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5月15日,香港民建联主席马力与记者茶叙时,以没有“刻意屠杀”为由,公开质疑六四“屠城”和坦克辗死学生。他甚至说“指一堆东西就说(学生)被坦克车辗过,那不如找一只猪,用坦克车辗过,看看是否会变成肉饼?”

言下之意,六四死者不是戒严部队刻意所为,而是无意之失。

18年前,戒严部队的坦克在西单六部口附近追辗学生,造成多人死伤,这是六四屠杀中最为凶残的一幕,已有多种信息来源和现场图片为证。马力身在香港,如果想了解真相,最简单的方式是找来丁子霖女士的《寻访六四受难者》,看看“疯狂的坦克”一节,公布了那凶残一幕中的14名死伤者,5死9伤,都有姓名、年龄、单位、籍贯及受伤、致死的部位。

就我接触过的六四屠杀资料中,公开质疑坦克追辗学生这一历史事实的人,并用“一堆东西”和“一只猪”来质疑的人,马力算是拔了头筹。而他这种无视历史事实、不尊重冤死的亡灵及其亲属的胆量,也确实拔了信口雌黄的头筹。

马力否认六四“屠城”的说法,《寻访六四受难者》一书同样提供了多起“刻意屠杀”的例证。在此仅举一例:

死者吴国锋,当年不满21岁,系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管理系86级学生。他死得极惨,连中了四枪,肩、肋骨和手臂都有枪伤,致命的一枪射中后脑勺。他的肚脐右下方留下7至8公分长的刺刀伤口,双手手心也有刺刀的伤痕。可以推测,吴虽连中数弹,却并没有立即死亡,士兵就用刺刀捅进了他的腹部,最后向后脑勺上开了一枪。

马力先生,这难道还不是“刻意杀人”?

在我看来,马力的质疑貌似求真精神,实则诡辩逻辑。他选择在六四18周年祭日前质疑六四屠城,既是为中央政府洗脑特区香港的政策张目,更是在敏感时期为北京政权背书。

然而,马力信口雌黄带来事与愿违的效应,从反面提醒世人不忘六四、关注真相。

18年来,以丁子霖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首要诉求,就是“说出真相,拒绝遗忘”。

今年中共两会期间,她们的上书再次突出了“解除六四禁区,公开六四真相”的诉求。

她们既敦促当局解除六四禁区和公开六四档案,也呼吁当年运动的参加者、目击者、知情者说出真相。因为,真相的澄清是解决历史冤案的前提。没有真相,受害者的冤情将被淹没,加害者的罪责无从确定和追究,历史记忆也将再添一大段空白。

马力有勇气质疑大陆民间、流亡人士和世界各媒体的六四记载,为什么没有勇气公开质疑北京政权的六四谎言?马力作为北京器重的香港左派和全国人大代表,既然认为六四真相至今模糊,他为什么没有勇气要求北京政权开放六四话题和相关档案,停止封杀天安门-母亲和民间对六四真相的追寻!

在香港,尽管有马力这样的公然侮蔑六四亡灵的亲共人士,但18年来的六四祭日,当13亿人口的大陆陷于黑暗之时,在只有几百万人的香港却一直闪烁为亡灵点燃的烛火。每年六四祭日,我坐在北京那死寂般的黑暗中,想象香江畔被烛火点亮的夜空,心中便升起了感动、欣慰和希望。

2007年5月31日于北京家中

【明报】2007.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