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制度完善与历史的道德方向——虐囚案评论之五

在此次虐囚案中,美国展现给世界的是双重形象:一面是美国军人成为迫害人权的罪犯,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等政要成为美国舆论和世界舆论的众矢之的。另一面是美国的普通士兵和新闻媒体再次成为出色的人权卫士,同时也成为人类良心的防线。也就是说,士兵乔?达比对丑闻的揭露,美国媒体对虐囚案的爆光和抨击,国会和司法等机构迅速启动的制度救济,再次向全世界、特别是向那些正处在艰难转型期的国家作出了伟大的示范:人性之恶、人权保护与制度健全之间的密切关系。

一方面,虐囚案让全世界看到了制度失灵的教训:人性之恶的难以根除,制度约束对遏制人性邪恶具有关键作用。一旦制度约束出现漏洞,人性之恶就将乘虚而入,特别是那些得到权力支撑的恶行,就会制造出人权灾难。自由美国尚且出现这样的人权丑闻,遑论其他威权国家和独裁国家。

另一方面,虐囚案又让全世界看到了制度救济的有效:丑闻爆光后,美国的制度架构中的救济机制迅速启动,其中,媒体、国会和司法三大系统,负有监督政府和保障人权的主要责任。虐囚案来自人性之恶、政府管理的失职和军队的权力滥用等因素的综合作用,对这一恶行的制度救济,先是媒体曝光和舆论谴责,接着是国会议案和司法惩戒,全部针对政府及其政要和有关责任者。

虐囚案提请全世界注意:自由和人权的弥足珍贵,恰好与其的脆弱相当,特别是因人性之恶得不到及时有效的约束,就随时可能因制度的纵容或漏洞而遭到践踏。因为,人类无法彻底根除人性之恶,也无法通过全盘革命来再造新人,更无法创造完美的制度,而只能寄希望于制度的不断完善,即寄希望于事前预防和事后救济的不断完善,来保障人权和约束人性之恶。特别是对权力之恶的制度化约束尤为重要。

更进一步讲,保护人权也要寄希望于道德自律水平的不断提高,不仅是个人道德,更是国家的为政之德。在世界性的历史发展的过程中,人类只有不断地校正历史发展的道德方向,才能不断缩小人类中的邪恶力量作恶的频率和范围。无论科技多么发达、财富多么丰富、生活多么优裕,失去道德方向的人类都将铸成灾难。技术和政治是否能够改善人类的生存质量,关键在于人类在道德上的抉择是否能够为其提供正确方向。因为历史的教训已经重复过多次:失去了正确道德方向的人类,既可以利用最先进的技术为恶,也可以钻政治制度的漏洞为恶,或借助于制度来大规模地作恶,最可怕的人权大灾难,大都是邪恶制度和先进技术合谋制造的。所以,只有建基于人权至上的道德及其真理,才能为技术和政治提供为善的正当性和不可战胜的力量。

从根本上讲,在当今世界,现代意义上的贫困,绝非单纯的资源匮乏、产出萎缩和供给不足,而更多的是制度贫困导致的自由匮乏和人权贫困;最大的分配不公,也绝非经济收入的悬殊,而是权利分配的严重不平等。尽管世界性的自由化和民主化大潮已经不可阻挡,但是,仍然有大量人口生活在独裁或半独裁之下,自由国家的人权保护制度也还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所以,如何通过制度的变革和改良来促进权利平等的最大化,无疑是人类必须面对的最大挑战。

没有完美的人性,也不可能有完美的制度,而只能寄希望于制度的不断完善和道德的不断进步。对于人权保障来说:

宪政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宪政民主却是万万不能的。

走向自由的历史不是直线的,但失去自由引导的历史必定误入歧途。

2004年5月25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