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国独裁的伪善

当下中国的两级分化,首先表现为政治权利分配的极端不公正,其次才是物质分配上的贫富差别,同时,也表现为现政权的言词和行动之间的背离。特别是在民主、政改、人权等问题上,中共高官的漂亮言词与中共专政机关的龌龊行为之间,甚至分裂到毫无共同之处的程度。

胡、温上台以来,屡言宪法权威、“以人为本”的发展战略和“新三民主义”的亲民路线,最近,党魁胡锦涛在澳洲国会发表演讲,又肯定了民主的普世价值,并表示在中国推动渐进的政治改革和民主化。中共最高检察长贾春旺证实:此次修宪将加入“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内容,标志着中共在根本大法的层次上对“人权的普世价值”的正式承认,这在中共掌权54年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然而,胡温上台以来,现实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且大有不断恶化之势,除了江泽民时代遗留的镇压法轮功和“新青年学会案”、“姚福信萧云良工潮案”、“黄琦案”等陆续宣判之外,十六大以来,又有“刘荻案”(同案还有姜力钧、李毅兵、蔡陆军、罗长福)、罗永忠案、欧阳懿案、何德普案、赵长青案、李建峰等八人反革命集团案、杜导斌案、颜均案等文字狱;还有农民企业家孙大午案、律师郑恩宠案;还有北京和上海两大中心城市的警方拘留上访者案件;还有境外异见人士杨建利案、王炳章案等。

斩尽杀绝

同时,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后,中共对网络媒体和纸媒体的整肃更为严厉,坚持新闻独立倾向的民间网站,如“不寐之夜”(累计被关闭高达40多次)、“民主与自由”(累计被关闭高达30次)、“春蕾行动”、“自由联邦”、“宪政论衡”、“学而思”等民间网站,就连以前很少被关闭的学术网站“思想评论”和文化网站“文化先锋”也惨遭株连……很有些赶尽杀绝的凶狠。另外,以大胆敢言和为民请命而饮誉海内外的广东“南方报系集团”的多家纸媒体,也都受到的前所未有的严厉整肃:“21世纪环球报道”被叫停,至今未能恢复:“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等报纸的决策层被换血后,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以至于,该报的资深记者愤然辞职,网民发出“‘南周’从此死亡”、“再不看’南周’”的激愤之叹。

如此言行不一的政府行为,固然是一块独裁罪恶的遮羞布,掩饰真相便意味着积累仇恨和拒绝社会和解,因为中共制造的人权灾难,不仅罄竹难书,且至今仍然每天都在发生,大有独裁崩溃前的歇斯底里之态。然而,如果将这种表面伪善和内在歇斯底里作为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来看,并把它与中共镇压异见的残暴性降低、逐步接受主流文明的话语、官员们及其全社会的违心效忠结合起来,我仍然认为这是民权升值和官权贬值的反面标志,是中共在大势所趋和人心所向的双重压力下的让步,尽管对于中共现政权来说,这种让步颇为无奈,但独裁政权向自由价值的表面让步,肯定透露出中国走向主流人类文明的一线曙光,尽管这曙光还很微弱,却终将化为满天彩霞。而这种局面的形成,正是无数仁人志士的长期争取和所付代价的累积的结果,也是民间人权意识的觉醒和国际主流社会的双重施压的综合结果。

从人类政治文明渐进演化的历史看,统治阶层的不得不“伪善”正是走向“善政”的开端。

当下的伪善

当下中共寡头式独裁,其民主、人权、宪法等漂亮说辞,固然是一种伪善,但这伪善与极权时代的赤裸裸的撕破脸皮的暴力作恶相比,也该算是一种进步。比如,与纳粹主义的赤裸裸的种族灭绝相比,也与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卡斯特罗、金正日等共产极权的赤裸裸的阶级斗争意识形态和阶级灭绝的实际暴行相比,现在中共独裁更需要用谎言来掩饰暴行,而不是赤裸裸且理直气壮地公开张扬,恰好说明了现政权本身的内在虚弱和极端恐惧,它在国内民意和国际大势的日益强大的压力之下,还知道自己的道义劣势,知道是见不得人的犯罪,还要与西方国家搞人权对话,在西方议会的演讲中承认民主的普世价值,也就在某种程度上意识到“独裁之耻”,而不是像绝对极权者那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毛泽东敢于宣称“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我们就是要独裁”,而改革以来,不要说江泽民和胡锦涛不敢如此狂妄,就连在内部讲话中宣称“杀掉20万,保20年太平”的邓小平,也决不敢明目张胆地狰狞,而是要说些老百姓和国际主流社会听起来顺耳的话。

在中共不得不伪善的国情下,只要民间坚持维权,国际主流社会坚持施压,那么,针对个案的每一次发言皆是对独裁者的压力,压力的逐渐累积,会使施加于作恶者的道义压力越来越强,其为恶的规模和强度就会逐渐缩小和减弱,直到来自国内外、党内外的压力达到某一临界点,民权的曙光就将化为自由的太阳。

【BBC】
11/19/2003 9:15:22 PM