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对胡耀邦的机会主义纪念

党魁胡锦涛亲自提议纪念已故总书记胡耀邦九十冥诞,由于胡耀邦名字是八九运动和政治改革的主要象征之一,所以,胡锦涛的提议曾遭到政治局9名常委中的4人反对,但胡锦涛力排众议、拍板定案。然而,中共高层仍然心怀戒惧,表现得首鼠两端,为这一纪念活动设置了重重限制。

纪念活动选择在18日而不是胡耀邦诞辰的20日,就是为了让胡锦涛本人有借口不参加纪念大会——他正在韩国参加APEC峰会,使纪念规格降低;纪念规模也由2000人缩小到300人,并不邀请一些党内的开明元老出席;这样还告诫胡耀邦家乡湖南浏阳的官员不要过于高调,致使浏阳地区决定取消大部份活动,也不举行刚刚完工的胡耀邦陈列馆的开馆仪式;

纪念显然有为冤死的胡耀邦恢复名誉的意味,但又不敢触及邓小平的错误和六四惨案,只是重申1989年邓小平定调的评价,曾庆红的讲话对胡耀邦的评价,与十六年前追悼会上的评价一字不差;

对关于胡耀邦的出版物进行严审,只允许出版按照官方标准写出的传记,而不允许真实记录胡耀邦生平的传记(如陈利明所著《胡耀邦传》)在大陆出版;对纪念活动的报导实行统一口径的严控,严格限制境外媒体对已经退休的党内开明派(如李锐、林牧等人)的当面采访。

毛泽东和邓小平可以一言九鼎的强人时代过去以后,后强人时代的独裁政权的基本特色,就是在重大政治决策上的进退失据、首鼠两端,江泽民时期如此,胡锦涛上台以来亦如此。

2003年,是胡温上台的第一年,提出新三民主义的“亲民路线”,关注两极分化和社会公正,特别是对“孙志刚事件”和SARS危机的处理,胡温曾经给外界以开明印象。一时间,“胡温新政”美誉,充斥海内外媒体。

然而,2004年,“胡温新政”突然变脸为“毛式旧政”。胡锦涛提出政治上要向朝鲜和古巴学习,严厉打压底层维权、民间信仰、异见人士、自由知识界、维权律师、新闻媒体和互联网,其严厉程度远甚于江泽民时期,政治严冬笼罩中国大地。于是,“胡温新政”变成破碎的舆论泡沫,国内外舆论对胡温政权的恶评如潮。

2005年,胡温政权为扭转日益不堪的政治形象,玩起了“首鼠两端”的双面把戏:一方面,“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在党内、在民间沦为“性教育”或“保鲜”的笑柄,另一方面,胡温政权又提出“和谐社会”的口号来弥补;一方面为赵紫阳先生举办丧事,另一方面又在国内媒体上封杀赵紫阳的名字,在丧事期间大面积地严控所谓的“敏感人士”;一方面政治严冬从未出现任何回暖的迹象,另一方面公开发表第一个《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并纪念胡耀邦。

有人评价说,胡锦涛走的是中庸路线,既反极左也反极右,既反倒退也反对激进。而事实上,国内外致力于推动中国政治民主化的力量,很少有人主张激进的政治改革,而大都坚持渐进改革的路线,然而,即便是最温和的政治改革主张——启动党内民主——也不被现政权接纳。

所以,胡锦涛的执政底色,与其说是稳健的“中庸之道”,不如说是固守跛足的“稳定第一”。纪念胡耀邦,与其说是开启政治改革的征兆,不如说是为巩固权力而对亡灵的机会主义利用。

2005年11月19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5.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