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在1949年后的中国,毛时代曾经一度消灭了“黄赌毒”,人们过着清教徒式的贫困生活。然而,“食色,性也”,人的七情六欲是无法长期压制住的,压制的越狠越久,一旦有机会宣泄,就越发肆无忌惮。老毛一死,尽管中共政权仍然供奉“四个坚持”,但随着一部份人先富起来,大小权贵们率先品尝到“禁果”的美味,长期被压抑“食色之欲”爆发得近乎狰狞:公款吃喝每年都挥霍掉至少上千亿人民币,黄金宴、女体宴、婴儿汤……风靡一时;地下卖淫发展为600万暗娼的大产业,权贵们也成为“泡小姐”和“包二奶”的中坚,地下毒品业也生出铤而走险的胆量和屡禁不止的规模。

国人的嗜赌习性,自然也要弄潮于纵欲海洋,不要说赌马、赌球、老虎机、轮盘赌等地下赌博业的日益红火,即便是小小的民间牌桌也可以掀起赌博狂潮,搓麻声响彻东西南北中,平头百姓的小打小闹,老板官员的大开大阖,牌桌上的变相行贿,也已经成了权钱交易的家常便饭。

国人嗜赌的另一大景观是赴境外豪赌,特别是贪官们到赌城澳门、拉斯维加斯一掷十万、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的挥霍,已经不是甚么新闻。据大陆的《法制晚报》1月14日文章《海外华商称有赌场的地方大都有华人赌客》介绍:在澳门,“赌场大都有中文翻译”;在英国,“华人每年在赌场输掉4亿英镑”;在美国,“华人赌瘾大几天几夜不睡觉”;在南非,“侨团活动甚至选在赌场举行”;在澳洲,“中国高中留学生也染上赌瘾”,在新西兰,“华人6年建起超市半年输个精光”。

该文还指出:“中国周边地区正在形成一个从日本、泰国、缅甸、马来西亚到菲律宾、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并一直延伸至澳大利亚及欧美的庞大的境外‘赌博网’。”仅以澳门为例,澳门博彩监察协调局博彩研究厅厅长梁文润介绍说:每年的游客超过1000万人,七八成的游客会去赌场,华人占到绝大多数赌场的三分之二。国外研究机构统计指出,赌博网络每年吞噬亚洲国家约140亿美元,到201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230亿美元。

令人惊奇的,当今世界最贫困最暴虐最僵化的极权朝鲜,居然在赌博业上比改革了二十多年的中共还要开明,在与中国东北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接壤的朝鲜罗先市开办了“英皇娱乐中心”,以经营针对中国人的“赌博休闲游”为主要业务。据《新京报》1月5日的《中国人撑起朝鲜英皇赌业纪检称出境赌博取证难》长篇报导说:五星级英皇娱乐酒店始建于1998年间,2000年开始经营赌场。旅游车出了延边口岸,只须行驶54公里山路,就能看到孤零零地立在海边的英皇七层大楼,很是醒目。酒店简介上的第一项就是“娱乐场”,拥有世界级的赌博游戏,如百家乐、轮盘、二十一点、老虎机等等。简介上还写着“机会就在眼前,稍有运气,阁下就可……”

该酒店只对外国人开放而朝鲜人不得入内,去赌场的外国人大都是中国人。仅2004年,就有5万人次从延边出境,专程赴朝鲜罗先市的英皇享受赌博的“休闲游”,每月大概4000人次,每天平均要有100多人。延边州纪委党风办公室主任李敬民的分析说,全年5万人次进英皇,按照最保守的计算方法,每人次输掉5000元人民币,英皇全年可赚取2.5亿人民币。延边州公安局的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不仅东三省的延边、沈阳、大连、哈尔滨,甚至内地的客人都“经常光顾”。

一句话,“是中国人在养英皇。”

如果说,国人赴境外赌博的其它国家,大都是资本主义“赚脏钱”,那么,北韩暴君金胖子也开办赌场,就应该算作“红色提款机”。《新京报》报导还介绍:据当地人说,英皇每年赚十亿人民币“根本不成问题”。在全部收入中,朝方要抽取70%,也就是7亿人民币。

然而,在朝鲜的极端贫困和极权体制之下,这台提款机所吞噬的中国人的金钱,大都进入了金家政权的大小权贵的钱包,挺着大肚子的金正日愈发肥硕,而饥不果腹的朝鲜人民愈发骨瘦如柴。

中朝之间“牢不可破的战斗友谊”,先是“用鲜血凝成”:金日成打内战,毛泽东送中国人去当炮灰流血,中国付出惨重的生命、财产损失和外交代价,扶起金家极权,换来却是金家父子的翻云覆雨。今天,尽管,两个没落的独裁政权之间,还保持着权宜性同盟,但“鲜血凝成”已经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纽带”,金胖子用对世界的“核讹诈”拖中共下水,中共用“金钱纽带”拉住金胖子制衡美国。而惯于走私、贩毒、绑架的金胖子,只讲利益而不讲情义,即便对中共也绝不收敛其贪婪和流氓,不但狮子口大开向中国要求“无偿援助”,且不择手段地开办对中国人敞开大门的赌场。

于是,中朝边界上的两国交易呈现出世界上罕见的景观:金正日源源不断地给中国送来了大量难民,而中国给金胖子的却是大把的人民币。

2005年1月15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5.01.16

刘晓波:中国赌徒养肥金正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