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在全球互联网上搜索“全球被恶搞政治人物排行榜”,第一是美国总统小布什,第二是英国首相布莱尔。自从伊拉克战争以来,这两位当今世界最知名的政治人物一直身处争议漩涡,激烈的批评和恶意的嘲讽,遍布世界各地媒体,反对伊战的大规模抗议游行也屡屡发生——不但在世界各地,也在美英两国。

言论自由最为善待人性的地方在于,批评者和被批评者能够和谐地分享同一种的自由。没有人会因发表对总统及其政府的尖锐批评而遭到行政权力的处罚,更不要说被关进监狱;也没有政治人物会因满天唾沫而勃然大怒,下令封杀媒体、开除记者。所以,布什和布莱尔这对亲密盟友,对铺天盖地的批评和各种形式的嘲讽,也包括网络恶搞,早已是荣辱不惊。

退一步讲,不管两大政治人物心里多不高兴,也奈何不了媒体和网民,更无权下达封杀令。因为他俩都知道,无论自己的行政权力有多大,纵然可以调动千军万马发动一场战争,也惹不起一个小民的言论自由。

然而,中共历届独裁者大都是不许批评的一群,时至今日,中国刑法上仍然有“煽动颠覆罪”,当局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制造文字狱。而权力霸道必然导致政治弱智,弱智到连那些善意的幽默式献媚也无法理解。所以,1949年后的中国,除了文革期间用漫画来丑化那些走资派之外,其他时期以讽刺当权者为主题的漫画已经绝迹。即便在今日的互联网时代,中国的网络上可以搜索到巨量的恶搞各类名人的条目,却很难搜索到恶搞中共寡头的条目。

总书记的热泪为谁而流?9月11日,广州《新快报》A15新漫画版出现一张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漫画且配有文章,标题为《总书记的热泪为谁而流?》。然而,令人惊诧的是,图文作者“孤寒斋主”却因此被停职。“孤寒斋主”本名邝飙,中年漫画家,现供职《新快报》要闻部。他长期从事漫画、连环画创作,代表作有《鸡讲人话系列》、《办公室系列》(四格)、《天使在人间系列》(单幅)和肖像漫画系列等。

此漫画源于胡锦涛给北京大学已故教授孟二冬的女儿孟菲回信一事。孟二冬48岁英年早逝。他在一年中接受三次大手术,顽强地与癌症作斗争。胡锦涛在信中说:“我是含着热泪读完你(孟菲)这封来信的。”

漫画上的胡锦涛,身穿西装坐在书桌前,右手持笔回信,左手拿手帕擦泪。作者配文:“胡锦涛的热泪是为孟二冬的奉献精神而流。总书记那感人肺腑的信不仅是写给孟教授女儿的,也是写给全国教师的。这是总书记对孟老师全家的关心,更是对全国教师的关怀。”

如此肉麻的献媚之作,居然也要受到惩罚,真的搞不懂中国人还能说什么!

不错,中共领导人出现在媒体上的形象,一贯是正襟危坐的严肃姿态,即便是献媚,也决不允许用漫画这种艺术形式来再现。此漫画是二十多年来大陆媒体上出现的首幅中共党魁漫画。但在我看来,这幅画是毫无漫画味道的失败之作,无论是画面本身还是配发文字,丝毫找不到漫画所具有的讽刺意味。而以作者的创作功底而言,如若不是创作过程中的战战兢兢,是断断不会画得如此低劣。退一步讲,即便有漫画作者想含蓄地讽刺一下当今统治者,命脉握在党国手里的媒体负责人,也绝对不敢发表。

所以,一望而知,作者的创作意图,绝非恶搞,而是为了以创新的方式歌颂新党魁。因为从上台之日起,胡锦涛就高调亲民,以漫画来献媚亲民党魁,具有平易亲切的特征,更能显示当今百姓对当今圣上的真心拥戴,岂不是可以让胡总更舒服。

遥想上世纪八十年代,启动改革开放使中共政权重新获得了民意支持,当时的中共领导人也充满自信。开明的总书记胡耀邦公开提倡过穿西服和用刀叉,中国媒体也发表过一幅紧跟总书记号召的漫画,漫画中的胡耀邦身穿西服、手拿刀叉。这幅漫画并没有给画家和媒体带来任何麻烦,反而是胡耀邦的号召引发出社会争议。

而现在的中共寡头们却处在高度的警觉中,以至于把媒体的一次亲切献媚变成“政治事故”。这大概因为:1,他们大都成长于狼奶四溢的毛时代,那是一个只有咬牙切齿而没有会心一笑的时代,只有丑化侮辱而没有亲切幽默的时代;2,六四后十七年来,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急遽流失,改革的社会共识已经不复存在,寡头们的权威也大幅度下降,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权力恐惧。所以,他们缺乏自信和雅量,更缺乏审美情趣和幽默感,非但无法欣赏这种更贴心的献媚方式,反而小题大做地把漫画视为对最高领导人的丑化。正如李锐先生所言:“胡锦涛他们都是戴红领巾长大的,……早请示晚汇报,党是光荣伟大正确的,……”

美国总统布什曾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眩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

在把统治者“关进笼子”整套制度设计中,言论自由是最基础的制度之一。因为,言论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权之一,不仅具有确立人的尊严的本体性价值,而且具有对政府进行舆论监督和保护人权的工具性价值,所以,媒体才被誉为“无冕之王”或“第四权力”。

反观改革将近三十年的今日中国,离“把统治者关进笼子的梦想”之遥远,甚至远到连汉文帝时代都不如的程度。早在二千年前,汉文帝还知道不能立法禁言和制造文字狱,他在公元前178年(文帝前二年)下诏废黜“诽谤妖言罪”。他的理由是:“古代明君治理天下,在朝廷上专设鼓励献计献策的旌旗和书写批评意见的木柱,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朝政的清明,鼓励臣民前来进谏。现在的法律中,有‘诽谤罪’和‘妖言罪’的律条,使得群臣不敢畅所欲言地批评朝政,皇帝无从得知自己的过失,这怎么能吸引远方的贤良之士到朝廷来呢!应该废除这些律条。百姓中有人初相约以诅咒皇上而后又相互诋毁,官吏认为大逆不道。百姓中有人说别的话,而官吏又认为是诽谤。这样的百姓以愚昧无知而获死罪,朕甚不取此法。自今以后,再有犯此者不要治罪。”(上曰:古之治天下,朝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所以通治道而来谏者。今法有诽谤妖言之罪,是使群臣不敢尽情,而上无由闻过失也。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其除之。民或祝诅上以相约结而后相谩,吏以为大逆,岂有他言,而吏又以为诽谤,。此细民之愚无知抵死,朕甚不取。自今以来,有犯此者勿听治。)

在今日中国,不要说媒体对统治者提出公开批评决不允许,甚至连草民第一次用漫画方式向当今圣上献媚,画家的心态也是如履薄冰。此心态必然使作者失去创造力,所以才把讽刺性的漫画搞成了歌德性的“正画”。

如此小心翼翼的创新式献媚,也不为当今党国所容,岂不是最大的自我恶搞!

2006年9月20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中国】2006.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