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马英九当选有利大陆民主

国民党主席大选,实现党内民主化。马英九清廉正派,具有远见,不讳言其抱负是民主统一中国。他的当选是中国之福。

国民党在大陆执政时,曾在二战后召开制宪大会,但国共内战中断了这一宪政民主的尝试,蒋介石退居台湾后,在威权政治的框架下进行多项改革,既为经济奇迹奠定制度基础,也为未来的政治民主化打下地方自治的基础;八十年代,蒋经国以大政治家的魄力和远见,毅然解除“党禁”和“报禁”,创造了台湾的政治奇迹;李登辉继任之后,又把台湾引上全民大选和宪政改革的民主之路。

可以说,国民党对台湾的贡献有目共睹,遗憾的是,引领台湾的经济起飞和政治改革的国民党,唯独对自身的改革缺乏应有力度,以至于,百年老党的沉重痼疾、政客自私和内部分裂,使国民党在两次大选中连续失败。国民党不是败给强大的政治对手,而是败给自己的老朽僵化。

迈出国民党民主化的关键一步

今天,国民党终于迈出了党内民主化的关键一步,全党首次实行公开的主席竞选,选举的自由、公平、透明胜过总统大选,最后,马英九先生毫无悬念地当选党主席。

败选的王金平向对手发出祝贺,总统陈水扁派人送花篮到台北市政府,祝贺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也在第一时间兑现承诺,力邀王金平出任第一副主席。尽管王金平避而不见马英九,还用“追随连战,永远作国民党的义工”来婉拒马英九的邀请,但国民党如要夺回政权,已经没有了分裂的本钱。二人合作拼下届大选,是个人和党的双赢;而二人分裂,必将是又一次双输;二○○○年连、宋分裂的前车之鉴,何其惨痛!

与二○○四年多有曲折的总统大选相比,此次马英九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在我看来是一次多赢的选举:一、国民党在台湾民意中获得了浴火重生的新形象,使其民意支持度再创新高,选后民调显示:近百分之五十人肯定国民党的在野表现,满意度为五年来最高。二、马英九扫清通向二○○八年大选的党内障碍,可以充分施展其远大政治抱负;三、即便败选的王金平,也由此提升了岛内外的政治知名度,增加了政治资源;四、让大陆民意和国际社会对两岸关系有了新的期待,期待马英九的“和平的民主统一”的理念落实为国民党的大陆政策。

尽管,鲜花和贺辞过后,摆在小马哥面前的是一个个严峻的挑战,从党内改革到党内整合,从泛蓝整合到政党竞争,从县市长选战到总统大选,从缓和岛内统独之争到改善两岸关系,然而,对于一个有抱负的政治家来说,挑战就是机会,挑战有多大,机会就有多大;挑战越严峻,机会就越难得。

大陆人为国民党焦虑

此次国民党大选,让我这个大陆人好生羡慕,我为台湾、国民党和马英九本人感到欣喜。

我一直为百年国民党焦虑,希望它在蒋经国之后及早改革,尽快由一个独裁党变成民主台湾中的一个真正的现代政党。但它的老朽、僵化和黑金,根本无法适应台湾民主化的脚步,导致国民党二○○○年大选失败的内部分裂,很大程度上源于党内民主的缺席。

面对民进党上台、政党轮替已经完成的台湾现实,党主席连战居然为了个人过一把总统瘾,不思党内改革且硬挺着非要参加二○○四年大选,结果是国、亲捆在一起,仍然败给了陈水扁。

其实,凡是希望两岸最终走向“民主统一”的华人,大家对国民党的焦虑,也是对台湾民主的焦虑。因为,成熟的民主社会建立在良好的现代政党政治生态之上,现代政党政治又建立在成熟的党内民主之上。而没有党内民主的政党,不可能成就真正的现代政党政治,也就不会催生出成熟的民主社会。所以,作为台湾最大在野党的国民党能否完成党内改革,由一个独裁老党转变为全新的民主政党,不仅关系到国民党的生死存亡,也将直接影响到台湾民主的未来。

国民党在失掉两次大选之后,已经再没有吃老本的本钱,必须进行真正的党内改革,由传统的钦定党主席转变自由竞选党主席的选举,已经迈出了走向现代民主政党的关键一步。马英九代表着一种充满朝气、锐意改革的年轻形象,对民进党也会构成巨大压力,推动民进党的改革。两大政党的改革,实为台湾之福。

国民党在完成了关键的民主化进程之后,岛内民意必将对国民党抱有更高的期待,而处理好与民进党政府的竞争关系,无疑是国民党能否赢得更多民意的关键。作为岛内最大的在野党,国民党与执政党之间的恩怨不可谓不深,竞争关系不可谓不激烈,甚至发展为誓不两立的“敌对状态”。而要在这种竞争中赢得多数民意,关键在于马英九领导下的国民党能否摈弃党派偏见而出于公心,摆脱与民进党政府处处对抗的思维,而转向良性的竞争合作方式,在涉及到台湾人民的共同利益的问题上,能够助扁政府一臂之力,在监督政府、公共政策和帮助政府等方面有所建树。

期望小马哥兑现承诺推进民主统一

在台湾民主的成长中,也在两岸关系毫无起色的僵局下,我一直希望马英九能够执掌国民党,甚至希望他重新夺回台湾的执政权。因为,在当下台湾的知名政治人物中,马英九不仅最廉洁,也最具政治家的宽阔视野和政治远见。在台独势力不断壮大的情况下,他的政治立场最鲜明,从不讳言自己怀有民主统一中国的政治抱负。

在国民党中,马英九的民主理念最坚定:一方面,他坚持对国民党进行根本的改革,最有能力领导国民党走向浴火重生;另一方面,他对中共的独裁体制及其反分裂法的批评也最强烈。在四月份连战前往大陆访问前夕,马英九建议连战与中共讨论民主问题。“六四”十六年来,马英九年年都会在台北参加祭奠和发表演讲,他还支持法轮功的和平抗争,就凭这一点,他的为政之德就令人感佩。

所以,最害怕民主的北京当局不会喜欢马英九,不久前拒绝给马英九入港签证。但面对马英九高票当选的现实,已经开启了国共对话的胡锦涛政权,也不得不改变对马英九的态度,君不见,胡锦涛已经向马英九发出贺电。

同时,曾经击败过陈水扁的“小马哥”,是唯一有实力为国民党夺回执政权的人物,马英九顺利当选党主席后,台湾的最新民调显示:对王马两人竞选过程中的表现方面,以百分比计,五十八肯定马英九表现出色,四十一称许王金平的表现。百分之六十五人支持马英九代表国民党角逐二○○八年总统选举,而支持王金平的只占三十三。如果马英九真的能在下次大选中获胜,就有机会在连战开始的国共对话的基础上,进而兑现他的“一国良制”的大陆政策,以“民主牌”应对中共的“统一牌”。

当下的两岸对比,在实力上大陆胜过台湾,而在道义上台湾胜过大陆,台湾用以对抗北京政权的武力威胁的最大资本,也是台湾赢得国际社会支持的最大本钱,就是其自由民主的伟大成就。无论统独,能够确保两岸和平与人民福祉的最佳选择,无疑是让大陆中国尽快走向民主化。作为同文同种的民主台湾,不仅能够以其成功的政治转型为中国提供榜样,更重要的是,如果台湾肯于向北京政权打民主牌,借助统一的杠杆来对北京施压,无疑是当今世界上推动大陆走向民主化的最大外力。

台湾是促进大陆民主的最大外力

从短期看,在台独的国际空间日渐狭窄的情况下,只有“民主牌”,才是台湾应对中共的王牌,既能检验出中共政权是否有统一的诚意,也能使中共对台的武力威胁失去借口,更能赢得国际主流社会和大陆民意的支持。从长远看,谁能促成两岸的“民主统一”,谁就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也将留名在世界民主化的历史中。

所以,陈水扁此前也曾表示:两岸统一谈判的前提是大陆政治民主化。他在美国《新闻周刊》时说:台湾愿意“讨论任何的和平协议——长程、短程或是中程。”但前提是:“如果有一天台湾的人民选择与中国统一,必须在他们的政治情况能充份协调,两岸都享有民主选举、多党政治、真正中立的军队,以及言论自由。此外,届时中国的平均所得也应该与台湾人民的相当。”“三十年只是一个建议的时间规划。如果届时中国还没能有成熟的民主,我们可以延至五十年甚至一百年。有何不可?”

作为身志着于中国民主化转向的大陆人,我当然最希望看到台湾朝野能够超越统独之争,也逐渐摆脱只重经济利益而淡忘道义关怀的冷漠,走出只重经贸交易而忽视政治互动的短视,而从道义高度和政治远见出发,积极主动地帮助大陆中国向着民主化转型。帮助大陆中国完成政治民主化的社会转型,不仅是两岸人民的福祗,也是对整个亚洲乃至全球民主化的重大贡献。

环顾当今世界,大陆政权在事实上已经变成全球独裁势力的最后堡垒,特别是最顽固的极权朝鲜主要仰赖北京政权的支持。如果大陆中国能够在国内外民主力量的推动下,尽快走上政治民主化之路,进而变成像台湾一样的民主社会,流行于民主国家的“中国威胁论”将自动消失,也很可能产生又一次多米诺骨牌效应:其它独裁政权,即便不随之雪崩,其生存空间也将急遽萎缩。

这,不仅是中国之福,也将是世界之福。

以我这个大陆人视角看,此次国民党大选党主席,像台湾二○○○年的全民大选一样,眼下,无论谁赢,都是民主台湾赢;未来,可能为中华民族融入世界主流文明提供最大的外来助力。

二○○五年七月十八日于北京家中

2005年8月号【开放】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