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春】刘念春控告北京市公安局

据中国人权消息,七月初被中国政府押往黑龙江劳改的著名异议人士刘念春,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控告对他施加三年劳动教养的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和北京市公安局。刘念春在诉状中逐条反驳了对他劳动教养的理由,指出他和王丹、刘晓波等人书写的给政府的公开呼吁信,是行使中国宪法第三条、第五条、第三十五条所赋予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从形式到呼吁信的内容,没有任何违反宪法和法律之处;筹建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不仅没有任何违反宪法和法律之处,而且中国的民政部还找过他联系过,北京公安局在经过半年的取证调查後,也早于九四年就明确做了“不构成犯罪”的结论;他接受中国人权转交给他的旅美留学生人道帮助款,是在九三年四、五月份,根本不构成任何法律问题;与此同时,刘念春向法院指出,他在九四年和九五年所遭受到的两次监视居住,时间长达十七个月,将他秘密关押使他完全丧失了自由,是违背法律规定的行为。刘念春根据上述理由,要求法院撤销对他所施加的劳动教养迫害,并且由迫害者赔偿他经济损失。

刘念春的妻子储海蓝在黑龙江双河劳改农场探视刘念春後,返回北京立即给江泽民、乔石等人写信,要亲自将这些信送交江泽民乔石等人管辖的权力机构。这是因为刘念春目前的处境极为恶劣,病情十分严重,她要向国家机构和社会寻求援救。储海兰说,刘念春在北京团河劳改农场就遭到至少是警察放纵犯人进行毒打。纠集犯人毒打刘念春的为首者,是因为吸毒嫖妓而劳改的犯人头。刘念春被多次无故毒打後,向管理这个劳改队的警官指出,放纵犯人毒打迫害其他人是违反劳改的有关规定的。为了抗议警察恶意放纵甚至暗中组织的毒打,刘念春自六月二十八日开始绝食,直到七月三日离开团河农场前。

储海蓝离开劳改队回北京时,遭到劳改队警察的强制搜身。储海蓝对此提出了抗议,指出对她搜身是违法行为。但是警察仍然强行剥光了她的衣服,包括内衣内裤和袜子。

刘念春原是北京师范学院学生,七八年开始参加民主墙,是民刊《今天》的六名编辑之一,他让出自己的家,做为民刊及民众组织联席会议的工作场所。八一年,刘念春因为参与民主墙的活动,被中国政府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三年。刑满出狱後,刘念春仍然遭受各种迫害,没有工作,遭受骚扰和监视。八九民运中,刘念春参加了游行和其他各种民运活动,在六四屠杀後,依然参与了与民运有关的一些活动。九三年,刘念春参与发起异议人士在经济上相互救援的青岛会议,因此遭到了关押审讯。九三年十月份,刘念春参与了和平宪章运动,是这个运动的发起人之一,担任北京地区召集人,因此反复遭到拘传关押。九四年上半年,刘念春参与发起筹办《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组织,是主要筹办负责人,并负责向中国民政部注册登记。为此,刘念春被警察秘密关押五个月。九五年上半年,刘念春参与了许多建议信公开信的活动,他是发起人或签署人。为此,刘念春又于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遭到警察秘密关押,九六年七月更被判处三年劳动教养。

【北京之春】1996年9月号-民运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