朱虞夫-冠状动脉心脏疾病,脑血管硬化,腰椎间盘突出症,高血压,高血脂
出生日期:1953年2月13日
羁押地点: 浙江省杭州市第4号监狱

朱虞夫,资深民运人士,2012年因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徒刑七年。

朱虞夫患有多种病患。关押期间遭到酷刑,加上监狱的恶劣状况,使他的病情更严重。 在他被逮捕后不久,朱虞夫的妻子姜杭丽曾为他提出过保外就医要求,但被拒绝。此后,当局多次拒绝和漠视家人提出的保外就医要求。朱虞夫在20多年前已患有心脏血管壁增厚, 血管硬化,和冠状动脉心脏疾病。2012年3月,狱警折磨他后,朱虞夫的脑部出现了脑血管硬化。 2012年11月,朱虞夫需要靠在墙上支撑走路。他的冠状动脉瘤,腰椎间盘突出症,严重高血压和高胆固醇,因以往多次被监禁中得不到治疗而继续加剧。由于营养不良,朱虞夫变得非常虚弱。

朱的妻子在2013年4月探视他的时候发现他的头部肿大,朱对她说,由于自己越来越差的健康状况,他很怕自己可能会在狱中死去。她还说朱的健康状况恶化的部分原因是狱方为了报复他的家人去美国为释放他寻求支持而虐待他。2013年5月,有报道说朱多次因身体太虚弱而昏厥,12月,他的妻子第四次为他申请保外就医,这一次,她不仅向监狱,还向多个省级政府部门递交了申请。他的妻子为此遭到了报复,警察还警告她不许和别人讨论她丈夫的健康状况。在最近的一次2014年1月的探视中,朱的家人发现朱患上了头痛和高血压。据说,当局告诉朱的家人不要再申请保外就医了,因为那“没用“,但家人仍然申请了。在他们递交申请之后,狱方给朱做了心电图和血压测试,之后告诉他的家人朱“没有达到保外就医的要求。”

——— 释放 ———

陈克贵 – 阑尾炎(盲肠炎)
生日:1979年6月10日
羁押地点:山东省临沂监狱 (释放)

陈 克贵是著名维权行动者陈光诚的侄子,现于山东临沂监狱服刑。2012年11月,山东省沂南县人民法院在陈克贵的家人和律师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故意伤害的罪 名判处陈克贵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2012年4月,受到当局严密监控的陈光诚逃出临沂。其后,他的哥哥陈光福一家遭到临沂当局的报复。4月26日深夜, 多名不明身份者闯入陈光诚大哥陈光福家中,陈光福之子陈克贵在遭遇攻击时持刀将闯入者砍伤。伤者之一是临沂双堠镇镇长张健。2015 年7月29日刑满出狱。

陈克贵患有阑 尾炎(盲肠炎), 但当局一再拒绝家人保外就医的要求,最近的一次是在2014年1月。2013年4月24日,陈克贵告知父母,监狱医生诊断出他患有阑尾炎,并在接受抗生素 治疗,但还是非常痛苦。在2013年12月,他的母亲任宗举再次到监狱探望,看见他捂着腹部,满头大汗,情况很不好。 2014年1月2日,家人再次要求保外就医,但被监狱当局拒绝,说他们没有权利提出这种要求 。

哈达先生– 抑郁,未知的肾病,心脏冠状动脉疾病,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
生日:1955年11月29日
羁押地点:秘密关押在位于呼和浩特市的白塔机场旁的“金叶科技生态园” (释放)

哈达,蒙古族学者和维权行动者,曾因“间谍罪”和“分裂国家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但是,直到2014年12月9日,当局都继续将他关押在非法的“黑监狱中”。他的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被当局以捏造的罪名“非法经营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分别抓捕。在被羁押16个月后,新娜在2012年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但于几日之后被释放。他和威勒斯都处于“监视居住”之下。

哈 达患有心脏病,严重的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不明情况的肾病和抑郁症。在被关押在内蒙古赤峰监狱时,他遭受了多年的酷刑和不人道对待,并被当局拒绝给予适 当的治疗。在目前非法羁押的状况下,他的家人说看守加剧了他的孤独和抑郁,并且不清楚他的其他病症是否得到了适当的医治。在他于12月被释放后,哈达和新 娜接受了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的一系列采访。

2014年3月,他的妻子新娜说他的健康状况十分糟糕。他被关押在一个单独的房间中,据称这加重了他的抑郁。新娜还说道,看守一直给哈达大量的酒精,明显是想加重他精神的不稳定。这一情况在他岳母于2012年探望他后被曝光。哈达的叔叔在2014年探视他后说他的肾不好,常导致尿失禁。2012年十月,有报道称 哈达的抑郁情况非常严重,有医生建议其转入精神病医院,但这遭到了当局的拒绝。在1996年至2010年被关在赤峰监狱的四年间,哈达遭受到了一系列的酷 刑和不人道待遇。他被单独关押,连夜被用手铐铐在一块金属板上,禁止同其他人说话,被限制和家人联络,每天被强迫从事10小时以上的重体力活,被其他犯人 殴打,被强迫吃不能吃的食物,导致其常常呕吐。

新娜也患有心脏病。在她于2010年被捕的时候,她的状况恶化但当局不许她就医,只是给她一些她不认识的药吃。在她于2012年获释后才终于被允许看医生。她也还有胸部疼痛并仍在吃药。

黄泽荣 (笔名 铁流)- 高血压、血栓、前列腺疾病、频尿
生日:1933年5月29日
羁押场所: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获释)

2014年10月23日,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和“非法经营罪”逮捕了81岁的作家铁流。铁流被拘捕与他发表在网络上的一篇批评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宣传部部长刘云山的文章,以及撰写一些老年人对毛泽东时代生活的回忆录有关。他在9月13日和他的看护黄静一起被抓捕。

铁流因为连夜审讯而晕倒并失禁,他因此被送进北京红十字医院急诊室接受治疗。 9月26日,铁流会见律师的时候告诉他的律师周世峰和刘晓原,他至少三次从晚上10点到早上10点,连续12小时接受讯问。铁流说,他因年事已高和曾经被 关在劳教所超过20年的经历本来已经很虚弱的身体在这次被拘留期间变得更糟了。 他的律师为其申请取保候审,但这一要求被当局拒绝了。

吕加平— 冠状动脉心脏疾病,糖尿病,胆结石,支气管扩张和脊柱骨质增生
生日: 1941年6月14日
羁押地点:湖南省邵阳市监狱 (保外就医获释)

吕加平,异见人士, 历史学家,2011年12月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现监禁于湖南省邵阳市监狱。于2015年2月17日保外就医获释出狱。

吕加平患有包括冠状动脉心脏疾病,糖尿病,胆结石,支气管扩张和脊柱骨质增生在内的多种疾病。2011年底, 吕加平心脏病发作, 但他在被带出监狱看病时仍然戴着手铐脚镣。吕加平曾在2012年9月及2013年1月两度被转移到监狱医院,但最终被送回监狱。

吕加平的儿子于浩宸在 2014年6月探望父亲后说吕加平的身体状况日益恶化, 并且患上了股骨头缺血性坏死。吕加平有睡觉障碍, 站立和行走都不便,还正在慢慢地失去听力和记忆力。他的家属为他请求保外就医,均被北京和邵阳政府拒绝。2012年6月上旬,1000多名支持者通过签名 活动呼吁批准他保外就医。因为这项签名活动,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妻子于均艺和儿子,受到了警察严密的监控和骚扰。

任自元— 肺结核
生日: 1979年10月28日
羁押地点: 山东省第一监狱 (获释)

任自元,山东省的一名教师,异议人士,于2006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在山东省第一监狱服刑。2015 年6月9日刑满出狱

任 自元在监狱里一直受到酷刑、被殴打,而当局一直拒绝为其提供治疗,导致他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严刑拷打造成他的椎骨和鼻子骨折,和许多其他伤害。 任的家人为其申请保外就医,但遭到了狱方拒绝。他的家人最后一次被允许探望他是在2010年3月,那时,他的父亲得知他患上了肺结核,却没有得到适当的治 疗,人非常瘦。自那时起,他的家人便不被允许和他联系,他们最近一次收到有关任自元的信息是在2012年,一名刚被释放的犯人说任自元被单独关押起来。他 的母亲继续尝试着去监狱探望他,最近的一次尝试是在2013年12月,但仍未获批准。

王扣玛 – 高血压,脑干梗死(中风)
生日:1954年7月17日
羁押地点: 上海市委监狱总医院 (获释)

王扣玛,上海维权人士,因“寻衅滋事” 被判30个月。2015 年3月24日刑满出狱

王扣玛因严重病患,正在监狱医院服刑,但他仍然没有得到足够的治疗。他的家人

担心他的生命可能有危险 。王扣玛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并曾经中风, 造成身体残疾。他的健康状况非常差,2013年9月出庭时,需要用氧气罐协助呼吸。

在2013年12月,王扣玛的律师探视后形容他起不了床,需要打点滴,健康状况危殆。在上海监狱医院的医生诊断他曾出现多次脑干梗死(中风)。2013年12月9日,王扣玛的女儿提交保外就医的申请,但地方当局没有作出答复。

谢福林先生 – 心脏病,高血压,胃病,脑出血
生日: 1950年6月20日
羁押场所: 湖南省长沙监狱 (获释)

谢福林,民主维权人士、08宪章的签署者,作为当局对其民主维权活动的报复,自2010年被以捏造的罪名“盗窃罪”判处六年有期徒刑。2009年被捕,2015 年7月23日刑满出狱。

谢患有一系列的严重疾病,他和他的妻子都担心他可能无法挺到刑满之时。谢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和不明原因的胃病。据称,2013年,他还患上了因为高血压没有得到适当医治而导致的脑出血。2014年4月的消息称,自2013年中以来,长沙监狱方希望谢尽快办理保外就医,但湖南长沙芙蓉区政府与政法委却阻止其保外就医。

2010 年5月,长沙监狱告诉谢的妻子金焰说谢患上了严重的高血压,医生告诉金焰应马上带谢就医。当月稍晚时候,谢的律师马纲权注意到谢的手脚都肿胀脱色。在那之 后不久,谢便昏倒了。2011年3月,金焰在长沙监狱探视谢的时候发现他的身体肿胀,谢还告诉她其由于心脏病和高血压得不到有效医治而经常会有剧烈的胸 痛。2011年9月和12月金探望他后表示,谢的疾病恶化了,并且由于营养不好还患上了肠道疾病。2011年夏天,为其申请取保就医的申请被当局以“上级 政府不同意”拒绝。

自2012年1月起,金焰被当局拒绝为其丈夫送药。次月,金注意到谢已经十分虚弱,需要三个人抬着才可以出来会见她。谢 再次告诉她他的病情恶化,并反复说当局拒绝给予他合适的治疗。据报道,监狱强迫谢认罪并称如果这样做他将获得减刑,但这被谢拒绝了。谢因为病情太严重以至 于当局在2013年5月8日不得不将其送进了医院进行治疗。他患有脑出血和眼部血管破裂,这都是高血压得不到治疗的结果,并且,他好几天都无法进食。

谢还遭到了长沙监狱的暴力对待。2010年11月初,其他犯人殴打谢,但监狱看守对其不闻不问。殴打致使谢长时间胸痛并在监狱医院接受了四天的治疗。2011年5月,一名监狱看守把谢拖下楼梯,致使谢在监狱医务室被治疗了一整晚。

Jun 26, 2014 • 2:32 am

【中国人权捍卫者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2014.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