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彦永署名声明的全文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医院(301医院)的72岁大夫蒋彦永(Jiang Yan yong)在一份公开的署名声明中说,仅在解放军总后勤部一家医院,就有60名非典型性肺炎病人,其中7人已经死亡;在今年3月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时,中国当局就向北京各医院通报过SARS的危险性,但禁止公开任何他们所知道的关于SARS的扩散情况,以便影响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

《时代周刊》说,这一事实表明,北京感染SARS的实际人数可能比中国卫生部公布的人数要高出很多。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较早前对媒体声称,北京只有12个病例,其中3人死亡。3月8日中国的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说北京感染人数为19人,其中4人已经死亡。蒋彦永对《时代周刊》说,他之所以提供这一署名声明,是因为他感到“如果不提供关于SARS的精确数据,将会有更多的人感染和死亡。”蒋彦永说,在今年3月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时,中国当局就向北京各医院通报过SARS的危险性,但禁止公开任何他们所知道的关于SARS的扩散情况,以便影响全国人大的召开。蒋彦永做出的上述表示得到了北京市另一家医院的一位大夫的证实。下面是多维社获得的

蒋彦永署名声明的全文:

各位:

近日来有关SARS的报道已经充斥香港新闻,国际上也是十分重视,对这一危害人类生命健康的大事做了大量的宣传,以使大众对此问题有个正确的态度,这是对人类负责的很正常的工作。4月3日中国卫生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了中国政府已经十分认真地对待了SARS的问题,目前该病已经得到了控制。他提供的数字,北京有12例SARS,死亡3例,我看了后简直是不敢相信。张文康曾是第二军医大毕业的一个医生,但他连做医生最基本的人格标准都不要了。他大概可以算是林彪最得意的学生了,林说:“不说假话,做不了大事”。我想他大概很想做大事,所以就一定要说假话。今天我到病房去,所有的医生护士看了昨天的新闻都非常生气。所以我就给各位发此信,希望你们也能努力为人类的生命和健康负责,用新闻工作者的正直呼声,参加到这一和SARS斗争的行列中来。

下面我给各位提供一些我了解的很局限的情况:301医院在两会刚开会时,遇到一位老人来看病,当时他的病情相当重,因疑为SARS就转到302传染病院去治疗。当时302医院也没经验,在对该病人诊治过程中就有近十位医生护士被传上了。那位老人因病太重,入院两天就病故了,他的夫人也很快入了302医院,但也在短期内病故。就在此时,卫生部找了各院的领导去开会,意思是北京已经有了此病,但作为纪律,不许宣传,要为开好两会创造安定的条件。不久,301医院的肝外科收了一个肝胆病人,人院后表现出SARS的情况,转309医院后不治身死。不幸的是肝胆病房有2位医生、3位护士被传上此病,幸好得到及时治疗现在都在康复中,肝胆病房被迫关闭。301医院还有其它几个病房也有类似情况,有些医护人员被传上,病房关闭,301医院的幼儿园也已关闭。

我看了新闻后就打电话向309医院(现在是总后指定收治SARS的医院)咨询,他们也看了新闻,说张简直是胡说八道,309医院已经收治了60例SARS病人,到4月3日已有6人死亡,到4月5日已有7人死亡。因309的病房已满,总后又让302医院再收治。另外,在武警医疗系统中数十名SARS病人中,病情较重的5例也转到302医院治疗。

——蒋大夫

蒋彦永大夫说,张文康曾是第二军医大毕业的一个医生,但他连做医生最基本的人格标准都不要了。他大概可以算是林彪最得意的学生了,林说:“不说假话,做不了大事”。我想他大概很想做大事,所以就一定要说假话。有多位北京医生表示,他们工作的医院的传染病房已经住满了怀疑感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病人,所以说北京只有19个病例根本没有可能。

【多维】

刘晓波:再提真话英雄蒋彦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