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人质外交是否再次出牌?

最近,在打压异见的一片肃杀之气中,中共官方也释放一些怀柔的气息,比如,人权入宪、清理超期羁押、胡锦涛在澳洲议会宣示民主等等。温家宝访美前夕,作为怀柔的两个人权个案杨建利和刘荻,再次引起境外媒体的关注。杨建利从去年4月被捕到现在,已经在中共安全部门的监狱里关押了19个月;刘荻从去年11月被捕到现在,也已经被关押了整整一年。二人的超期羁押,对中共最高检察机关正在大规模清理“超期羁押”来说,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现在,杨建利案将于最近再次开庭,据传闻,杨建利可能会作为温家宝首次访美的人权大礼,在宣判后被以某种莫名其妙的理由送回美国。

刘荻呢?先是被检察机关退回公安局补充新证据,接着又有四名警察登门拜访刘衡老人并告知:刘荻被捕是因为涉嫌参与非法组织而非网络言论,根据现行法律,公安局须在一个月内补充材料,否则就要放人。

近一段时间,一方面,中美关系在政治上的迅速升温,甚至被双方政要多次称为六四以来的最佳时期,反恐上、朝核危机上的合作成为“中美蜜月”的标志;另一方面,中美的经贸关系骤然紧张,美国对华贸易的巨额逆差、美国希望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在纺织品贸易上的摩擦……中国为了减缓美国的不满,只能对内减少出口优惠、对外向美国大肆采购。前不久,60亿美元的采购大礼,多少软化了布什政府的强硬。

同时,布什政府对中共近期的人权恶化也很不满,美国驻北京大使多次谈到中共政权在人权问题上的口惠而实不至,明确表示布什将与温家宝讨论人权议题。杨建利和刘荻如果真被先后释放,莫非又是温总送给美国的人权大礼?

改革以来,推动中国进步的最大动力有二,一是来自大陆民间,二是来自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二者之间具有相互支持相互激荡的效果。国际压力越大,国内的民间维权就越有道义信心;国内的民间维权越高涨,国际社会就越关注。具体到杨建利和刘荻两案:

杨建利如果获得自由,更多是受益于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的压力:美国的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多次对布什政府和中共政权同时施压,众议院全票通过199号议案,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票通过S.Res184议案,要求释放杨建利;麻州布鲁克兰市的全圣主教堂主教M. Thomas Shaw、哈佛大学校长及四十三位教授、以及多个海外民运组织和知名人士,也持续为杨建利获释而呼吁;美国政府的国务院官员(新闻发言人、助理国务卿等)和驻北京使馆(大使、人权官员等),也多次就杨建利案向中共提出交涉。在国际方面,大赦国际、人权观察等主要非政府人权组织、南非大主教图图、联合国的人权事务专员等,皆要求释放杨建利。甚至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属下的“任意拘留工作小组”,也罕见地向北京提出释放杨建利的要求。

刘荻如果被释放,则是先由内向外、再由外向内的双向互动过程。刘荻的被捕在大陆民间激起的愤怒,在同类案例中前所未有,连续三次网上签名声援,总人次接近三千(最近一次是由杜导斌发起的“我们愿陪刘荻坐牢”的网络声援运动,而杜导斌现在真的坐进了黑牢)。正因为她得到了国内民间的强烈的持续的关注,才会在国际上引起那么高的关注。各大媒体、各人权组织的持续关注,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府也向北京交涉放人。也就是说,内外压力的合流才会有今天的结果。

如果杨建利和刘荻真的被释放,无论如何,走出黑牢都是莫大的福音。美国对中国人权恶化的不满也会暂时有所缓解。但就中国的人权现状和政治体制而言,仍然是“人质外交”对“人权外交”的老套路,还看不到任何实质性的进步,也凸现了国际政治本身的吊诡之处:普世道义和权宜利益之间的悖论。人质外交是再明显不过的无赖行为,却戏剧性地演变为中共向美国表达善意的外交惯例,成为缓和中美关系的屡试不爽的杀手锏,如同劫匪用绑架了人质进行敲诈一样。而国际主流社会又在无奈中接受了这种下流做法,成为正规国际关系之下的潜规则,成为普世人权原则之外的另一套外交语言。

关于人权外交与人质外交的问题,我仍然坚持曾经在《杨建利——中共交易的又一筹码》(见《多维》2002年8月16日、24日)一文中表达的观点:

虽然,西方国家与中共打交道时,惟利是图的国际大资本把商业利益置于道义人权之上,翻云覆雨的政客基于现实利益的权衡,也免不了私下交易。但是,中国人在指责西方的政客和商人之前,首先要反省亚洲和华人世界、特别是我们自己。日本和南韩等民主国家,何时对中共提出过人权问题!港台精英们的表现就更等而下之,非但不对中国糟糕的人权状况提出质疑,反而争相向中共政权献媚。而我们自己的精英呢?更是在小康时代里活得聪明自在。从根本上说,中共不尊重起码的人权标准和道义规则的行为,首先是国人自己在利益的计算中默认了,用出卖道义换取既得利益。当中共得不到来自国内的足够民间压力时,国际压力在道义上也就不可能那么纯粹,其作用也得不到充分发挥。我们自己的沉默和懦弱,才是国际的道义压力难以发挥的主要原因。

西方国家的利益计算再龌龊,也比不上我们自己的利益算计来得下流。以大陆的广袤领地和众多人口,以国人现在的精神状态和实际作为,就是再有几个美国的压力,也无法在实质上推动大陆的政治进步,因为国际压力在中国内部找不到民间着力点。

要想争取足够的国际道义的支持,并使国际压力产生实质作用,国人先要挺直自己的道义脊梁,国人的脊梁挺直了,国际道义力量对中共说“不”之时,也就会变得更加理直气壮且更为有效。如果中国也有自己的昂山素姬,那么中外压力合流的效果就会大不一样。

杨建利一向坚持非暴力,为此不惜漂洋过海、以身试恶法,由自由走向黑牢;刘荻为文的幽默辛辣,就更与颠覆之类指控无关,却从校园被劫持进监狱;二人也同时成了中共“人质外交”的筹码。在此次温家宝访美之前,布什访华和胡锦涛访美,境外媒体上都有过关于杨建利可能获释的猜测,但皆没有变成现实。因为,既然是政治利益的交换,北京政权就要精打细算,尽量让“人质外交”的牟利功能最大化。

人质外交固然下流,但为了杨建利和刘荻的自由,促使中共不得不放人,乃为第一要务。所以,但愿中共的人质外交再次出牌。

2003年11月21日于北京家中

【议报】2003.11.24总第1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