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刘晓波等:呼请中国政府在全球基金国家协调机制上尊重民间权利和文明规则

经历一个世纪多的主义、解放和纷争后,人类迎来了全球主义。面对地球变暖、资源、环境恶化、传染病流行、人口增长、原教旨主义和核武器扩散,人类发现自己竟然是那么的脆弱,人类需要相互依存和支持。

我活,也让你活!

全球人类健康和安全受到艾滋病、结核和疟疾的威胁。这样的全球性危机需要国际社会的紧急行动。有效的行动需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双边机构、私立机构、民间志愿者、学术部门、研究人员及私立基金会做出更大的努力;需要尽快建立一种新的、全球性的官方和民间合作伙伴机制,以加强在三种疾病上的合作、协调和更大的投入,全面改善健康状况。

在八国首脑会议、联合国和国际公民社会运动的推动下,全球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简称全球基金)于2002年初发出第一轮项目招标通告。目前,全球基金已经运行5年,总共获得89亿美元捐款承诺,已经支付给全球基金的捐款总额50.5亿美元。截止2005年12月,中国被批准获得资助的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资金达到3.9亿美元。

建立全球基金的目的是通过新建立的官方和私立机构合作伙伴机制,募集、管理和分配资源,将这些资源送往最需要援助的地区,对降低疾病感染率、患病和死亡做出持续而有益的贡献,从而减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在有关国家产生的影响,为新千年减少贫困的发展目标做出贡献。全球基金代表了国际卫生融资的新途径。

全球基金不在各国设立分支机构。全球基金要求各个受赠国成立一个国家协调机制(委员会)(Country Coordination Mechanism,CCM),处理各国项目申请、项目监督和评估。虽然全球基金要求国家协调委员会应该是多部门和官民合作的机制,但是中国在2002年成立的国家协调委员会完全由政府控制,委员会的工作也不符合全球基金的透明和公正的原则。

全球基金中国项目不断出现腐败和资金滥用的丑闻而无人过问。全球基金中国项目也未履行承诺,没有把应该给非政府组织的资源分配给这些组织。一些地方,甚至公然出现党政部门领导全球基金事务的现象,政府用全球基金的钱威胁非政府组织:不听话,不给钱!在全球基金支持的地区,艾滋病工作者时常被软禁在家里,而执行任务的警察竟然是从卫生局领取津贴。

为建设一个符合现代全球化治理理念的国家协调委员会,2004年11月全球基金第九届理事会通过决议:“代表非政府部门的CCM成员必须由其所在的(每个)部门根据各自制定的、有记录和透明程序自行挑选或选举产生。”(CCM members representing the non-government sectors must be selected/elected by their own sector(s)based on a documented,transparent process,developed within each sector.)这些非政府部门包括非政府组织和基于社区的组织、艾滋病、结核病或疟疾三种疾病的感染者、宗教或基于信仰的组织、私人机构、学术机构。全球基金要求非政府部门应该占国家协调委员会成员40%以上。

2006年3月27日,中国通过新的国家协调委员会章程(试行),开始组织各个部门(选区)CCM成员的选举工作。在一个不民主、严重不公和政府长期暗箱操作的社会中,全球基金的善治理念出现了危机。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我们听到了来自中国草根组织和疾病感染者两个选区选民们的呼声。他们认为中国CCM秘书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暗箱操作、双重标准,控制选举过程。

草根组织们抱怨说:2006年4月27日CCM秘书处召集的草根组织选区选举会议,一些官方组织混进了草根组织选区的选举,一些按照章程没有选举权的组织(章程和选举会议通告上规定只有注册的组织有选举权、被选举权和表决权)被选择性的安排进了选举会场和参加投票。

感染者们抱怨说:2006年5月22日结束的、CCM秘书处召集的感染者选区选举不透明、无人监督、没有公开的选举程序说明、用传真投票、用电话录音投票、缺乏基本信息交流、很多注册选民没有拿到选票、在115个注册选民中当选代表只获得3票。

我们获悉,2006年5月16-20日,由9个中国草根组织发起的“全国草根组织全球基金研讨协商会”在北京召开,70个组织参加这次会议,60个组织当场报名参加了草根组织自己依照全球基金相关决议组织的CCM代表选举,选出了选民信任的CCM代表。

我们获悉,2006年5月29日,76名感染者选区注册选民(注册选民总共有115人)发表声明,认为CCM秘书处组织的、5月22日结束、通过传真机投票的选举无效,并要求组织一次新的选举。感染者们向CCM秘书处表示,可以由秘书处和感染者们组成一个选举委员会,组织选举;感染者们愿意自筹经费处理选举相关事宜。

我们支持中国草根组织和感染者朋友们自发的行动,特此呼吁如下:

1、在全球基金和全球合作事务中,中国政府应该放弃狭隘、专制和暗箱操作,尊重中国草根非政府组织和感染者们的意愿,尊重他们自行处理自身事务的权利。
2、中国政府不得扰民,要真诚面对本国人民和草根组织,缔结政府-公民社会伙伴关系协议。
3、联合国机构、捐款国使馆、国际非政府组织、全球基金执行机构和理事会,应该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中国政府尊重本国人民和草根组织的自主权。
4、中国政府需要制定一项处理与非政府组织关系、尊重非政府组织自主权、为非政府组织提供政治经济保障的协议性文件,并规范政府和政府官员的行为。

我们关注中国人民的健康,关注中国民间社会的健康发育,关注中国民主化进程,我们呼请中国政府尊重民间组织的权利和全球文明的规则。

最后,我们呼吁社会各界签名支持。

签名信发起人(以姓名拼音排序,不分先后):

阿 海(瑞典 历史学家)
艾晓明(广州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
包遵信(北京 历史学者)
蔡 楚(美国 编辑)
丁子霖(北京 教授)
杜 光(北京 学者)
贺卫方(北京 法学教授)
胡 平(美国 《北京之春》主编)
江棋生(北京 自由撰稿人)
江天勇(北京 律师)
蒋培坤(北京 教授)
康国雄(北京 副教授)
李柏光(北京 法律工作者)
李大同(北京 新闻人)
李方平(北京 律师)
李 健(大连 公民维权自愿者)
李建强(青岛 律师)
李卫平(湖北 自由撰稿人)
李午汜(北京 中国律师后)
李晓蓉(美国 学者)
力 虹(宁波 诗人)
廖亦武(成都 作家)
林 辉(杭州 自由作家)
刘 荻(北京 自由撰稿人)
刘晓波(北京 自由撰稿人)
浦志强(北京 律师)
孙文广(济南 教授)
王 丹(美国 八九学运领袖)
王军涛(美国 政治学博士)
王力雄(北京 作家)
吴 思(北京 历史学者)
一 平(美国 编辑)
姚立法(湖北潜江 人大代表)
张鹤慈(澳洲 自由撰稿人)
张伟国(美国 新闻人)
张星水(北京 律师)
张祖桦(北京 宪政学者)
赵 诚(山西 学者)
赵达功(深圳 自由撰稿人)
郑 义(美国 作家)
庄道鹤(杭州 学者)

2006年6月6日星期二

注:

1、本次签名开放征集,请签署实名、居住地和职业;
2、签名信箱:gongminshehui@gmail.com;签名网址:https://www.qian-ming.org/
3、本次签名由刘晓波和李健负责征集。

【维权网】2006.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