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狂妄成精的李敖

继国民党、亲民党、新党的政客陆续来大陆开拓政治市场之后,台湾的“政客式文人”李敖也来大陆开拓言论市场了,政客进人民大会堂朝拜中共权贵,“政客式文人”登大陆最著名的“高级奴才培训基地”的讲台。

尽管,李敖自称:我要让大陆民众知道,李敖比连战、宋楚瑜更会演讲。但在我看来,李敖的“文化之旅”,象连战的“和平之旅”和宋楚瑜的“搭桥之旅”一样,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朝圣之旅。”

谁都清楚,大陆对李敖的青睐,源于反台独的统战需要。浏览大陆的各大网站,李敖的形迹“既红又黄”:一面是政治上“狂傲的反‘台独’斗士李敖”,这符合大陆的绝对政治正确,为政府和愤青所爱,所以,李敖反台独的言论遍布大陆媒体;另一面是私生活上“李敖放荡不羁的精彩恋爱”,这符合才子佳人的经典娱乐模式,为喜欢窥探名人花边的大众所爱,李敖私生活的照片在几大网站上都能见到。所以,华裔法籍作家高行建获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在大陆媒体上遭到全面封杀,而李敖的小说《北京法源寺》仅仅得到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却被大陆媒体热炒了一阵。

另据东森新闻报道:李敖到北京的第一刻,大陆官方就祭出大排场,机场保安工作管制之严,不输给台湾政党领导人,迎接李敖一个人相当于一个政党访问团,超级保镖加迎接车队,中央警卫局出动十几位保镖,个个人高马大,身上黑墨镜、黑西装、身高起码180公分,看上去都是狠角色。大批媒体记者被赶出了大火气,保镳和记者爆发冲突。

骂谁夸谁一清二楚

最善于自吹自擂的李敖,兼具才子的博学、尖刻和文人的狂躁和粗野,曾以良心犯的资历和大胆的文字,先在台湾变成“明星文人”,继而在八十年代的大陆变成反独裁反传统的斗士。然而,自从台湾进入民主社会以来,享受着言论自由的李敖,反而在写作上露出江郎才尽之态,在台湾言论市场的份额急遽萎缩。于是,精明的李敖转向大陆,以煽情的“大中华民族主义”拓展大陆的言论市场。

所以,他上飞机前对媒体说:他曾公开赞成“一国两制”,大陆应对他有“基本信任关系”,而且早年国民党执政时期,他多次被人向台湾警备总部检举是“匪谍”,既然曾被当做是“共产党的间谍”,他这次去北京会“向党中央报到”。(他到北京机场的感言是:“今天我终于活着回来了。”“(我)不是以客人的身份,而是以自己人的身份访问大陆”。

据凤凰卫视报道,李敖诳天安门,解说员请他留言。他写下“休戚与共”四字,并解释说:“休”代表快乐,“戚”代表难过,“共”就代表共产党。在天安门城楼上,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向李敖介绍,这个位置就是当年毛主席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地方。李敖听说,赶紧在此留影,又对着广场上呼喊他名字的热情观众和记者挥手致意,但只挥了一下,就机警的反应过来说:“我可不能乱挥手”。

近年来,从李敖关于两岸关系的言论看,他已经陷入大中华民族主义高于自由主义的魔术之中,反台独反得颠三倒四、满嘴流油,动不动就以外省人的傲慢贬低台湾本省人。特别是从2000年台湾大选开始,高声赞美“一国两制”的李敖,开始了新一轮的堕落,爱国大旗举的越高,堕落得就越快。

被大陆民间称为“中央电视台香港频道”的凤凰卫视,自然会对赞成“一国两制”的李敖情有独钟,专门开辟《李敖有话说》节目,也使李敖再次进入大陆人的视野。看李敖在电视上的表演,表面上还是骂人骂得百无禁忌,而实际上是用叫骂台湾政客来向中共政权献媚。我必须承认,李敖献媚的技巧确实高于中共的御用智囊。

李敖是很狂妄,自称五百年来中文写作第一,但他并非癫狂得目无一切,面对不同的对象,他表现出一种政客式的精明,拿捏分寸和把玩辞藻的技巧,可谓炉火纯青:对台湾政权,无论是两蒋时代还是李登辉、陈水扁的时代,他骂遍了台湾的政客和名流,且骂得百无忌惮、心花怒放、脏话跌出;而一旦面对大陆政权及其高官,他马上变得温柔敦厚、语带媚腔,偶有批评,也是避重就轻,很礼貌很分寸。

比如在《李敖有话说》中,他骂李登辉是叛徒、骗子、认贼作父,骂陈水扁是“给奴才做奴才的奴才”,甚至把陈水扁贬为“卖牙签的希特勒”。他说:“我讲到这里先向希特勒抱歉。因为希特勒他是能干的人,几乎统治了这个世界,可是这个陈水扁在台湾像个瘪三一样,什么都不能做。”他说陈水扁上台证明台湾是假民主,靠的不是皇权时代的继承、不是战功、不是为民服务、也不是民主选举,而是靠骗:“整个台湾的领导人……他们就靠了一个字就是骗。……从陈水扁以下这批人,他们得到政权是靠一个骗字。”(第一集《我终于有一个机会在这里抛头露面》2004年3月8日)

但他却不解释:为什么在假民主的台湾,他李敖可以胡说八道而无后顾之忧?他还可以在2000年作为总统候选人参选,在2004年以无党籍参选并当选第六届台湾“立委”?也不解释为什么绝大多数民主国家都承认台湾已经是民主社会?难道只因李敖没选上总统或看不上当选总统,台湾选举就是假民主,就是“骗”!

然而,谈到中共政权及其权贵,他却屡屡为独裁政权打压台湾背书,公开为毛泽东时代的荒谬辩护,把暴君毛泽东奉为第一流政治家;他还为六四大屠杀的刽子手辩护,声言“佩服那个三起三落的邓小平”。在《李敖有话说》第14集《由“弃”字识破风凉话》中(2004年3月25日),他说前美国总统卡特是伪君子,因为当年卡特在北京和邓小平见面时,曾批评中国不民主不自由,批评中国的城乡二元户籍制没有迁移自由等;他却夸邓小平近乎无赖的回答:“你要多少人我送给你,你要一百万两百万,一千万两千万我送给你,你要不要?”

显然,卡特说的迁移自由和移民美国完全是两码事,邓小平自知理亏又要面子,也就只能胡搅蛮缠。李敖的评论比邓小平的回答更无赖:“他妈的你一个都不接,一个都不要,你讲风凉话叫我们来承受,我们怎么受的了呀?”李敖也会谈到言论自由,特别爱谈他当年在台湾争取言论自由的壮举,他曾坐了十年蒋家政权的大牢,他的书曾被查封近百本等等;但一涉及大陆的言论自由问题,他就谈得分外精明。他从不提及大陆的50多年的言论管制、频繁的禁书案和文字狱;他宽容地对待大陆的言论不自由,就连凤凰卫视删节他的电视讲话,也能报以理解的态度。这与他斥责蒋家政权禁书时的尖刻和愤怒,恰成鲜明的对比。当别人问李敖:你为什么只敢骂台湾而不敢骂大陆?只敢反对国民党独裁而不敢反对更残暴的共产党独裁?如果你生在大陆、遭遇文革,你敢讲这些话吗?

他的回答很技巧,也很狡猾,一反总是自称英雄的习惯,转而公开承认自己懦弱:“人难免有变得无赖的时候,……我今天回想到当年我坐牛棚的时代,我记得我会用一种玩世的方法,逃世的方法,狡猾的方法,技巧的方法来躲过那一劫。所以大家不要假设,我李敖如果留在大陆我做什么,我可能做出一些很卑微的事情来,也能做一些小小的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谁知道呢,这种假设的问题永远没有答案。”(第31集《假如问题永远没有答案》2004年4月19日)

其实,不是“假如问题永远没有答案”,而是“李敖有话说”已经给出了答案:在个人名利驱动下,李大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如若李大师反共,别说他来大陆拓展言论市场,“凤凰卫视”也绝不会有他的立锥之地。

拿“王八蛋”来自我炫耀

李敖最能骂人,据凤凰卫视2004年3月10日介绍:“经他抨击骂过的形形色色的人超过3000余人,在古今中外‘骂史’上,大概无人能望其项背!”由此,五百年来的中文第一写手,又创下了“天下第一骂”的吉尼斯记录。

李敖自称凡骂人必有证据,但其证据不光是用来骂人的,也是用来炫耀自己的才学、人格和名望的,而且时时处处都在炫耀,几乎每骂必自我炫耀。换言之,如果说,李敖的强项是“以证据骂人”,那么,他最为精通的是以骂人来自我炫耀:看,我李敖骂人骂得象无所不知的神。

2000年台湾大选时,李敖明知自己毫无希望,还偏要出来作秀,他的竞选言论,除了一国两制的统一旗子之外,余下的大抵是骂人。为了竞选秀的完美,诺贝尔文学奖也被拉来造势。2000年2月,台湾媒体爆出李敖正式获诺贝尔文学奖审核小组通知,提名为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据说,李敖作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台湾作家,轰动海峡两岸。

他上了凤凰卫视,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向大陆人炫耀的好机会。《李敖有话说》的第一集题目就是“我终于有一个机会在这里抛头露面”,李敖对观众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各位终于看到我了。我在台湾藏了五十五年。”

这样的开场白,似乎他肃然是被大陆长期封杀的作家,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

如果是影视传媒,大概还是事实;如果是纸媒体,显然不是事实。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来,作为作家的李敖在大陆可谓大名鼎鼎,甚至超过柏杨在大陆的影响,且其大名从来没有消失过,他的各类著作遍布大陆的书店书摊。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当反台独成为中共台海政策的核心之后,李敖公开支持“一国两制”的言论,也屡屡出现在大陆媒体上。

李敖话说当年,炫耀自己在蒋家时代如何带头争取言论自由,是两次坐牢的大英雄,其他人都是小兄弟;他写的书如何又多又好,他的被禁之书如何天下第一,他的预言如何准确;在台湾民主化之后,他如何先揭露李登辉、后揭陈水扁,如何成为2000年的总统候选人之一,他的竞选助手的身份如何显赫……,他给自己的定义是:“我又是绝顶聪明的人,好学不倦的人,手不释卷的人,坐过两次牢的人。”颇为讽刺的是,现在的李敖把陈水扁骂得一钱不值,但他当年曾经支持过陈水扁。为了把今非昔比的变化说圆,他又拿出颇有喜剧色彩的骂人本领:当年我支持陈水扁时,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我有言在先:“支持王八蛋”。不过,这个李敖眼中的“王八蛋”,曾与他有过“兄弟般”的情谊,却可以作为自我炫耀的绝妙证据。想当年,我李敖是陈水扁等小兄弟的大哥,陈水扁称我“李大哥”,而自称“小老弟”,我是他们的带队的,我出钱让他们办刊物,带领他们“争取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李敖向观众展示陈水扁早年给他的信,突出的是信中那种毕恭毕敬的语气;陈水扁当选总统之后,还把自传《台湾之子》送给他,上面有阿扁的亲笔:“敖之吾兄雅正。生日快乐,弟陈水扁。”他接着说:在4月25日我李敖65岁生日这一天,他还要送书、送水果、送花,祝我生日快乐。“虽然这个时候我都写了陈水扁的真面目,揭穿他的真面目,把他骂得狗血淋头,可是他还这样子,跟李大哥表示友好。”(第二集《台湾人说他想独立,全中国人民都笑了》2004年3月9日)

那意思,无非是想告诉世人,看我李敖多牛气,即便把陈总统骂个“狗血淋头”,总统仍然要来巴结“李大哥”,你们说他是不是个“王八蛋”!于是,别人对故旧之谊的尊重,就在李敖的冷嘲热讽中,变成了他的自我标榜。

我想,在李敖骂过的三千多人中,被他骂为“王八蛋”的不在少数,而他独独挑出陈水扁这个“王八蛋”炫耀,无非是因为这个“王八蛋”是总统。

这个被凤凰卫视称之为“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李敖,骂人却骂得这般市侩!如果说李敖是个“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那么在我看来,他的“不可救药的理想”就是达到“骂人即炫耀”的境界。

李敖收集各类资料的勤奋和韧性,固然令人敬佩和羡慕,但他收集资料的目的,似乎专门是为了“骂人”和炫耀渊博,用于贬低别人和抬高自己,轻浮得近于猥琐。

不知道李敖在北大、清华和复旦三处的演讲,是否还要开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决不会把满口脏话丢向中南海。

2005年9月20日修订于北京家中

【民主中国】2005.09.20
【大纪元】2005.09.21

另一版本:狂妄成精的李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