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六四十五周年的祭日又快到了。

在人大代表齐聚大会堂的时刻,SARS危机中挺身而出的真话英雄蒋彦永先生,再次公开说出了被压抑了十五年的真话:建议中共当局为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

在八九年那个血雨腥风的时刻,蒋大夫以301医院的抢救小组负责人的身份,加入到拯救生命的行列中。在手术台前,他见证了罪恶屠杀所制造的伤口、鲜血、残疾和死亡。这种亲历刺痛著他的灵魂。在人人过关的大清查中,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他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镇压学生运动是错误的。”

从这封公开信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在“用高压手段使全国人民变得有口难张”的恐怖威慑之下,蒋先生的灵魂一直受到六四亡灵的拷问,他也曾通过自己的方式做过不懈的努力:“1998年曾和部份同志以一批老共产党员的名义,给国家领导人和人大、政协代表写信,建议重新评定六四。”他还把自己的六四亲历及其看法当面告诉了中共元老杨尚昆。而且,六四后的经历也告诉他:中国人决不会忘记六四,所谓“淡化”,只是恐怖威慑和利益收买的暂时效应。而凡是亲历或知道这件大事的人们,都在以各自的方式记忆著、评价著。他也知道:很多人,包括普通百姓、社会名流和中共高官……与他持有相同或相近看法,只是绝大多数人慑于恐怖高压而不愿公开说真话,大都在私下里谈论六四。

然而,在涉及到大是大非的公共事件上,私下说真话,毕竟只是小圈子行为,虽不失为良知未泯,但至多是暂时的个人良心的安顿,良心亏欠和人格压抑仍然难以逃避。私人耳语之于只有公开讨论才能辨别是非善恶的公共事件来说,并不比沉默更有价值,久而久之,还很容易堕入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犬儒人格。

如果在SARS危机中,了解真相的蒋大夫沉默了,只是私下里告诫亲朋好友同事,其防治作用只惠及极为有限的私人圈子,而对全国性世界性的公共卫生危机的解决则毫无意义。但是,蒋大夫打破沉默说出真相,导致中国抗炎形势的转折,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抗炎也颇有助益,既拯救了国人的生命健康,也挽回了民族的信誉,使政府应对公共危机的方式有所进步。

六四,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公共事件,事关无辜者的冤魂和正义的伸张、民族的历史真相和未来前途,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沉默下去,必须对此有一个公开交代,交代来得越早越好。六四亡灵得不到安顿,不仅使个人良心蒙羞,更让国家在世界上蒙耻,在历史的审判席前抬不起头来。

长期隐瞒历史真相、压抑自己的亲历和想说的真话,之于个人,会憋出心理疾病和人格分裂症;之于国家或民族,会在罪恶感中越陷越深,由此而来的恐惧症也会愈演愈烈,甚至变成灵魂癌症。所以,当官方还不肯公开面对六四之时,民间就必须推动见证历史和寻求正义的维权运动。公开说出真相,让自己的良知在阳光下闪耀,才是对生命和正义的敬畏、对个人良知的善待,也才是对历史和民族的负责。

在涉及到重大社会公益的案件的司法审判中,司法权力的行使必须是公开的,因为看得见的正义才是正义;在事关个人良知的安顿和社会公德的提升的道德审判中,参与公共舆论的个人表达也应该公开的,因为看得见的良知才是良知。

特别是在仍然黑幕重重的恐怖秩序之下,唯有良知的公开表达,才具有揭穿黑幕、对抗强权和战胜恐惧的力量,才能见证真相和伸张正义,才会对那些良知未泯的公众人物构成道义压力,对沉默的大多数产生感召,对社会正气的形成有所贡献。而且,越是在恐怖政治无孔不入的严酷环境下诞生的真话英雄,就越能够赢得民间社会的尊敬。是在SARS危机中,国人和国际社会第一次看到真话英雄蒋彦永大夫的公开良知,蒋先生也因此在国内外赢得了崇高声誉;现在,人们又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再次看到蒋先生那阳光般闪烁的良知。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也得到互联网时代的恩惠,藉助于无远弗界的网络技术来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使真话英雄的名人效应得以最大化,形成极具感召力的良知示范。

关于六四,国人已经沉默了十五年,压抑了十五年,现在,蒋彦永先生做出了勇敢的示范,凡是亲历者都会有自己的真实记忆,所有良知未泯的人都会有不同于官方的评价,那么,就请公开说出你的亲历和你的心里话──哪怕只是一个细节的真相和一句真话!

公开你的良知:

让亡灵得到爱的温暖!
因为不能公开的祭奠无法给亡灵以真正的安慰。
让难属们得到道义的激励!
因为偷偷摸摸的同情不会产生真正的力量。
让全世界看到国人的良知!
因为十五年的沉默已经使中华民族蒙受太不堪的羞辱。
让独裁者感到民间的勇气!
因为刽子手从不怕私人饭局上的诅咒。

2004年3月9日于北京家中

【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