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第三次朝核六方会谈,尽管作为主角的朝鲜与美国都有所让步,但是,由于朝鲜提出的“冻结”方案,已经超出了美国让步的底线,会谈最终还是无果而终。

那么,问题的症结在哪?是美国过于霸道、太过强硬?还是朝鲜顽固不化、坚持核讹诈立场?

在我看来,主要责任在朝鲜。

首先,参与六方会谈的五方都一致声明,朝核问题的最终目标是朝鲜半岛无核化,而惟有朝鲜一方的目标与之恰恰相反,多年来,金正日都是用核讹诈来对付世界,不仅要挟美国,也同样要挟中、日、韩等周边国家,平壤提出的所谓“美国威胁”,不过是其核讹诈外交的借口而已。君不见,当此次六方会谈没有满足朝鲜的要求时,金家政权又拿出讹诈的老套:除非美国同意其“冻结”提案,否则就要试爆一枚核装置。

其次,美朝提出的具体方案相距太远,根本无法达成任何协议。

朝鲜此次提出的“冻结”方案开出了太高的要价:1,美国应该协助提供200万千瓦的能源,2,把朝鲜从支持恐怖分子的国家名单上删除,3,取消对平壤的经济制裁和禁运,4,放弃对朝鲜的敌对政策。只有满足了以上要求,平壤才会冻结核计划。朝鲜之所以如此叫价,一是曾经尝到过核讹诈的甜头,想在谈判桌上故伎重演;二是想以此影响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金正日不想让布什通过朝核会谈来收取竞选之利。

而美国提出的条件核心仍然是“完全、可核查、不可逆转地消除朝鲜核计划”,只不过在形式上做了具体的调整:1,在三个月的预备期内,朝鲜停止并解除核武器及其原料。2,接着要永久性、可核查地消除朝鲜的核计划。3,除非朝鲜彻底解除核武装,否则的话,美国不会提供援助和安全保障。4,如果朝鲜自行开始核冻结计划,中、日、韩、俄开始为朝鲜提供援助,美国不参与,但不会阻拦。

显然,二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差异,“冻结”不过是核讹诈的缓和版,是否冻结、冻结多长时间、是否又自行解除并恢复核计划,就要看国际社会是否满足其要求。在会谈中,朝鲜反复威胁说:如果美国不接受其新的“冻结”方案,平壤就要恢复核计划。更过分的是,如此无赖的方案却开出惊人的要价,这是美国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参与会谈的其他四方,特别是作为东道主的中国,当然希望美、朝双方的立场有大的松动,以期达成某些成果。

问题是,即便美国满足了朝鲜的要求,金正日政权的冻结保证能够兑现吗?我想,参与会谈的其他五方皆没有完全的把握。因为,从更深层背景来解读六方会谈,凸现的正是国际政治的无奈。

一个在国内饿死了上百万百姓,在集中营中关押着二十多万犯人,致使大量朝鲜难民不惜冒着被遣送的危险,穿越中国而逃向南韩。然而,这样的政权,却养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军队,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从事国家性的贩毒、绑架、走私、印假钞,向其他独裁国家出口核技术,反复用核讹诈来要挟国际社会,一贯玩弄出尔反尔的无赖手段……

毫无疑问,金家政权之邪恶比萨达姆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堪称当今世界的邪恶之最,布什指控其为“邪恶政权”,不过是说出了有目共睹的事实而已。所以,就连默认金家政权的中共,也不希望金正日手中握有核武器,才全力促成六方会谈。

然而,国际政治的现实又是如此令人无奈。集各类邪恶于一身的金家政权,居然也是联合国的会员国,难道不是对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的最大亵渎?那些还与这样的政权称兄道弟、或以绥靖主义纵容邪恶,岂不是助纣为虐?同时,在国际政治中,“搭便车”的国家又是如此之多,特别是欧洲的某些民主大国的无所作为,也极大地限制了强大如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家的行动能力。所以,面对无赖之最的金家政权,美国也只能基于现实权衡而与之谈判,却拿不出有效遏制的国际性方案,难道不是自由同盟的最深耻辱?

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已经进入载人入太空和网络游全球的全球化时代,但国际社会的合力却无法阻止一个邪恶之最的政权继续作恶。这样的全球化,难道不是人类之耻?

2004年6月27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2004.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